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計時器》(七、八)

cc photo by flickr user onnola

《生命計時器》(七)

*呀豪* 

我簽份保單終於有回報,羅先生一再強調話呢位客戶嘅故事會好岩我。錢就比咗,去下無防。

呀豪,消防隊長。
從佢健壯身材中,從骨子裡散發出一個種令人肅敬嘅氣息。正如我第一印象,佢果然係一個比較沉默而在團隊中受到相當尊重嘅人。

「豪SIR好威架!幾次大型車禍同火災都係有佢份做。」

「幾年前個單工廈大火,唔係佢可能仲有多幾個伙計燒到變灰都似!」

「不過你最好就咪問豪SIR屋企嘅事啦,佢唔鍾意提。」

我留在消防局大半日,佢嘅故事都由佢嘅下屬和同事向我分享,而佢就繼續操練,工作,開會,操練,工作,休息,再加上佢那個毫無表情嘅的面孔,我有一刻懷疑過佢是否一個人形機械。
正當我已經悶到發癲打算離開之時,呀豪終於決定下班而且叫埋我一齊離開。

呢個工作狂終於係離開,但搭車過程中佢無主動講出任何一句說話,任何回答都好似回應佢上司咁:
「係」
「了解」
「詳細情況我一定會同你再解釋。」

呀……何來有趣嘅故事呢?正當我準備放棄之際,佢帶我去咗公務員專用嘅醫院。經過重重嘅關卡,再見到各種唔同類型嘅傷者同更加令我「大開眼界」嘅「未亡人」,我先知道自己見識係幾咁淺薄,過去我認為嘅慘劇相比之下都算係幸運。

「大SIR!」呀豪對住一個坐係輪椅包滿繃帶嘅人做咗一個標準敬禮。

對方只係露出雙眼,其他皮膚都係嚴重燒傷,不時都有血水同深黃色嘅膿水流出,更加令我驚訝係佢雙眼眼皮已經燒傷,唔可以再合埋眼。
呀豪打開剛係小食部到買嘅燒賣,慢慢切碎餵那位叫「大SIR」嘅人食。
房入面一陣惡臭嘅味道,呀豪都知道我頂唔順,所以就叫我去外面嘅花園等佢,同佢一邊食煙,一邊傾計。哈,佢真係令人好有驚喜。

「唔好意思,我做嘢個陣比較專心,搞到你悶咗成日。」
我搖頭並示意佢繼續講。

「大SIR由我入職開始就睇住我,佢就係幾年前個單火災嘅傷者。佢係第一個衝入火場救人,然後暈咗就燒成咁。每日佢啲肉就係咁爛下,就好返D,爛下又好返啲。郁就郁到,不過痛成咁,我都唔想郁啦。」

我望到呀豪手上嘅計時器,足足56歲,完全諗唔明白點解佢仲要入呢種咁高危嘅行業?佢唔怕咩?佢唔怕就好似佢其他伙記咁一樣做「未亡人」咩?

「怕,個個都怕。但連我地都怕,呢個世界只係更多呢種受害者係到。」
我呢一刻就被呢種充滿英雄味嘅說話所以震懾。
「呢句說話就係大SIR當日教我。」

呀豪打開銀包拎左幾十蚊比我:「幫手買幾罐啤酒好嗎?我仲有幾位屋企人要探,探完之後一齊飲。」佢嘅露出一個微笑。

我係行去便利店途中不斷思索佢銀包中嘅一張合照 - 一張家人合照
同時我亦發現咗當中有一位我曾經過訪問過嘅美麗女士。

「……我地當然可以選擇任性咁生活,但我地選擇咗去為家族同其他人去付出自己嘅生活。
我地並唔開心,但我地並無將自己嘅快樂建築係家族同父母嘅失望身上。」

選擇係無奈,因為我地永遠唔係選擇要啲乜,而係要選擇放棄啲乜。

(八)

*黃長安*

首富嘅生命長短除左我地呢種閒人,最關心嘅一定係佢嘅仔女。
對於佢地黎講父母嘅生命計時器就係等於佢地嘅遺產得手倒數器,好多人未到完個一日,佢地仍然係一個孝順仔女,一旦夠鐘,所有真面目都出哂黎。

