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熱血遇上方麗娟

圖片來源:電影《新紥師妹》

圖片來源:電影《新紥師妹》

這個故事該從何說起?嗯… 時間回到那個混亂不堪的晚上,那一夜你響應了本土民主前線的號召,來到旺角捍衛夜市。

深夜時分,警方和示威者的衝突越演越烈,警方開始實施人群管制措施。只聽得幾聲慘叫,站在你前面的兩個黑衣男子,因為中了胡椒噴霧而跪在地上,面容扭曲,狀甚痛苦。

隨著紅色警告旗號展開後,有行動者向警員投擲雜物。叫罵爭執的聲音、警棍盾牌的交擊,建構了這一齣六國大封相。

是進還是退?正在猶豫不決之際,你發現一個妙齡女子倒在地上,她和前線的示威者只有幾步之遙。你不及細想,急忙衝上前扶起了那個女子,然後握著她的手直奔,離開了衝突現場。

她叫明慧。不知為何你竟然對這個素不相識的人很有好感。她主動握著你的手自我介紹,這個觸碰結實而有力。蓄著短髪的她,面容頗為俏麗,她有一雙靈慧的眼睛,內裏呈現出自信的神采。「多謝你救我,改天請你吃飯好嗎?哈哈!你可以叫我明慧。」她的鎮定和爽朗令你感到有點不知所措,你們匆匆交換了電話,然後離去。這是你們的初次邂逅。

經過幾次約會後,你們越來越欣賞對方,你們喜歡一樣的足球明星,不約而同都愛跑步和游泳。對,明慧是很有運動細胞的動態女子,她完成一場馬拉松的時間比起你還要快很多。你有時在想,就是因為這些相似的特質,令你們彼此互相吸引嗎? 如果拿掉了雙方的一致性,愛情的火花還會併發嗎?

「男朋友,你跑得太慢了,我可不喜歡比我弱的男人啊!」明慧略帶挑逗的聲音打斷了你的思考。她嫣然一笑,繼續向前奔跑,身影快得像出膛的子彈。你努力從後追趕,終於抓著了她的手,你把她帶到公園的長椅休息。「像不像那天的情景?這次我不會那麼輕易放手。對了,其實你為什麼喜歡我?」你輕摟著她的肩,溫柔地問她。明慧臉色緋紅,一時之間竟不知如何回答。

晚間時份,長椅旁的街燈,橘焰如虹,亮麗如畫,映在這對戀人身上,流露出浪漫的氣氛。過了片刻,她挨近你的耳邊,低聲說:「我喜歡你明明那麼弱,還要逞強保護我。」她用手指篤了篤你那不太結實的胸肌,然後古靈精怪地笑起來。你忍不住輕吻了她一下,心裏暗暗立誓,要和這個女人幸福地跑下去。

事情有點發展得太快?仔細想想,明慧其實是一個很神秘的女人。直到現在,她仍然沒有透露自己從事甚麼工作。你只知道她不能和自己去旅行,請超過五天的假期對她來說是一件艱難的事。她甚至不讓你送她回家,這是獨立的表現?還是她其實是一個富家女?不要緊吧,你們正在沐浴愛河,眼裏都有彼此的身影,這才是最重要的。

「張德江竟然還有臉來香港?警察安排過千人手布防,果然護主心切。」看著電話屏幕上的新聞,你義憤填胸地說。「警方也是作出適當的調動,畢竟是高官來訪嘛!我不喜歡討論政治,我們可不可以轉話題?」明慧的神色不太自在,她拉著你的手向宜家傢俬的門口行去。每次提起這些社會議題,她總會展現出厭惡的表情。你不想破壞今天的約會氣氛,於是改為討論甜品的優劣,你挖了一大匙綠茶味雪糕,送進明慧的嘴裏,務求以濃厚的日本風情溶化她的心。

「親愛的,水龍頭壞了。你可以找人修理嗎?」明慧一邊把玩著宜家傢私裏的虛擬水龍頭,一邊笑著發問。「可以,但是晚餐我們吃什麼?」沉迷在角色扮演的你迅速回應。「吃了你。」她的笑容很純潔,卻是回答得如此邪惡。她拖著你的手急奔,你們兩人化身成一架風馳電掣的列車,列車的終站是一張富有典雅氣息的黑胡桃色雙人床。她雙臂圈住你的脖子,俯下身來,問了你一個問題。「如果我有事隱瞞你,你會不會原諒我?」「一定會。」你答得十分誠懇和認真。在旁的中國大媽全程目擊這場纏綿的鬥爭,她終於忍不住乾咳了一聲。你和明慧對望一眼,隨即啞然失笑。

你按奈不住好奇心,那晚分別後,你沒有離開,靜悄悄地跟蹤明慧。原來她住在秀茂坪和康徑1號 。那幢建築物你五年前也曾經去過,那是一間警察宿舍。終於,不太高明的跟縱結果當然是被發現。「為什麼你一定要這麼執着?為甚麼要這麼早揭穿這個真相?」她竭斯底里,拳頭如微小雨點般捶在你的胸口上。她再強,也畢竟是一個女孩子。這幾個月你從沒有見過明慧哭,但此時她的悲慟卻是如此強烈。只見她雙眼泛紅,淚如雨下。而你不知道的是,一直以來,不是她沒有哭,只是不讓你知。

「不要緊。拍拖結婚是兩個人的事,對嗎?我們可以離開香港的…」你緊抱著明慧,如此安慰。但事實真的如此簡單嗎?你想起了因為示威而被拘捕的哥哥,想起了自己剛剛加入了熱血公民,更加想起了自己一直秉持的正義理念。在警察世家長大的人會明白這種理念嗎?你不知道。這刻時間就像凝結了一樣,因爲你和她都希望這是一個沒有終結的擁抱。不知過了多久,明慧的眼涙被晚風吹乾了,但內心的傷痛並沒有隨淚痕褪去。她推開了你,轉身離開,你沒有挽留。

「多謝你這幾個月的陪伴,記得我們曾經相愛過就好了。」這是明慧最後發給你的訊息。她那一晚是在執行職務嗎?雨傘革命的時候你們有碰過面嗎?你發現原來你對她並不是那麼熟悉,甚至懷疑這場戀愛是否真實存在過。人與人之間的相遇很奇妙,這刻你和她在這條跑道上惺惺相惜,下一秒便因為步伐的不一致而離別,更甚者是其實她從來跑的都是另一條跑道。

你經過多番查探,終於找到她上班的地點。再見她多一面就夠了。正當你在聚精會神地等待明慧的蹤影,你發現旁邊有一雙灼熱的眼神也在往警局方向望去。「妳也在等人?」你好奇一問,轉頭就看到她手中拿著一本陳雲所寫的《香港城邦論》。蓄著短髮的女孩輕鬆回答:「是的,在等我的前度。」你們不期然相視而笑,這是你和Kate的初次邂逅,這又是另一個故事的開端。

(作者補充: 大半年前寫落嘅故,而家個政治光譜已經唔同哂。再睇返已經一啲都唔奇幻。今時今日,向太都會為七警籌款,警黑相戀,已經係等閒事。大愛嘅嘢我真係識條鐵。難怪馬克吐溫話真實往往比小說還要離奇。)

lukchilung@lukchilung.com'

陸子瀧

政治太複雜,愛情太混亂。為了消除政治智障,促進浪漫主義,讓我們一起來研究這人生兩大課題。FB專頁: https://www.facebook.com/lukchilung/

More Posts

Follow Me:
Facebook

高人指點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