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人嘅玻璃心

圖片來源:fb

圖片來源:fb

喺玻璃心嘅國度,故事情節發生一次千都唔會有變:

1. 網上有人開地圖炮鬧人
2. 網民 cap 圖,群起而攻之
3. 繼而變成罵戰,繞樑三日

所謂玻璃心,就係遇到雞毛鴨蒜嘅小事就已經感到深受傷害,大驚小怪。香港人成日話中國人有一顆玻璃心,其實香港人都有。有個博客去到某日本酒巴,做錯幾件小事,本身一句 so99ry 就可以解決。洗乜搞到滿城風雨,全城聲討呢?

店主喺一個得一千人 like 嘅 page 度,呻下工作上遇到嘅委屈,相信絕對冇預料到會俾人瘋傳。瘋傳嘅係啲咩人?好似都係香港人居多。一個本身只係呻下牢騷嘅 post,變成公審殿堂,咁樣對「控方」同「辯方」都唔公平。例如,「劍心」未回應事件之前,好多人話唔應該只信店主片面之辭;又例如, Taku Ryū 就寫咗一大篇文質疑店主點解咁小事都要開名,係咪右翼法西斯歧視中國人。我一年之前有篇技術文章講公審 (《禁絕網絡「公審」,即係網上監控》[1]),應該足以回應佢哋提出嘅問題。

今次嘅事件,我覺得最感慨嘅係,點解香港人攻擊香港人會如此不遺餘力。我先唔講「護短」嘅問題,我先假設世上人人平等。但事實係咪咁呢?假設,有個韓國人去到日本有無禮嘅行為,我哋會唔會咁樣公審佢?懶得理啦係咪。 就算有中國(大陸)人去到日本發生咁嘅事,我哋都覺得司空見慣,鬧兩句就算,懶得理咁多。

所以香港人真係攻擊香港人先至會咁出力。就算係有大陸人嚟香港隨街痾屎,都會有一半香港人話係個別例子,叫你包容下佢哋。但係,如果係香港人犯錯,就只要有某個日本人店主唔太高興,喺一個人流極小嘅專頁度呻兩句,就會變成驚天動地嘅新聞。

香港人都有玻璃心,俾人鬧兩句就崩潰喇。

當然,每個民族處理碎玻璃嘅方法都唔同。有啲人就即刻鬧返對方轉頭,有啲人就會否認問題,而有啲人就會站在對方站場去鬧自己人。後者或者係某種「斯德哥爾摩症候群」 (stockholm syndrome)。據講,受殖民嘅民族,成日都覺得自己比唔上其他人,有時甚至站在殖民者嘅立場去壓迫自己嘅民族。唔好同我講咩「愛之深,責之切」。我好肯定 99.999% 鬧「劍心」嘅人,想睇佢仆街多過愛佢。

可能香港人真係好驚俾人睇唔起,所以先咁多唔關事嘅人,急住要向人道歉。玻璃心都有好多種體現嘅方式,唔一定係好似大陸網民咁屌返你轉頭。

我唔知香港人比起其他地方嘅人係咪無禮貌,不過我知道,如果將民族嘅認同,建設喺「邊個比較有禮貌」呢種優越感上面,咁只不過係「見高拜,見低踩」,絕對無助於建立真正嘅自我認同。

我哋一方面唔接受香港人作為客人得罪日本店主,但另一方面卻繼續對香港本土服務行業嘅人呼呼喝喝,一啲都唔尊重,咁樣算得上係咩「民族質素」?從來冇一個民族,係對外人好過對自己人架。所以香港人如果一直都係咁,根本就冇條件成為一個民族。

所以本土派講咩「香港民族」,我呸,民你老母呀民。我去到外國,人哋問到,我都唔會否認自己係中國人架。起碼中國人都唔會對中國人特別差,就算去到人哋地方隨街痾屎,都死都唔會話自己做錯。哈哈,係痾咗呀,吹咩?啲洋鬼子去到老蘭飲醉酒隨街痾尿都係咁啦。民族嘅自我認同,從來都只有「自信」,邊有咩客觀嘅「質素」可言。
——
[1]: http://beta.words.hk/faiman/view/3/

散彈一號

全職文字工作者、應用哲學家。對「邏輯一致性」、「系統複雜度」之類的偏門學問獨有心得。在美利堅合眾帝國邪惡資本主義集團的領導下,嘗試改變世界。

More Posts

高人指點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