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來無恙

-機會不是常有,若再有第二次,請務必要捉緊。

cc photo by flickr user PROJosie Liao

cc photo by flickr user PROJosie Liao

這天是母校的開放日。
其實自從數年前畢業後,男孩子每年都會在這個日子回去,也許是因尚未踏入社會工作,大家對從前簡單的校園生活還是有著很深的感情,所以一眾舊同學都仍然喜歡回校一聚。
七彩繽紛的彩旗、純白的校服、偌大的籃球場、你追我逐的身影……每回看見,男孩子均總會回味著從前的青蔥歲月。
除了聚舊,男孩子其實還抱著碰運氣的心態。
「Kenny,很久不見啦!」阿Mo熱情地對男孩子打招呼。
從前阿Mo跟男孩子是形影不離的好兄弟,所以彼此都知道很多對方不為人知的秘密。
寒喧過後,阿Mo忽然問起:「今年還是不見她來嗎?」
「嗯,暫時還未見。」
「其實都這麼多年了,你還未放下她嗎?」
「但一不小心,總記起你。」男孩子忽然唱起句歌詞來。
「你還是不改你的調皮性格啊!」阿Mo報以白眼。
「哈,你又不是第一天認識我。」男孩子刻意浮誇地笑著。
突然有一顆籃球滾到了男孩子腳下。
「這球是我的,麻煩你!」有一個看上去跟自己年紀相約的男孩站在籃球場中揮揮手。男孩子笑了笑地把球拋回給他。
男孩子留意到另一邊的籃球場上正在進行每年開放日的重頭戲——「師生籃球比賽」。
驀然,他瞥見籃球場邊的長椅上有一熟悉的背影。
男孩子揉了揉眼睛,確認自己是清醒和沒有認錯後,內心頓時怦怦亂跳。
他按捺著內心的激動,慢慢步向那邊。
「哈囉。」男孩子生硬地對著女孩子和坐在她旁邊的男孩打招呼。那個男孩他也認識的,以前是排球隊的隊友,叫Hugo。
「喂,原來你也來了嗎?」Hugo說。
「對啊,剛剛才看見你們。介意我坐下嗎?」男孩子示意Hugo旁邊的空位。
男孩子坐下後,女孩子便禮貌地說:「很久不見了。」
「對啊,很久不見了。」男孩子生硬地回應。
其實,我們不是很久不見。
*******************************************
男孩子的住處跟女孩子的住處,只是街頭和街尾的分別。
雖說只是一段說長不長、說短不短的距離,但要碰上也絕不容易。
偏偏,就在這次重逢的一年前,男孩子有好幾次都曾經在女孩子住處樓下的巴士站遇見過她。
每次都是男孩子上車,女孩子下車。
其實男孩子不是沒有想過上前相認,只是每次當他看見女孩子旁都站著數個男性同學時,他就卻步了。
而且,他不曉得,女孩子至今有否原諒了他。
人越大,就越是缺乏年輕時懵懂莽撞的勇氣。
男孩子害怕女孩子會裝作不認識他,更害怕從此女孩子都會避開他。
那刻,男孩子覺得只要能夠像這樣遠遠地觀看著她,也就足夠了。
是故,對於女孩子來說,現在這一刻,才是他們畢業後的首次重逢。
**************************************
「你最近幾好嗎?」除了這句,男孩子實在想不到還有甚麼說話。
「幾好呀。」
男孩子當然知道女孩子過得好。
他曾經以為,有些人一旦離開了自己的生活軌跡,自己便再也不會想起他/她。
但原來不是。
這些年來,他偶爾還是會聽到關於女孩子的消息。
每次聽到,他總是不期然地勾起腦海深處的記憶。
但他無法找她。因為自從那件事之後,他跟女孩子就已斷絕來往了。
***************************************
當年,男孩子跟女孩子坐到了一起。
男孩子是個外向熱情的男孩,因此他常常主動跟女孩子搭訕。
起初態度有點冷淡的女孩子,其實只是比較慢熱一點,所以她也很快就跟男孩子混熟。
也許是大家都比較年輕,即使聽到了許多流言蜚語,他們也依舊旁若無人,過著兩小無猜的日子。
他們常常互相在對方的課本上畫畫,又會互相分享小食,在旁人眼中就像是一對熱戀中的小情侶。
他們從來都沒有說明大家的關係和身份,只要對方沒有要改變他們之間的距離,兩人也就樂得維持這種曖昧不清的關係。
但也許是他們都比較年輕,在下一學年開始後,因著兩人都不同班的緣故,男孩子漸漸不再找女孩子了。
女孩子以為男孩子只不過是比較懶,又或是暫時跟新朋友玩得比較熟絡一點,所以才忽略了她,故此她甘願當主動的一方。
每逢小息或午膳時間,女孩子都總會過去鄰班找男孩子。
有一段短時間,他們的確回到像從前一樣,形影不離。
但慢慢地,男孩子又再疏遠了。
女孩子不明所以,依舊時常纏著男孩子。
直至有天,男孩子在樓梯上轉身,對著最近時常跟著他尾的女孩子說:「你不要再跟著我了。」
從此,女孩子跟男孩子就形同陌路人。
畢業後,男孩子跟女孩子失去了聯絡。因為男孩子從來都沒有問過女孩子要電話號碼或是電郵地址等聯絡方法。
******************************************
本來這是一段埋藏在心房最角落的位置的回憶,現在因再次見著女孩子而一一湧現。
當年男孩子因著別人的閒言閒語,加上年少輕狂的緣故,無心地傷害了女孩子。
其實他不是沒有想過重修舊好。
只是礙於所謂的「面子」,他無法放下身段,主動向女孩子道歉。
男人就是這樣,總是抱著不知所謂的「大男人主義」。
但男孩子決定,這一次要當一次真正的「男人」了。
他其實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想怎樣,但他很清楚,假如這次也錯過了,可能他跟女孩子就再也不會有機會做回朋友了。
男孩子一直跟女孩子及她的舊同學瞎聊,幸好他當年跟這幾個同學交情不錯,也算是有胡混下去的理由。
但他的視線從沒有離開過女孩子。
縱使男孩子一直待在女孩子附近,但他就是找不到事情來打開話匣子。女孩子也彷似沒有話要跟他說似的。一股尷尬的氣氛就在他們之間裂開。
這天的活動快要完結時,Hugo突然了掏出相機,提議大家一起拍張照。
男孩子心想,總算有機會為今天留下記錄了。
女孩子卻忽然要求跟他單獨拍一張。
男孩子心房顫動了一下。
他沒想過,女孩子竟會把他心中的想法說了出來。
難得女孩子如此大膽,男孩子覺得自己不能夠再畏首畏尾。
「我可以搭著你的肩膀嗎?」
「可以呀!」女孩子的笑容令男孩子感到十分窩心。
於是,男孩子儘量露出他最自然的笑容,拍下這張他已想拍多年的合照。
本來陰鬱鬱的天空,也突然放起晴來。

