吟沉雜崩冷-公共空間情理錯置:以廟宇及公共圖書館為例

cc photo by flickr user Edwin Lee

cc photo by flickr user Edwin Lee

日前睇到篇文。最尾兩段重申圖書館嘅基本功能:

然而,現存的捷克圖書館並不甘於作為歷史遺留的怪癖傳世,它們儘可能地保持活躍及與民眾生活的聯繫。圖書館是選舉時的投票所、是當地居民的集會場地,館方也會組織閱讀俱樂部與藝術展覽、提供計算機教學課程,並且在日間接待成群來訪的學童與退休人士。 不過,根據蓋茨基金會的調查,這些圖書館的主要工作還是提供92%的捷克人仍希望他們繼續下去的服務:借書給大家看。

 

畀得你投票集會之類,都唔係老奉㗎,佢包容埋咋。廟宇尤甚。就算有議事、教育呢啲「意想不到嘅公共空間使用體驗」,佢都有佢嘅背景。中式廟宇嘅情況,可以係:占卜問杯可以視為傳統決策、排難解紛嘅方法;教育子弟成才,光耀內附宗祠嘅神主牌主人(祖先)嘅門楣;教育關文昌事……諸如此類。佢首先係宗教場所。廟宇服務嘅首先係教徒,比起公共圖書館嘅對像基礎(公眾)仲要細;有衝突就仲加難包容。話時話,我唔知道HKPL何解會咁PK稱呼我哋做「顧客」。叫「用戶」,起碼我都明因為齋睇唔借先至唔使登記吖。喺呢個情況,我絕對唔介意「用戶」背後嗰一絲嘅官僚味。

bull@sword.com'

牛刀

More Posts

Follow Me:
Facebook

高人指點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