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人的餐桌

cc photo by flickr user Jonathan Lin

「獨遊最大的考驗,還在於一個人能不能做自己的伴侶。在廢話連篇假話不休的世界裡,能偶然免於對話的負擔,也不見得不是件好事。一個能思想的人應該樂於和自己為伍。」

——《何以解憂?》 余光中

昨夜讀了余光中先生的一篇作品,這段話便一直縈繞不去。

在這個溝通工具泛濫的世代,最缺乏的偏偏就是溝通。不是嗎?

每天起床,家人的呼喚是窩心的問候,還是煩人的噪音?聲音來源還未來得及確定的數分鐘之間,我們已經戴上面具踏出家門。門內,我們通常選擇充耳不聞。

步入辦公室,嘴巴卻自動裝上活門,無論任何對象,只要話題與自己的職責或者興趣有關,總不免搭上幾句。若這幾句話互相通電,情況便一發不可收拾:由幾分鐘的工作交代,倍大成數十分鐘的東拉西扯,由家中魚缸中養著的金魚談到小島上兩個釣叟的爭論,無邊無際。可是,當某一秒中的短路出現,剎那的靜默讓話題戛然而止。在滿足的背後,回到各自的辦公桌前,看見那堆積如山的文件,就會自問:「為何我如此多話?」

下班時分,街上人潮如鯽,大家總算贖回自己。然而,路上行人的嘴巴仍在電話的一端喁喁細語,手指則在手掌大小的屏幕上游動。如此忙碌,究竟生活的意義何在?

下班後仍不願休息,繼續活在世界之中,因為人並不了解自己。人不了解自己,因為每天都與別人、與死物溝通。偏偏,沒有好好地跟自己溝通。

在這個喋喋不休的世界裡,我們聽得太多也說得太多,就是沒有跟最重要的人——「自己」——分享心事。或許有人認為:「自說自話,是自閉的徵兆吧?」但我真想問:「你了解自己嗎?」我們究竟知不知道自己內心深處一直按捺著,早已半死不活的理想,如今已變成甚麼模樣呢?

余光中先生建議我們獨自去遊歷,這絕對是洗滌心靈的最佳方法。可惜洗費太大,最困難的還是安排時間,未必人人都負擔得起。其實在正式落實來一趟獨遊之前,我們不妨先嘗試「一個人的餐桌」。

一日三餐是正常社會的生活所需,我們會否在某些時候,選擇自己一個人用餐?關上手提電話,暫時與世隔絕,至少跟自己的工作,以及自己熟識的朋友。好讓自己能專心地享受這一頓飯。然後問一問自己,飯菜味道如何?問一問自己,這一刻感受如何?問一問自己,迄今為止,人生過得怎樣?

吃飯沒有伴,彷彿成為了「孤獨」的代名詞,非要打開電話簿找個人來陪伴左右。其實,一個人的餐桌,除可免於對話的負擔,更可賺得一個平台,與自己對話。

(作者網誌:https://chauchong.wordpress.com/

chau@chong.com'

從一

慕莊周之言,設「周.莊」閒站,自為莊主。專職「誤人子弟」,主張「求學即是求快樂」。 嚐好:旅行、寫作、戲劇、酒精、Liverpool FC。

More Posts - Website

高人指點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