拍完照後,趁著尚有些時間,大家便繼續站在籃球場上閒聊。
夕陽無限好,籃球場上一地都是他們的剪影。
只是近黃昏,男孩子用盡了所有的藉口,以期能與女孩子留待到最後。唯時間就如在草原上奔跑的小孩,容不得他抓緊。
告別那刻,男孩子本想開口邀女孩子獨處一會兒,但礙於旁人太多,他只好把到了口邊的說話硬生生地吞回。
他在心裡痛罵著自己的「大男人」。

翌日,男孩子就立刻找了Hugo。
說是想取回相片留底,實情是欲借機會打探關於女孩子的消息。
據他所說,女孩子本來有一男友,但剛在前幾天就分手了。現在女孩應是處於單身狀態。
回家後,男孩子看著電腦屏幕上的照片,一切舊事通通湧現在眼前。
男孩子心裡清楚,其實他一直對女孩子念念不忘。
畢竟,她是男孩子第一個有感覺的女生。
當年的感覺是否喜歡,他不清楚,也不能考究,因為畢竟已事過境遷。
但現在呢?
既然上天讓他們在這時再次相見,或許是上天都覺得他值得擁有第二次機會?
男孩子不曉得女孩子的心意,但卻絕對清楚自己的心意。
機會不是常有,此刻錯過了,可能他倆便會再次無法相見了。
男孩子提起電話,望著屏幕上的名字和電話號碼,他的手指在「撥出」按扭上停住了。
或許,先用文字會較好吧?
結果他就發了個短訊給女孩子。
就在男孩子忐忑不安,猜想著女孩子會否回覆時,電話突然響了「嗶」的一聲。
男孩子笑了。

wai@nok.com'

唯諾

九十後,大學生,中文教育系,多愁善感的雙魚座。沒有得過甚麼文學獎,但就是喜歡寫寫寫。努力學習著成為一個更好的人。

More Posts

Follow Me:
Facebook

高人指點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