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計時器》(九、十、完)

cc photo by flickr user Rusty Clark ~ 100K Photos

*陳國興*

係尖東嘅海傍不時都有唔少街頭藝術家係到表演賣藝,而當中有一位表演者十八般武藝樣樣皆精,加上俊朗外型俘虜咗唔少女性嘅心。
佢就係本港一位相當出名嘅藝術家 - 陳國興。

陳國興係8歲就評定為資優兒童,智商奇高將來唔係做科學家去拯救世界,就係應該係商業奇才飛黃騰達,但首要嘅係佢要有「將來」……

「一個得30歲命嘅人,我認為充實自己現有嘅人生先係最重要,生命嘅時間並不貴在長短而係在於意義同味道嘅本質。」我同陳國興係一間茶餐廳到進行訪問。

「我本人好喜歡睇哲學嘅書,我地同大部份人都一樣,有哂呢個世界比我地嘅概念,乜嘢係好,乜嘢係唔好。
但就好似呢杯檸奶茶咁,無人會咁叫,因為個個都覺得怪,怪在因為無人做過丫嘛。無人做過你咪係異類囉,但你奇怪啲人又會飲酸奶架啵;又如果呢位檸奶茶又一個著名嘅韓國明星去做廣告,同人講佢自己好鍾意飲,個情況又會唔同。」

我一邊忍受住呢杯九唔搭八嘅檸奶茶,一邊聽住呢位小兄弟講嘅「偉論」,真係有啲頂唔順。

「邊個話天才就要為社會付出架?邊個話天才一定要做科學家?我可以答你,我要做,今日我已經係國防部到做緊導彈計劃,但我唔願意。我寧願係呢個小小嘅街頭尋找自己人生嘅意思。」

雖然佢嘅名氣,同精彩嘅表演成為呢個街頭上賺錢最多嘅藝人之一,但同一個普通人嘅收入都仲有啲距離。

「我覺得自己係一個好幸運嘅人,並唔係因為我係一個天才而係因為我只有30歲命。當其他人係到慨嘆緊我咁短命嘅時候,我不知幾開心。
當大家係到煩惱緊要儲錢結婚,我已經要準備買棺材;當大家要考慮養生嘅問題,我選擇每日飲三罐汽水同一支威士忌。我可以避開一般嘅人煩惱,我仲唔幸運咩?

錢,黃長安夠多啦,咪又係要訓係同一個唔大唔細嘅棺材。我死個陣,仲可以燒成灰,灑入自己個花園到仲大過佢啦!哈哈。」

呢位小兄弟真係好極端。

「你呢?你嘅人生目標係咩?」陳國興好雀躍咁問我。

「嗯……應該係完成呢本書啦。」會反問我問題嘅受訪者唔多,有時候被對方反問好習慣唔黎。

「係啦!唔通真係一生為咗無聊嘅金錢又或者所謂嘅社會發展去付出自己寶貴嘅一生咩?幾十萬年前,人類都唔係咁長命架!」

回想起自己,似乎係百無了賴先想去寫呢呢本書……望住呢個只有30歲命嘅天才少年,佢嘅一生就好似璀璨嘅煙花,一個既定嘅壽命反而令到佢更加清楚人生為何物。
如果我同佢都係差唔多壽命,可能我都會過得更加快樂。

//《如果一生只有三十歲》

曲:新青年理髮廳
詞:新青年理髮廳

如果一生只有三十歲 我會每天博命喝汽水
如果一生只有三十歲 話知你落雨行雷
如果一生只有三十歲 仲邊會讀書讀到二十幾
如果一生只有三十歲 我愛你誰嫌說多一句

仲點會掛住儲錢 想去邊就去邊
仲邊會先苦後甜 想發癲就發癲

*成日話買樓好貴 我話之你供到流鼻涕
人地儲錢搞婚禮 我已經搞緊喪禮
如若你太攻心計 我豎隻手指比你睇
橫掂我就快累低 有咩留返拜山傾計 *

如果一生只有三十歲 仲邊有咁多廢話任你吹
如果一生只有三十歲 怕咩個身上有陣「除」
如果一生只有三十歲 或者每天我會更進取
如果一生只有三十歲 講真話仲洗乜扮謙虛//

(十)

*李曦怡*

兩年前社會因為一個道德問題搞到滿成風雨:一對富可敵國嘅親兄妹因為公開自己亂倫關係,差啲導致千億家財都化為烏為。
只可惜資本主義社會內,金錢先係至高無上嘅神,最終呢對兄妹改變咗近千百年嘅道德法律;雖然唔犯法,但仍然抵抗唔到眾人嘅指摘,尤其個個愛錢多過愛自己仔女嘅親生母親。

