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只是個不缺糖果的孩子

cc photo by flickr user Philippe Put

cc photo by flickr user Philippe Put

「我只是個不缺糖果的孩子。」王菲的女兒在訪談中說。

中國人不是擅於教育的民族,「慈母出敗兒」嘛。中國人對於子女的感情需要,從來都沒有重視過。這不代表父母不疼愛子女,我思考了好幾年,究竟用錯方法去愛,應否繼續稱之為愛呢?身邊很多成熟懂事的朋友,工作唸書都頗有成就,偏偏安全感跟自信不成正比地低。世界可沒這麼多天才,大家的成功都是靠對自己的要求和把自己迫到半死換取回來的。

我也是其中一個,而當迫到自己臨近崩潰,我才知道我們心底都缺乏安全感,所以必須以許多許多成就彌補缺失。我不知道這是否好事,也不清楚是否每個人的成長都有缺失,又有多少人的缺失會反映於性格。

有一年我每晚都會做惡夢,大概兩三點左右,我就會夢見我媽媽刺耳的尖叫聲。不要以為我跟爸媽的關係很差,我們天天都有說有笑,只是偶爾談到過去時會重複在一個問題上爭執不斷。現在他們已經不會像以前般給我壓力,大概是買我怕。但多年前留下的結,真的有可能把它解開嗎?

「你最近情緒不好?說來聽聽。」我爸總愛問這個問題,而最後必定沒好結果。
「其實很多人跟我說過,你應該生活得很快樂才對。」他補一句。
我低下頭,不知道該說甚麼。那些誰覺得,即使我上幼稚園時會因為說錯話被呼巴掌不要緊,因為我不缺糖果。不,他們甚至不知道我上幼稚園時的事。
「他們甚麼都不知道。」我說。
「我唸心理學,我知道成長對一個人影響多大。我不是想諉過於人,但……」
我很清楚自己想說甚麼,卻說不出口,但我可受夠了一直以來爸媽的批判。
患情緒病五年,到現在他們還會怪責我「太軟弱」,彷彿我憑空想像所有陰影、所有擔憂、所有不快樂。
「我好像沒跟你說過?那時侯我不是每天做惡夢嗎?我每晚都夢到一個女人在尖叫,那是媽媽。那時候我才三四歲,不過說了句擔心婆婆會死,就被摑了幾巴,我還記得啊。你們還說我再亂說話要把我送到精神病院。」我想讓他知道這事留下的傷害,卻矛盾地故作輕鬆,想說服自己我己經解開那綁得死死的結。

此地無銀。

「其實很多人小時候都會被體罰,你覺得問題是?」他開玩笑般說,言下之意是「那是你問題。」

又回到了這句話:「不過是你太軟弱。」

「我小時候做錯事你也會用衣架打我啊,但這我完全沒上心。大概是因為被呼巴掌時我真的太小了。」我嘗試用一個客觀的角度分析。
「我哪有打過你。」他淡淡的說。
「對,沒有。我先睡了,晚安。」說畢就跑回房間跳到床上。

我很累,但在哭泣的人無法平靜心情入睡。
我不服氣,又跑到外面拋下一句:
「其實有很多事你也不知道。例如當年被人非禮也是一種陰影,但沒小時候的陰影的影響大。」
「甚麼?」他有點驚訝。
「我說非禮。」我輕鬆地說,這次可沒裝。在人生中大大小小的傷痕中這造成的傷害早被我遺忘。
他臉色一轉,似乎覺得這是天大的事情。

如果連非禮你也怕我受傷害,為何我坦白說童年陰影對我造成的影響更大,你不相信?
是不相信,還是不願意承認?

「心結一定要解開的。」料事如神的前輩看穿我的心。
一次又一次,原來的地方找不到解藥,我懷疑這是個死結。局外人也定必覺得,這個不缺糖果的孩子是身在福中不知福。

我有可能從其他地方找到欠缺的,補好心靈的破洞嗎?

或許我們在生命中的每段關係,都是為了替彼此包紮傷口。
我挽著旁邊的他,兩人互相訴說成長的缺失。
「不要緊,我們慢慢建立失去了的一切。」,他拍了拍我手背,「沒事的。」
「我想……如果將來有小孩,我一定會讓他有個愉快的童年。」
「成就呢?」他問。
「感情上沒有甚麼大缺失就足夠了。」這可是真心話。

我看著他笑了笑,不要緊的,上天派了你來替我彌補缺失。

silver

More Posts

Follow Me:
Facebook

高人指點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