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何未及時地出生在1874

首先在下要致歉:本文是標題黨,除了「1874」呢個數字之外,內文談的即將顛覆閣下對《1874》呢首經典情歌,如果閣下對情歌以外嘅1874冇興趣,歡迎馬上 Ctrl W。

1874年,香港成為不列顛帝國三十二週年,此城,不,當年這裏只配稱之為「此鎮」,香港只是滿清帝國廣東省寶安縣一小鎮,該國同治皇帝喺呢一年駕崩,同年,有位奇人辦了本鎮有史以來首份華文報章——循環日報,他的名字是王韜。

王韜於晚清時期已經學貫中西,遊歷英法,他也是首位在牛津大學演講的華人,他提倡積弱已久的滿清政府必須變法救國,王氏在一眾辮人之國思想前衛如斯,如此破格見識,比康有為梁啟超百日維新還早了廿三年,以今日眼光去評價王氏,他絕對是貨真價實的愛國者。

一百四十三年前的香港尚且有辦報暢所欲言的自由,看今夕香港報界差不多全軍盡共,兼夾海量恬不知恥走路工到處以愛港之名害港,當代無恥港人節操之於晚清辮人,尚且自愧弗如。

王韜如此超世之傑,容我大膽假設:假如《1874》這首歌的詞人撰詞時早已神往王韜傳奇一生,繼而憑歌寄意,寫下這首歌表皮上的情歌經典,順道向先賢致敬,或許如此說法有點穿鑿附會,但亦不無樂趣。
 
 
「仍然沒有遇到,那位跟我絕配的戀人,你根本也未有出現,還是已然逝去」

這裏的「戀人」是指王韜,詞人捫今追昔,為跟先賢緣慳幾世而惋惜。
 
 
「懷疑在某一個國度裡的某一年,還未帶我到世上那天,存在過一位等我愛的某人,夜夜為我失眠」

那個國度意指剛被開埠的香港,無論英殖曾經幾不堪,都比近廿年中殖吸引得多。
 
 
「從來未相識已不在,這個人極其實在 卻像個虛構角色,莫非今生原定陪我來,卻去了錯誤時代」

詞人向先賢致敬,同時遺憾識得英雄好漢太遲,這段含意很明顯了。
 
 
「情人若寂寥地出生在1874,剛剛早一百年一個世紀,是否終身都這樣頑強地等,雨季會降臨赤地」

詞人恨時代生得義士太遲,赤地,就是五星紅旗蘇維埃餘孽所血染之地吧,英雄凋零,今天風骨庶盡。
 
 
「為何未及時地出生在1874,邂逅你,看守你,一起老死,互不相識身處在同年代中,仍可同生共死」

「邂逅」除了愛情之歡,用在仰慕某人亦無不可,詞人俠骨仁心,生於今日反智時代,英雄亦無用武之地,大材小用,當然嚮往王韜身處那種尚可改變時代之力,人生得一知己,死又何足道哉?
 
 
「若果不可相約在和平地方,也與你暢遊戰地」

論詞人借歌慕古兼明志,這句算是最露骨了。
 
 
按照1874年的真人真事,《1874》呢首歌根本是愛國愛民者憑歌寄大志的時代曲吧,在下當然不是詞人心裏那條蟲,然而假如我是他,也聽過王韜二三事,活在這個沒有英雄的荒蕪時代,景仰偉人,羨慕亂世,想像一下 Midnight in Paris 真人版何其有趣,有何不可。

像伊達政宗和姜維伯約,活得太遲;似竹中半兵衛和郭嘉奉孝,死得太早,閣下空餘一身好武功,竟百無一用,人活着,最悲乃時代不等人。

爽健

不求聞達於諸侯,只願笑傲賞江湖。

More Posts

高人指點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