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拓敲擊樂獨奏專業的亞洲第一人】李飈 – 鼓王群英會XXI

10月28日,香港文化中心音樂廳,成立四十週年的香港中樂團,推出「鼓王群英會XX1」,上半場邀請李飈與其樂團演出,曲目是:七海揚帆、韋華第D大調協奏曲、塔克拉瑪干、巴赫意大利協奏曲、皮亞蘇拉探戈組曲﹝天使之死-鯊魚-自由探戈﹞;下半場加入香港中樂團,包括木琴協奏曲﹝四支繁拍──絨毛的舞蹈、小露西、樂宴、三連音舞蹈﹞,世紀之舞交響詩,鼓樂澎湃。兩個半小時,打得不亦樂乎。

李飈,生於南京,1982「北京中央音樂學院附中」習打擊樂,1988畢業,送莫斯科柴可夫斯基國立音樂學院,1995獲德國獎學金,跟隨慕尼黑國立音樂學院Peter Sadlo,完成擊樂大師文憑。憑藉優秀資歷,成為「亞洲打擊樂第一人」、「打擊樂魔術師」,去年「李飈打擊樂團」十週年,簽約SONY,製作「十年精彩」經典。

上半場,舞台正中,卡林巴琴、顫音琴、馬林巴琴、鐘片琴,左右前後是幾組擊樂,中西大小鼓、鑼拔,以及其他稀有樂器。七海揚帆,海水聲沙沙微響,來自一圓盤,作曲家鮑爾亦團員,這四件「木琴」﹝也有金屬片的﹞,聲音討好,節奏和旋律很強,共鳴振幅甚至偶爾刺耳,平靜的旋律,狂放的節奏,奏的聽的同樣興奮,然後風浪息止。
韋華第音樂輕巧無比,創作似乎不費力,改編為「木琴」演奏,二手四棍齊打,跳躍爽脆,第二樂章用低音大提琴的弓豎直拉鋸鋼片邊沿,「給聽眾新鮮的敲擊音響效果」﹝場刊語﹞,似是而非,一來中國幾乎失傳的「鋸片琴」﹝形似鋸子,鋸片可以任意彎屈,造出千變萬化優美以至詭異聲音﹞,二來用弓拉奏是弦樂方式,而非敲奏。

第三支的「塔克」「瑪干」二詞意皆「廢墟」,樂曲造出「寂靜、空無、沙暴」氣氛,作曲P. Jungk亦團員,原為二人曲子,改編成大合奏,掌聲最久,可惜李飈回拍,另二人亦跟隨。巴赫改編曲,音效不錯,凡是輕鬆愉快、節奏強烈的大概都適用「木琴組」吧。此時,有人拿咪給李飈,告訴大家恩師Peter Sadlo剛逝世,獨奏了一首有宗教味的悼曲,然後退步鞠躬。
三支探戈不大阿根廷,西方古典出身的皮亞蘇拉,返回本土靈魂,顯示出幾乎所有藝術文化都必須接通傳統,紀錄片「馬友友絲路合奏」主題亦如此。

木琴協奏「繁拍」,把二十世紀之際流行的類爵士節奏,玩的相當痛快,但看過聽過原裝的感覺還是差一點,不過,「跨界」無妨。「世紀之舞」,四年前,「李飈指揮柏林愛樂敲擊組及北京樂團於國家大劇院演出」,同年「香港中樂團委編『國樂版』」,其後,各地不斷演出,熱鬧澎湃而富旋律,可謂十彩繽紛,手掌大小的「非洲拇指琴」參與獨奏。

終曲「鼓樂澎湃」,由駐團指揮周熙杰創作,他要求觀眾、演奏家與樂團互動演出,示範何時加入,人人事先拿到一小鼓﹝此事行之多年﹞,果然,「香港鼓樂節」的觀眾十分合作,賓主盡歡。

敲擊如血液脈搏
一二十年來,香港學校課外活動,興起打鼓,一套「查查」「鑼鼓」,讓青少年盡情發展潛力,這種猶如血液脈搏跳動的原始音樂,比起需要調音的樂器,容易上手,應該大大推廣。
該晚何以入座率如此低?藝術總監閻惠昌已將中樂團邁向國際,推廣經理要下功夫啊。

Percussionist Peter Sadlo 1942- 2016
“Rhythm belongs to the most primordial form, musical expression. Animated by heart and heart beat, our ancestors where instinctively lead to transform this basic rhythm acoustically and integrate it into their patterns of life. Today, at the beginning of a new millenium, rhythmic and rhythm claim a fundamental importance in human awareness, placed well before melody and harmony

高人指點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