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1》—盼你可以試給自己一次

作為男觀眾,幸好,看的是早上8點8超早場,戲院大概只有4,5成滿,左右兩旁的位置也是沒人,我可放心喊出黎。

我很懷疑《29+1》是否真的只是彭秀慧第一部長片作品,因為電影許多方面看來都相當成熟,尤其是敍事,堪稱上佳。醫院中林若君與父親的「對話」、蘭桂芳中成年林若君與男友的對話,更甚是林若君「變成黃天樂」一段(我直情聽到戲院有人問「咁即係點呀?」),一段比一段玩得精彩,港產片中罕見又大膽,挑戰觀眾智慧。我認為這份自信其一是緣於看過原創舞台劇的觀眾不少(有說這些年總計《29+1》8次rerun,有超過48000人次看過舞台劇。今時今日若果一部港產片可以有4萬人次入場,真係偷笑),看過的人相信對這些操作都熟悉了。其二當然是來自彭導演對於劇本的暸如指掌。

「廿到忟」的焦慮

看過電影版《29+1》,我有點抗拒把電影單純定義為「女人戲」,又或者是「女性電影」。電影有許多是以女性角度出發的橋段,例如林若君起床的大工程、女性對婚姻/另一半的想像,女性對於派帖或者職場的心聲等等。但其中好些林若君的焦慮,其實男女適用,不分性別。電影的時空是2005年,是舞台劇版首次公演的時間,而這個時空有趣之處,就是智能手機與社交網站尚未普及。當電影版來到了2017年的今天,我的第一感覺是那時的人幸福多了。林若君要出席朋友聚會,被人問到/提到結婚的問題;但今天,每日打開Facebook或Instagram,婚紗相、飲宴合照、大肚相、BB相,自我25歲以後, 就沒有一天停過,每天仿彿都在提你「要結婚喇!」

此外,林若君與朋友在的士對話一段,朋友說長大以後很難聊天,都不搭嘴,她卻認為十多年的友誼很難得。這種矛盾相信不論男女,由學校轉往職場以後,環境不同,面對見面的話題轉變下都會出現。《29+1》點出了「廿到忟」的各種不安,對婚姻、對友誼、對工作、對父母,甚至是對未來的焦慮。當青春不再時,我們還有甚麼可以虛耗?(娜姐無法再賣樣賣身材?欣宜無法再消費母親?)我們有甚麼去應對未來?

害怕失去?還是害怕面對自己?

後生是不是不喜歡解決問題?的士司機向林若君提出了疑問。林若君認為自己30歲以前的生活很好--雙親仍然健在,只是父親偶爾一,兩通電話很煩、一幫十多年的好姊妹,只是價值觀有些出入、一個相愛很久的男朋友,只是激情已經過去,有點平淡、一份很有前途的工作,只是老闆好chur,湊客好煩而已。林若君30歲以前的生活正如她在戲中多番提到,只有向前。可是,當她的父親去世以後,一切都改變,她發現自己不太喜歡這份工作、她發現這個男朋友不再喜歡自己,她發現,原來生命中她認為重要的,都離她而去。她,只有自己一個。

不解決問題,是因為我們以為我們無法承受後果。從前的林若君,可以呼朋喚友、可以加班到深夜,可以拍拖行街食飯;但現在她只能替黃天樂摺衫,打掃房間,然後閒著,自己一個,就算到處亂逛,眼淚都不其然流下。對比失去,其實更難受的是面對自己,面對自己的孤獨,面對自己的痛楚。林若君起初抗拒這種從心而發的感受,因為這使她看來懦弱、無用,難相處,直至她發現黃天樂生命正面對比她更大的難關,卻用截然不同的態度面對,才發現人生要怎麼過,其實可以選擇。《29+1》的這一段,或許殘酷,或許悲傷。但不是這樣,林若君又怎會正視自己的生命、又怎會懂得「30歲」只是個多餘的框框、又怎會知道黃天樂的可愛,又怎會知道生命的其他可能性。

再出發要往哪裡去?

好些人可能覺得結局不夠喉,到底林若君的未來是怎樣,似乎沒有太多交代。然而,我認為現在卻剛剛好--林若君可以選擇過得像黃天樂,與世無爭的過簡單生活;她也可以選擇活得像Elaine,將愛情拋諸腦後,創一番事業,到了第二個「土星週期」仍然活力十足,事事親力親為;而其實她也不必活得像誰,她不必再被社會的價值所束縛,只要過得開心就好。《29+1》拋出的問題是,當林若君為生命再作一次選擇的時候,你呢?你有否為你的生命作主?你要如何選擇怎麼活?

由零開始,就算是不得已,也盼你可以試給自己一次。

hangcheuk2003@yahoo.com.hk'

阿享

一個戒緊牛肉,但打邊爐仍然會忍唔住既耶青。

More Posts

高人指點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