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auty and the Beast

一塊玫瑰花瓣悄悄落下,化成了灰燼,如同他和她的愛情般ㄧ不對ㄧ只是他的單相思罷了。他知他沒有資格去愛她,但他就是不能控制內心的鼓動。她的一顰一笑,她讀書全神貫注的樣子,她走路時輕快的腳步……她的全部使他心跳加速,使他著迷,使他覺得生活在這空虛城堡有了意義,使他不禁常常勾起嘴角,甚至使他感激可變成野獸而遇見她。

但她渴望自由,她不會和一隻野獸共渡餘生的。

於是,他給她自由,而她選擇了離開城堡。

她回頭看了他一眼。那目光彷彿透露著ㄧ

不可能!這只不過是他一廂情願的想法。他嘲笑著自己。他恨透了自己。

她己經出了城堡,狂奔去她的村落,再也不會回來了。

他不能確認自己可曾後悔讓她離開。畢竟她現在已回到村落,應該和村民生活得幸福快樂吧?和父親一起修理機械,和朋友談天說地,和小孩子一起讀書,教他們認字,甚至和戀人……他大吼一聲。

他始終是一隻野獸,一隻會咆哮、兇惡、長著角的怪物,不能帶給人幸福的。他怨恨魔女只給他野獸的外表,卻不給他野獸的心智。這就是魔女的懲罰吧?讓他體會自卑、被輕視、被踐踏、被批評……卻又求之不得的痛苦和折磨。甚麼能比給予希望後,又再度掠奪還要殘酷呢?

他很想哭,但他連一滴眼淚都流不出來。於是,他用尖爪子劃破皮膚,血湧了出來,滴在地上,蒸發了,彷彿這就能減輕他的悲哀般。

玫瑰花瓣還剩下四塊,數日後他就能解脫了,就能忘掉她了,忘掉所有的難受、悲哀和痛禁了。

他突然咆哮,四處奔跑,隨即跪倒在地上,無聲痛哭。他瘋狂地說著她的名字,像要把她的名刻在他心頭般,留下永不磨滅的痕跡。

雖然他失去了她,失去了全部的人生意義,但他寧受相思之苦,也捨不得忘掉她,忘掉他此生所有的温暖。

即使是想像中的她也好。
———
在風雪中,一人一騎,疾馳而去。勁風刮面,雨水濺衣。

她知道父親性命可能危在旦夕,但腦海仍是不斷浮現著他那雙清澈的藍眼睛。不知何時開始,她總被他分散了注意力。

她回想起,在書房裏他們正低頭讀書,可嗜書如狂的她竟忍不住偷偷看他一眼。一隻正在閱讀的野獸,尖尖的爪子按在書頁上,面上鬃毛隨著呼吸起伏,那雙藍眼專注地讀著文字。

她忽然有個奇想:她想變成那本書,被他這般專注地看著,彷彿是他的全世界。

她輕笑出聲,眼下是白茫茫一片雪地,沒有野獸。所以,她忍不住又回想,有一次他托著頭午睡,她走近他身旁,凝神貫注地看著他,摸摸他的鬃毛,碰碰他的角。突然,那雙藍眼睜開了,像是盯上獵物般盯著她,沒有了昔日的柔和。那是一雙野獸的眼睛。

她打了一個寒噤,驀地收回手,疑惑地叫他的名字。他彷彿回過神來,眼睛眨了一下,正要開口說話,但又止住了,臉側過一邊,嘆口氣,像是不想讓她看到他的眼睛。

她卻走近他,雙手板正他的臉,強迫他把視線對向她。他有點錯愕,她卻對他微笑,看著那雙美麗的藍眼。他不禁說出醞釀在心中已久的話:「你願意和我共舞嗎?」

她立即說:「好。」

然而,在跳舞後,他向她表白時,她卻答:「我不知道。」隨即像是找藉口搪塞他般說:「連自由都沒有,我又怎能肯定我在這裏過得幸福?」

於是,他讓她離開了。

如她所願,她得到了自由。

她選擇了回去。

這是她第四次經過這片雪地,第一次是為了救她的父親,這一次是為了救他。

「你瘋了嗎?」村民質問她,他們不相信一隻殘忍暴躁的野獸會有體貼溫柔的一面,不相信「牠」會拼著性命擊退狼群保護她,不相信「牠」在讀書時眼晴會透出不一樣的光芒,不相信「牠」在雪地散步時會怕她著冷而為她披上外衣。

他們在魔法鏡中看到的只是一隻兇惡野獸,但她看到的是皺著眉頭,面容焦悴,失戀似的男子。這使她心像被大力緊握般難受。她終於明白了。

她不想他難過,不想他孤獨地留在城堡,不想他再變回一隻不會愛人的野獸。她想和他一起談論書籍,想讓他再次接著說她口中未說完的書中佳句,享受那份默契,想和他再一起看優美的雪景,想一直看著那雙藍眼,也想那雙藍眼一直只看著她。她不知道該如何稱呼這種感覺,也不知道這種感覺是否正確合理,她只知道她定要趕回去,向他訴說這份感覺。

「我大概是真的瘋了吧。」她暗忖,手中揮著馬鞭,加快速度。

這次,她不會再說「我不知道」。

kelly@kelly.com'

Kelly

喜歡寫作

More Posts

高人指點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