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知會這樣今晚就不加班了

圖片來源:作者

「AIC,不如我們今晚早一點走吧。」James看著會議室內的掛鐘,差不多八點。

「Why?」在美國當了一個學期交換生的Tommy問。

「今,今晚是鬼節,太夜還在街上的話好像不太好。」James結結巴巴地說。

「Come on James,我覺得你不應該believe in這些chinese traditional。」Tommy笑說,雙眼還瞪著電腦螢幕。

「但,我大學時聽過一個做big4的組爸說,有人試過在鬼節那一晚OT,結果全部病了,最嚴重的在醫院躺了半年。」

「哈哈哈,ridiculous,chinese不是有句成語叫,umm,道聽途說,yes,道聽途說,你這樣exactly就是道聽途說的example呀。 」

「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呀AIC,而且陳老闆也叫我們今天早一點回去。」

「Okay listen,其實鬼節is just similar to Halloween right?每年Halloween這麼多人在LKF慶祝,又不見他們有事?就算有頂多也是get really drunk 或者wake up with an ugly lady on the bed,都not a big deal,其實鬼節我們也應該dress up like chinese ghost,這樣才可以消除因為迷信而起的fear。」

「不過……」

「No more不過了James,you know what,if you can’t finish你手頭上的工作,你就really have to在醫院裡躺半年了,omg touch wood,just kidding。」

無何奈何,James唯有用工作分散自己的注意力,盡量不去想任何和「鬼」有關的事情。

然而,嘗試不去想某件事就等於刻意去想,不知不覺間,James的電腦鍵盤被他的手汗濕透了。

分針跑了兩圈,客戶早已經下班,辦公室裡的光源就是剩下會議室微弱的燈光。

偶爾閃爍的光管不斷刺激James的心靈,以及他快要到達容量極限的膀胱。

「我,我去一去洗手間。」James面青唇白。

「要陪你嗎?」Tommy輕蔑的笑問。

「不……」James推開門,摸黑前往洗手間。

純黑的走廊中,James唯一可以看到的,就是洗手間門前微亮的指示牌。

「阿呢陀佛,阿呢陀佛……」James一邊默念一邊前進,卻在女廁所門口看到一個穿著旗袍的身影。

膀胱和精神同時受到巨大的刺激,在暈倒前的瞬間,James感到褲襠中的溫熱。

Tommy還在會議室裡,盯著木門。

只是十五分鐘過去,二十分鐘過去,James都仍沒有回來。

Tommy開始感到不安,因為他不知道James的遭遇。

「James那小子,怎會去這麼久,不會在偷懶吧。」

三十分鐘過去。

Tommy已經無法集中在工作上,他眼看著文件,在文件上的字卻無法進入他腦中。

脆弱的門外,是黑暗。

四十分鐘過去。

Tommy低頭研究鍵盤上的污垢。

突然,門被打開。

「What the fuck?現在才回來……」Tommy抬頭,但開門的卻不是James。
而是穿著旗袍的老女人。

蒼白的臉,血紅的唇,乾癟的皮膚。

她看著他。

他看著她。

「陳老闆,這麼晚還未走嗎?」Tommy問。

阿樹

一個正職Auditor兼職人類, 用實際上不存在的私人時間說著或許早已發生在你我之間的故事。

More Posts

Follow Me:
Facebook

高人指點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