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房的女人(1, 2)

cc photo by flickr user The Explorographer™

我在北京時住進了一間很便宜的酒店。地點不錯,走路去後海的話只需要十多分鐘,換言之,酒店的質素就不是太好了。

我在晚上十二時左右到酒店,職員只有一個看起來只有二十多歲的女生,而且還是睡着的。她睡在三張並排放置的椅子上,雙眼微微睜開,鼻翼一張一合,嘴巴微微張開。我猶豫了片刻,決定大聲地「咳咳咳」清喉嚨,終於喚醒她為我登記入住酒店。

我的房間在五樓,出lift後,沿著走廊一直走到盡頭的右邊就是我的房間。對面520房的房門外,放了一個鐵籠,鐵籠裡有一隻倉鼠一直在那個滾輪裡跑。

奇怪,怎麼會有人在這裡養倉鼠。但我當時實在太疲倦,沒有想太多,入了房開動了冷氣,脫下衣服就睡覺了。

之後幾天,早上出外吃了早餐之後,我就會回到酒店房間工作,直至黃昏時分。晚上我才再外出吃飯,到酒吧飲酒。對面房的鐵籠一直都在,只是有時倉鼠卻不見了。

而我很少可以見到倉鼠的主人,猜想這個房客既然在這養着倉鼠,很可能在這裡長期租住。但很快我就知道,房客是個女人來的。

有一晚,在南鑼鼓巷附近的酒吧區飲完酒之後,回到酒店時,一出lift,剛好看到走廊盡頭有一個赤着腳,穿裙子的女人雙手捧着大概是倉鼠的東西,將倉鼠放入鐵籠。因為好奇,我加快腳步,很想看看倉鼠的主人是個什麼人。但那女人很快就走進了房,準備關門,當我走到附近時,只是勉強聽到一個女人的笑聲和一個男人的說話聲。

當然還有倉鼠的吱吱叫聲。當時的感覺其實有點奇怪而且詭異。令我想起好幾個月前看的電影,樓下的房客。

(2)

可能因為工作性質使然,我這個人的好奇心特別旺盛。看到一些古怪的事,我總喜歡尋根究底,否則心裏總好像有一根刺般。不過,在這個地方,太多的好奇心卻隨時會取去你的性命。

第二日早上九時左右,我打開房門準備外出,剛好碰見對面剛好也出門的的男女。男的穿着西裝,約莫四十多歲,一副精明能幹的樣子;女的則穿着睡裙,稍為年輕,大約三十多歲,頗有姿色。看見我後,他們對我友善地點頭微笑。

「早上好。」我點頭道。

「早上好,」男的親了那女人一下。「我要趕時間,我先走了。」說完後,他就趕快走了。

那女人對我點點頭後,就開始把玩着鐵籠裡的倉鼠。

「你們是北京人嗎?」我一邊彎腰穿鞋一邊問。

「不是啊,我們來自上海附近的。」她捧著倉鼠。「陳先生,可愛吧。」

她憐愛地掃着倉鼠的毛。我心裡卻很驚訝,怎麼她知道我的姓氏。我開始有點害怕,感覺上好像被人脫光衣服一樣。畢竟來北京之前,就有人警告我萬事要小心,始終我的工作有點兒敏感。我開始疑心對面房的男女是不是⋯⋯

「當然可愛呢,」我向着她微笑,「你怎麼知道我姓陳的?」

「哦,是酒店職員說的。」她可能感覺到我的疑心,就再加解釋。「因為我跟老公是熟客嘛,住在這裡好幾個星期了,自然想問清楚住在對面房間的是什麼人。」

「哦,這樣子。」我心裡鬆了一口氣。「那我該怎麼稱呼你們呢?」

「叫我小萍好了。我先生姓王。」

「那好⋯⋯我去吃早飯了。」我打算到附近的胡同買烤餅吃。

「陳先生,我也想去吃點東西,介意我一起去嗎?」小萍把手上的倉鼠放回鐵籠裡。

「那當然沒問題啦。」我又怎可能拒絕呢。

「那你等我一下換衣服啊。」

canny@road.com'

康妮道6號

風格練習,不斷嘗試,寫出最好看的故事。以下係我的專頁,如果你喜歡我的文章,請讚好這專頁。你的支持令我更有動力去創作,寫出更有創意更好看的東西。

More Posts

Follow Me:
Facebook

高人指點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