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堡的女主人

cc photo by flickr user Sean MacEntee

古堡深處,有深鎖的大門。每一晚,她都在對著牆上的畫作,深深嘆息。為何天意總是要跟人類抗衡……

許多年前,她已經在古堡之中。一個怪病,反倒讓她時光停留在某個日子,成了不老不死之人。遠赴而來的人,都是為了好奇,為了一探究竟,也有些人,想要她的血來研究,好讓自己沾點長生不老的運。

她從來沒有否定這是一種運。
直至,她遇上了那個萬中無一。
她眼中的萬中無一。

他並不是貴族,也不是王子,是個那個年代窮酸的畫家,也是個音樂家。他替她畫一張畫,寫一首歌,因為她的故事太獨特,帶給敏銳的他太多靈感。

他們兩個天天相見,他花了很多時間完成他的不老不死女人畫作,她坐得腳也痺掉了還是堅持不被看出來讓他完成他的大作,她希望藉由自己這張畫,就算沒能讓他舉世知名,也可以讓他找到半餐溫飽。

他終於完成了畫作。她看見自己的容貌,在他眼中,竟是如斯地漂亮。不是凡塵俗世的美,而是耐看溫婉的氣質。她著急了。她羞了。從來沒有事讓她覺得這樣,除卻知道患病的時候,就只有那當下了。

她知道自己不能愛上任何人。因此她急了。她無法感受到跟愛人老去的感覺,她只能看著愛人比她先走一步,她不知道臉上有皺紋會是多殘酷的事,也不知道牽著手一起拐著散步的情景是何樣溫馨。她永遠都會比愛人年輕,永遠改變不了。然而窮酸的熱血藝術家根本不在乎。他沒離開,他留在古堡之中,跟她一起生活,然後他自己,一個人,毫不留情地,一點一滴地老去。

生命燒盡之前,他微笑著跟她說,在我眼中,你依然是那個漂亮的模樣。我總是想像你老去的樣子,會不會一樣是那麼美。

她哽咽。

她哽咽。

她只能哽咽。

故事並沒有最後,最後她繼續生存,最後她不知道什麼時候會死去,哪怕有一天怪病治好了,她就會變老,她就會死去。如果是這樣,那該有多好。

“我多想成為你心中那個滿臉皺紋的老太婆。”

她一生的宏願沒人理解,大概,就只有他才明白吧。

《秋系列一》

wingyan@wingyan.com'

水永因心

幻想用簡單的文字征服世界。有幻想,世界才有趣。特別是在這個狹小、壓迫又侷促的香港。歡迎Facebook搜尋「無限幻想國」。

More Posts

Follow Me:
Facebook

高人指點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