一對兄妹愛人燒炭自殺,財產盡歸母親所有。 
呢對兄妹除左突破咗亂倫呢個關口,亦突破咗另一個社會問題 - 未亡人。

「我地會用大量麻醉藥令到佢地完全感覺唔到任何知覺,然後我地會送佢地入焚化爐。」身穿白袍嘅李曦怡就係呢間「未亡人善終中心」嘅負責人。

「黃先生,黃小姐係自殺前已經同我提過呢件事,所以先至會有呢個中心嘅出現。」

世人都習慣咗一個未夠鐘死嘅人,必須要留係世上呢種叫自然;如果強行將佢帶走,就叫做謀殺。
我問李小姐,佢竟然咁答。

「我地黎呢個世界個陣,都無人問過我地架啦?」

黃氏兄妹自殺前,早就已經同李小姐傾好哂呢個計劃,比一啲仲有意識嘅未亡人或者家屬去決定是否將佢地「灰飛煙滅」

呢啲道德問題,黃氏兄妹應該對到厭,所以準備好錢同法律團隊再交比李小姐自己繼續去維持呢個咁「唔人道」嘅睇法。

「未亡人都係生命,每個生命都係好珍貴。」
「咁樣咪即係叫人快啲放棄自己!!!不知所謂。」
「有冇諗過你父母?」

社會嘅指摘係無情,因為民眾永遠都係正義。

李小姐表示由事情開始到依家每日都受到好多方嘅騷擾,恐嚇,包括送屍體到屋企,暴力攻擊等等各樣。

「因為黃氏兄妹比咗好多錢你?」

「你見我身上有名牌鑽戒?我有大屋名車?」我入到李小姐嘅辦公室,佢終於除咗口罩。
白晢嘅皮膚,水注注嘅眼睛,輪廓分明。
佢嘅美貌簡直令我驚訝到我完全諗唔明,佢竟然選擇做一件心身都要咁污糟嘅工作。

「你問我有冇懷疑過呢個信念?有,到我好累好想放棄個陣,一定有;有次幾個男人恐嚇我,仲諗住強姦我個陣,我有;到啲家屬送完自己親入焚化爐,就後悔尖叫拉住我,叫我唔好再燒個陣,有。到今日我都仲會有懷疑自己。」

佢肯定咁答我,對自己有所懷疑,偏偏我就覺得佢對自己相當清楚自己做緊乜。

「蘇格拉底話過:佢唯知道嘅事,就係自己一無所知。」我笑笑口咁對佢講完,李小姐無咩反應又再次帶上口罩,出去工作。

外面嘅人都等住將自己或者親人送入焚化爐,同呢個痛苦嘅世界講一聲再見。

突然!

一名女士衝向李小姐,我正當以為係咪啲極端道德份子過黎刺殺佢,誰不知個位女士抱頭痛哭,失聲地道歉。工作人員慢慢拉開佢,李小姐安撫佢一輪,位女士就安靜地離開。

「佢就係當日係電視台到大鬧我無情人渣,蛇蠍婦人嘅道理份子領袖。佢當日仲摑我一巴,向我吐口水。」

為咗係一個靚女面前扮下叻,我就接著講落去:
「依家應該係佢嘅親人成為未亡人,想善終,覺得後悔當日咁鬧你,所以先至咁悔恨而過黎求你啦。」

李小姐無出聲,我只好尷尬咁同佢行去焚化爐嘅準備室。

一個年約10歲嘅小女孩,應該係被車禍撞得上下半身分成兩邊,而送佢最後一程嘅就係剛才個位女士。個女孩子只係微笑一下就被注射入麻醉藥,送入火爐。

千度烈火,將大家嘅負擔都燒走;呢個污名偏偏要一個陌生嘅「蛇蠍美人」去負責。

//世人虛偽,一邊指摘人一邊拎著數。每次事不關己,都可以站到高地痛鬧對方,句句鏗鏘;一旦悲劇發生係自己身上,立場跟風轉向。//

(完)

*自己*

我。

由我一出世開始就已經被人注視被人關注,唔係因為我外表出眾或者我出生富裕,更加唔係我有天妒才華。

我只係一個歷史上將會最長命嘅人 - 163歲。

因為咁好多人都研究我父母,家族,當然包括仲好幼童嘅我,想搵到長壽嘅因素去「幫」一啲短命嘅人。

當然就梗係到依家都搵唔到啦。生死有命,咩都定好哂,想長唔得,想短唔得。而我父母就梗係因為我嘅壽命而對我過份嘅保護。
其實都岩嘅,如果我不幸地成為「未亡人」,就當我63歲出事,都要等足一百年先可以壽終正寢。

一百年呀,一個皇朝都可以收皮啦!

