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戲曲欣賞新法:以目代耳

香港「中國戲曲節」二零一零年至今第八屆,來自大江南北、神州東西的團體與名角,為此地又帶動了喧鬧,說起「喧鬧」,實在名副其實,到劇場親身的體會朋友,完全可以證實吾言之不謬。

本來,「喧鬧」也無所謂,鑼鼓喧天,正是此意。問題在於:古代「鑼鼓喧天」,自自然然,如今則效西洋爵士、搖滾、Hiphop,以「咪」擴而充之,聲浪倍增為快。

適逢特區成立二十週年,六至八月,各省各地戲曲紛至沓來,京劇、粤劇、崑劇、越劇、婺劇、川劇,以及古意盎然的陝西地方戲﹝與著名秦腔分別待聽﹞,可惜,芸芸欲賞之地方曲藝,去年因擴音過份已索然無味。

說到「味」,華夏地方戲自然各有千秋,否則特色從何而來?

六月十七晚,尖沙嘴文化中心大劇院,于魁智率京劇院一團演出「洛神」、「失街亭、空城計、斬馬謖」,舞臺上,身段、做手、台步、關目、功架、象徵、節奏、臉譜、服飾,式式俱備,絕對賞心悅目,眼睛非常享受,辭句亦富含文學色彩,足堪咀嚼,畢竟吾國詩騷以來三千年文豪纍纍。

至於唱腔,百分之百肯定,都是好聲音,所謂「中國好聲音」,而且是最佳的好聲音,只怕異乎尋常地遺憾,沒有「原汁原味」。

「原汁原味」真那麼重要嗎?以樂迷要求而言,相當重要,否則不如聽錄音錄影,現場當然是「原汁原味」的真功夫,然則,即使西方歌唱家在「會展」﹝會議展覽館之類﹞也一樣使用擴音器啊!對,那是一處非音樂會的地方。

不過,正如題目開宗明義說的,「中國戲曲欣賞新法:以目代耳」﹝用看替代聽﹞,中國人既愛講「聽戲」又愛講「看戲」,「聽」是「聽韻味」,「看」是「看戲味」,如今,看依舊,聽增強,有多強?每一位誠實的觀眾都可以感受到「雙倍」乃至於「三四倍」的強大聲浪,有些人甚至不客氣地「塞棉花」﹝一如樂器之加上弱音器﹞。

事已至此,筆者仍然不敢批評中國戲曲表演錯了,因為,一旦沒有「咪」,沒有擴音器,很多人大劇院大音樂廳固然無法唱,一般的劇院也差不多唱不下去──因為聽不見。

但是,明玉要慎重聲明,一位優秀的中國戲曲演唱家,只要場地適合,與外國美聲法歌唱家一樣,無論大小劇院,都能夠讓聽眾欣賞到「原汁原味」的歌唱藝術。

希望,優秀的中國戲曲家嘗試從小劇院開始,證明真正的功力,是不需要擴音的。

末了,終場時,臺上有一位──好在還有一位藝術家,沒有在掌聲中回敬拍手,他就是諸葛亮──于魁智先生。再一次向您致敬!讀者大概記得,去年也有一位沒有在掌聲中回敬拍手的藝術家──她。

高人指點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