地獄遊

地獄遊

這是一個奇幻的故事,但這薄弱的分類又有誰能說得準呢?或許就是有個聲音在作者的耳邊低語,述說這個奇異的事件,而那 […]

【新詩】烏鴉與貓

【新詩】烏鴉與貓

從羊腸小徑盤旋而上 陽光猛烈而溫暖 空氣乾涸而清爽 穿越大大小小的鳥居 跨過精巧而別緻的小神舍 伴我走的是雄厚 […]

與上帝辯論的詩(一) 沈默的吼叫

與上帝辯論的詩(一) 沈默的吼叫

藍色的天,灰色的雨,鐵幕般的海。 我的思緒紛亂得如結了扎的麻繩。 我憤怒、狂怒、怨恨、仇恨、激憤、憤懣、烈怒。 […]

【新詩】港城哀歌

【新詩】港城哀歌

晨光初露, 旭日驅走繁星和彎月, 緩緩步出天空, 萬物隨時間流動, 為漆黑的天色注入湖水般的藍。 萬籟由無聲變 […]

【新詩】煙花

【新詩】煙花

點點花火在空中迴旋落下 揮發著些許的亮光 點綴了沈默的黑暗 幼細的竹纖 讓虛幻的七色光影爆發 在彈指的時間中 […]

【新詩】三十億光年的寂寞

【新詩】三十億光年的寂寞

妖精低飛越過草瓣 在晦盲的雲羅與霧錮中舞動 停落在我的肩膀上 在我耳邊帶著哭腔低聲喃呢 妖精原本住在一個小小的 […]

【新詩】這個年代的愛情不是愛情

【新詩】這個年代的愛情不是愛情

我們以婚戒來衡量愛情 不止 還有婚禮場地、婚紗、婚禮婚紗攝影 接著 還要擇日子、訂酒席蛋糕、決定蜜月旅行 除了 […]

【短篇小說】學者之死

【短篇小說】學者之死

事發後一個月 老師過身後的日子如凶糜的夢魘,也如晦盲的霧錮,讓我整天渾渾噩噩,腦袋內盡是打滿了結的麻繩,而且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