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月與安生》-是命運還是選擇?

話說,感謝香港國際電影節,給我在戲院專心觀賞這部電影的機會。

《七月與安生》好睇,而且是超乎我想像的好睇。觀乎整部電影的處理,節奏掌控、鋪局、畫面、甚至配樂,演員演出等等,曾國祥都值得一座金像獎。當然,你可以說因為他的身份,受到了陳可辛與許多人物的幫忙及護蔭。之但係,難道《樹大招風》三位新晉導演又受杜琪峰和銀河映像的幫忙少嗎?

《七月與安生》之好睇,在於它突破了青春片格局。不單是爭仔,互相傷害,然後重遇、成長,被治愈。七月與安生,兩個截然不同的女生,而這種截然不同,亦解釋她們為何如此好。因為,當她倆在一起,衍生的「功效」就最大。我相信,大部份人都思考過,與你的朋友相處,你本人的定位是甚麼(如果你冇,但你有好多朋友嘅話,恭喜你,因為你有一班思考過嘅朋友)。假設,一幫朋友,有兩,三個都喜歡話事又不愛聽意見,一般都只有分開這個下場。所謂「功效」,就是大家都得到大家想要的,而過程中所受的痛苦和麻煩最少。而這個過程,需要思考,需要磨合,決定自己保留甚麼,放棄甚麼。這種友誼關係你可能說「好假」,「好計算」,但卻是真實到不能再真實。小時候的七月乖巧,安生精靈,都是「裝的」,但讓她倆都得到七月父母寵愛,這就是「功效」。

然而,不是甚麼也可以共享,男人就不能。家明的出現,令七月與安生的「功效」失去,維持友誼一定要有人放棄,安生選擇了放棄。然後,安生往北京生活,七月就繼續留在鎮江,兩人以明信片來往,對現在所過的生活有許多疑問,對未來有許多迷惘。她們都過著命中注定要過的人生,她們以為無法擺脫的命運-安生認定自己四海為家,七月則認定自己平平淡淡地過就是了。因為成長的不同,因為許多的誤會,七月與安生失去了對方,故事發展180度轉變,七月選擇遠走,而安生卻選擇安定下來,感受對方曾經過的生活。電影似乎拋出一個問題,到底人生應該怎樣過?再深入思考,人生,是命運早就命定?還是我們可以選擇?她們發現,其實她們不必過得像從前一樣,怎樣過不一定是命運使然,可以是自己的選擇。

我認為許鞍華說得對。當初金馬獎要頒雙影后予周冬雨及馬思純,評審主席許鞍華認為她們兩人缺一不可,是珠聯壁合,所以提出了雙影后的想法。我的感受是,兩位演出相當精彩(真係獎門人個句打和!),一個內歛,一個外放,是《風聲》的周迅與李冰冰以後,華語電影中看過最精彩的兩個女角對手演出。兩人在床上告白的一段,一句「我恨過你,但我也只有你」,輕舟已過萬重山。過去甚麼過錯,甚麼怨恨,都在身後。友情可以很假,很計算,但同時也可以如此真誠動人,這是理應並存,並不對立。

現在的結局,第三者角度看可能有點遺憾,但對她倆來說,或許是最好的結果。七月以為命運要她過得平淡,可是,她卻完成了安生年輕的心願;安生以為命運要她四海為家,可是,她卻過了七月的人生。我忽發奇想,若然沒有最後的「意外」,她倆會選擇這麼過嗎?但這個「意外」,豈不就是命運?那麼,到底是命運還是選擇?

安生表示,你還是別問我這麼哲學性的問題!

hangcheuk2003@yahoo.com.hk'

阿享

一個戒緊牛肉,但打邊爐仍然會忍唔住既耶青。

More Posts

高人指點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