首富黃長安係一位相當成功嘅企業家,而升官,發達,死老婆就發生係佢事業最頂峰嘅時候。
男人總係會因為性慾而誤事,任何身份任何時代都係一樣,佢第一任太太就係因為佢嘅花天酒地性格,患上抑鬱繼而自殺,成為「未亡人」;而獨子亦因為呢件事而離開呢位千億家財但偏偏唔識得去愛護家人嘅老豆。

「呢啲事任何一本雜誌都寫過,而的確係事實,我首任太太係因為我而變為咁,我個仔亦因為呢件事無再認過我。」
係呢間甲級寫字樓,單單係主席嘅辦公室已經比較市面任何一間豪宅黎得更有風派更加舒適,對我呢種普通人黎講實在顯得有啲唔自然。

「我聽過你嘅大名,呢個亦都係我肯見你嘅原因。」一代首富對我有咁好嘅評價,搞到我都有少少唔好意思,我只係隨隨點頭就算。
「所以我希望你幫我記錄埋呢個故事。」

我一臉茫然。

「我死後嘅故事。」

「本港首富黃長安於十五分鐘後就會離開人世,本台記者將會係醫院外面為大家直播最新情況。」

大宅外面人頭湧湧,一個有頭有面嘅人終於要離開,大家早就知道,只係大家嘅重點係落係佢新一任嘅繼承人 - 黃治國,黃思思兩兄妹身上。

相信電視,網絡,任何媒體都會不斷咁播出佢過去咁多年嘅影片,又搵專家佢去評定佢嘅功過成就。
十五分鐘過去,大家都知道黃長安已經離世,只係等待住兩位千億兄妹出現向傳媒講幾句話。
令人驚訝嘅事出現,兩兄妹如情侶般牽手並而且面帶笑容咁出現,一眾記者見呢種一反常態嘅狀態立即瘋狂影相同追問。

「係,我地兩兄妹一直都相愛對方,我將會馬上結婚而準備生小朋友。而且我地嘅爸爸唔係到,我地終於可以公開呢段愛情。」

唔夠十分鐘,呢件咁反社會又引人入性嘅話題已經傳到全個世界都知道。正反雙方互相爭論,有人指佢地身份錯,愛情無錯;有人話佢不合倫理,教壞細路。

我唔驚訝,因為我上個月已經驚訝完畢。

第二日,我接到電話就上咗一架車,去到一間「未亡人資源中心」。
黃長安就係入面到陪緊佢第一任太太。

無錯,黃長安根本無死到。

「好早我就決定向所有人隱瞞自己生命計時器嘅時間。全世界都以為我昨晚死,點估到我仲有大把時間丫,哈哈!」反正佢大把錢,要隱瞞自己嘅生命計時器記得著長衫就可以。

黃長安呢個人真係好有趣,一早已經想扮死去睇下自己身邊嘅人會變成點。

佢身邊嘅一位隨從力哥,就向佢匯報哂佢「死後」嘅所有情況:包括公司嘅董事開始作反;其他公司向佢地間公司進行狙擊;佢嘅第二任妻子準備向佢自己個對亂倫嘅親生仔女爭產等等。

但黃長安聽後一啲反應都無,只係一直捉住佢第一任太太嘅手,好似想追返過去咁多年嘅時間,去陪佢。
黃長安叫走力哥,就同我講:

「個陣打工好窮,一放工我老婆就會幫我按摩,一邊按摩就係一邊係到同我講:

『如果第時搵到錢,我一定要搵辦法將我地兩個死嘅時間調教到一樣!』

我就係到笑:『邊有得教架!有錢不如去享受下人生仲好啦!』

佢就會大大拍我個頭:『咁你死早我3粒鐘架!咁個3粒鐘我做乜好呀!?』

『3粒鐘仲咁多,你識返個男人咪得囉!哈哈哈!』 

……..」

黃長安無流眼淚,彷彿無任何嘅感覺,可能因為佢已經「死」咗;但我偏偏感覺到佢終於係「死」後搵到自己人生嘅意義。

黃安長約我定期一個月見面,佢好希望我繼續完成埋佢死後嘅故事,我點點頭就離開,就係推門之際,岩岩有位中年男士想推門入黎。

驚訝,悲傷,憤怒,仇恨都充斥係佢面上。

//愛總係伴隨住仇恨,因為仇恨可怕我地先珍惜愛,因為愛嘅深刻,仇恨先會變咁恐怖。//

blow@king.com'

吹水皇

港豬廢青一名。 只想吃喝玩樂不勞而獲 不求踏實地但求公屋有期。

More Posts

Follow Me:
Facebook

高人指點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