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國六十六年」是如何被P走的?

糊塗戲班的「去國立」事件發生一年多之後,康文署今年為音樂事務處四十周年舉辦的展覽,有人發現剪報圖片上報眉的「民國」年份均被刪去,再次鬧出風波。康文署後來解釋純粹出於版面設計上的考慮並為之道歉。

於是我幻想到以下的情境:

* * *

平面設計師正在處理《華橋日報》剪報……

「唔要『華僑教育』四個字?哦……」

「突左個『六十六年』?咁你要cut走果個位係咁架喎……有西曆都睇得出份報紙幾時?哦,捽走佢囉。」

輪到《工商日報》……

「你想要邊篇啊?下面果篇?睇睇先…..嘩,佢散落四周我有排搞,逐格corp完又要砌翻埋…..咩話?要埋上面個日期?哦……」

「想見到星期三?唔放大得架,會爆格仔架…..咁移過D俾你囉。」

「我夠睇到又突左個『六十六年』啦…..咁你要星期三啊嘛,再過d啦咁。」

「喂,避唔到架喎,一係唔好要星期三靠右對齊就得…..哦,係都要星期三,咁執走佢囉。」

其實,不要貪那報眉,就不會惹人口實,下面的表達方法很失禮麼?

音樂事務統籌處1977年成立,獲《華僑日報》(1977年9月21日)報道

自討苦吃!

朱振威

香港中文大學現代語言及文化系首屆本科畢業生。畢業後一直飄泊於各式文化事業:從唱片公司數據庫主任到電台客席主持到男性雜誌編輯到中學教師不等。現為香港中文大學合唱團音樂總監兼指揮,同時擔任多家學校之敲擊導師及樂隊指揮。自中學起筆耕多年,樂評影評文化評論時裝鐘錶人物專訪一概寫過,作品散見於港台兩地媒體。與朱耀偉、陳英凱合著《文化研究60詞》。

More Posts - Website

高人指點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