而偏偏青春期嘅我,就受住個個都羨慕但自己就討厭到不得了嘅「天份」而選擇一次自殺。

個年我12歲,我用刀割開自己右手脈搏。
我選擇呢個方法自殺唔係無原因,因為呢個方法係最「安全」,因為只要血液仲足夠係你嘅內臟流動,急救之後你仍然可以生存同其他人無疑。

由於呢個方法「安全」,過去唔少情人都喜歡用呢個方法去威迫對方,但當然總會有意外。
一名男士因為太太婚外情而選擇用呢個方法自殺,但其實大家都知道呢種自殺方法「無傷大雅」,橫掂幾粒鐘急救完你又會無事。
太太恨心地唔理,一走了之。

血,一流就流左半日,最終男人內臟同大腦缺氧,成為未亡人。

而我當時就係想用呢個「安全」方法去投訴呢個世界同父母對我嘅目光,我成功令到全世界都關注我,我又再次上報紙。
但我嘅情緒比過去更差,因為事情無好轉,反而變得更壞。

政府嘅研究人員將我重重監視,我被軟禁。

「你係人類嘅重要資產。」個個人係咁同我講。

命運係唔由得自己決定。

我童年就係出入研究所,所以好多人應該有嘅生活我都無。慢慢,研究人員可能都開始放棄咗我呢個「資產」,我嘅生活都開始轉為同平常人無咩分別。

我以為無咩分別。

我開始同女性交往,同時我開始知道愛情只係一個場條件嘅競選。
有人對我有興趣,係因為我嘅身份,我嘅壽命。

「因為我家族嘅人都好短命,我父母好希望我可以同你生一個小朋友。」佢喊住咁同我講出真心說話。
我唔怪佢,因為自己亦都唔願意。

「你可以有163歲,你可以向銀行借到貸一百幾年嘅錢架!」原來我最值得欣賞就係我係銀行嘅借貸評級。
我又再次失望。

呢年我24歲決定進行第二次自殺,呢次自殺只係希望自己可以完全無意識咁過埋個一百幾十年,所以我決定燒炭。

燒炭可以快速令自己進入一個無意識嘅狀態,至少好多人相信燒炭而「死」嘅人係同真嘅死人無咩分別。
至少唔會受皮肉之痛同其他奇怪眼光。

吸入煙,其實一啲都唔好受,我好似焗咗好耐先至無咗意識……

希望呢次真係可以好好咁訓。

可惜我又醒,正當我內心正想痛苦咁大叫「邊個又救我!?」
我先發現自己一直係自己間房到,炭早就燒完。
足足一日。

我唔明,點解我仲可以醒返。我努力咁爬起身嘗試將炭再次點著,但我已經無力,應該話我已經無力再去搞多次自殺。

但我唔明白。
可能呢種就叫命不該絕。

過去個種意志消沉就隨住呢次自殺而慢慢減去,我開始諗緊呢一百幾年我可以做乜。
所以我選擇咗寫一本書。
寫一本關於生命嘅書。

當我越接觸得多人,我就開始體驗到人生命嘅可貴,過去呢個屬於我負累嘅壽命,今日就成為咗支持我繼續生存落去嘅原因。

你地仲記唔記得個位L先生?
個個「精神病殺手」。
某日佢解答咗我一直都唔明白嘅問題,點解我個陣燒炭後,無成為未亡人。

當我同佢相處得更多次,我同佢分享咗我曾經燒炭自殺唔「死」嘅故事,佢再望我隻手,再大膽假如咗一個可能性,正當我未反應得切,佢就用咗把斧頭解答咗我呢個謎。

大家見到呢段文字嘅時候,我應該被過千度嘅烈火燒成一堆灰塵。
相信大家必然對我恨之入骨,點解我唔將自己身體嘅秘密早啲公開比人大家享受一下真正「永生不死」嘅快樂。
過去呢163年,我見盡太多事,見過太多人。

人生嘅快樂唔係因為你嘅壽命長短,係在乎你對生命嘅態度。
只想將生命計時器延長呢種想法太蠢太落後,我只係希望有人可以將生命計器隱藏,等大家好享受一下對生命盡頭未知數嘅趣味。

blow@king.com'

吹水皇

港豬廢青一名。 只想吃喝玩樂不勞而獲 不求踏實地但求公屋有期。

More Posts

Follow Me:
Facebook

高人指點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