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人《樂聚.管樂》邀陳思捷彈藍色狂想曲

2016-nationrevolution-cut

香港彈丸之地,一直臥虎藏龍,舊時碩彥耆宿固然不少,今世靚苗俊秀則更繽紛,單只音樂,除了政府億元資金的樂團,愛樂人自組的亦相當不錯,本欄曾介紹的「節慶樂團」即其一,偶然因緣下,又欣賞了《樂聚.管樂》。據悉,還有本土「馬勒樂團」,暫時無緣。

十一月五日,沙田大會堂,成立於 2008的她舉行週年音樂會──「民族‧ 革命」,仿傚發黃羊皮紙的薄薄場刊,並未特別說明,明玉無意猜測是否與「此地時局」有關,雖然確是「敏感詞」,但銅鑼灣維多利亞公園旁的中央圖書館主辦「孫中山150週年誕辰紀念」展覽和講座似乎真的很巧──爭取民族獨立,革命打倒專制。

音樂總監及指揮葉俊傑是興奮抑或緊張,不得而知,從頭到尾有點上氣不接下氣地急促。七十位左右的木管、銅管、敲擊樂手,先聲奪人地響起「在這遼闊的大地」,是Steven Bryant獻予密西根大學樂團的阿爾卑斯印象;David Maslanka「今日賜給我們」,靈感來自越南僧人釋一行,醒悟認知現實云云;Julie Giroux「日本風情第四交響曲」第四樂章,描述「風雷神門」,太鼓與定音鼓帶動樂團轟隆隆,女樂手主奏;John Barnes Chance 1932-1972,為駐韓美軍樂團敲擊手,這首「韓國民謠變奏曲」曾經獲獎,屬管樂標準曲;Today is The Gift,Samuel R. Hazo 2005作品,背景是美國黑人Rosa Parks拒絕讓座,已成民權故事經典;Arturo Marquez第二舞曲首演於1994墨西哥市,得自作曲家和一畫家一舞蹈家旅途的收穫,主題抒情,舞曲節奏。

下半場嘉賓青年鋼琴家陳思捷,在第二舞曲時坐於舞台左後方彈鋼琴部份,可惜百人樂團擋住,出不來!現在,鋼琴放置正中央,整塊面板移去,讓George Gershwin地道的美利堅音樂Rhapsody in Blue盡情揮灑,又稱黑簫的單簧管,慢條斯理吹起主題,然後其他樂器悠揚加入,思捷輕觸琴鍵,無論快板慢板,技巧自如,頗有彈協奏曲的風度,無奈樂團實在太巨型,往往難以突圍,美中不足。

柴可夫斯基1812序曲,曾有使用真正砲聲演出的紀錄,如今「百人樂團」,聲勢可想而知。一開始,低音大號、長笛、單簧管、雙簧管陸續吹奏,味道不錯,抒情主題一度太響,忽然,音樂廳前面左右包廂,分別站立十個伸縮喇叭手和低音大號手,毫無疑問,「大砲」來了,俄軍大敗法軍,勝利結束!觀眾要求之下,加奏耳熟能詳的動聽小曲,最後一首,教觀眾適時么喝,皆大歡喜。

《樂聚.管樂》場刊稱:為不同背景樂手提供平台,讓愛樂人聚首,愉快地合奏管樂,2009 年與新加坡理工高中管樂團交流,並於「香港管樂繽紛 2009」、「香港國際管樂繽紛 2011」及「香港國際管樂繽紛 2013」演出。 2011 、2015週年音樂會,先後邀請「十一分音符手鈴隊」、「爵士芭蕾舞學院」合作,帶來多元、耳目一新的節目。

的確,管樂是一種非常好的音樂媒介,進行曲式軍樂尤其精神抖抖,青少年百聽不厭。《樂聚.管樂》構想美妙,但必須能持續。以當晚演出來說,「百人樂團」確實達到最多最大的登台機會,但細心、細緻、細膩、細密、細水長流,則遠遠不足。其實,不妨考慮一下「大中小」,「百人樂團」優秀保留,小組合奏,木管銅管的分與合,總之,組合要變化,讓團員有競爭有仿傚。

演奏新作品,值得肯定,聽得開心雀躍,餘音裊裊也很要緊。

(編按:找來上年他們的演出)

高人指點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