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46的冬天

cc photo by flickr user skyseeker

cc photo by flickr user skyseeker

老黃從《御。柯房宮。豪門》嘅豪華大堂帶住疲倦不堪身驅離開,接更嘅新同事黎唔切向老黃道別,因為另一位狗眼看人低嘅住客用粗鄙嘅語言係到咒罵坐係接任處員工。

「媽的!我現在就要進去!叫你們的經理來見我!」客人無視會所規則,堅持要入去已經關門嘅游泳池。

老黃知道呢位新黎嘅女同事,好快又會被呢位麻煩嘅客人屌到眼濕濕,因為老黃已經唔係睇第一次見到呢件事發生,但老黃知道自己已經放工,留係到亦幫唔到手,頭也不回推開大門離開。

下午6點。

因為已經冬天,陽光離開得特別快,但天氣仍然有點悶熱。每到冬天,老黃都特別有感覺,因為記憶中兒時嘅11月,已經要著長袖衫,但依家嘅冬天似乎越來越珍貴。
游冬泳,對現代人唔再係咩考驗。

這座豪宅落成已經第三個年頭,老黃每日都見盡唔同嘅人出出入入。
最令佢驚訝嘅,唔係咩大人物出現,反而係一啲低下層捱到死去活來,只為入住個間只有30呎棺材房。

「喂,老黃放工呀!?」馬先生友善咁向老黃問好,馬先生正正就係住個間30呎棺材房嘅租客。

老黃時不時都暗暗取笑佢,因為老黃隔離街唐樓間劏房,就係同馬先生使用同一個高科技設計嘅棺材房,除咗自己個間係華強北路出產之外,最重要嘅係呎租價錢比佢馬先生間豪宅平成超過一半。

老黃係屋企樓下買咗一磚營養糕就返上樓,行咗八層,推開門就見到一座座熟悉嘅銀白色棺材。

每座棺材直立係單位入面,之間無任何空間,雖然大家係咁「親密」但完全唔「熟悉」。因為每座棺材都係獨立,食訓屙都係棺材入面解決哂,唯一有機會見到自己鄰居嘅時間,恐怕只有一齊出門口返工個陣。

「無所謂啦。」老黃早就習慣咗呢種生活模式,「無所謂」已經變成唯一支持佢生活落去原則。

「太在意,你又得唔到,到頭來咪又係搞到自己唔開心。」

老黃入咗係自己間棺材到,咬住個舊充滿住化學味精嘅營養糕,睇住網絡上嘅美食節目令到自己食起上黎有多一種滋味。

老黃好學,臨訓前都會睇書,但棺材空間有限,睇完一本就要馬上拎去同人交換。用紙做嘅書,已經買少見少。

即使老黃幾想睇落去,但十二小時嘅工作早就搾乾大部份精力,睇過幾頁「夢的解釋」後,老黃就著上處理大小二便嘅「衛生褲」同埋可以令到人可以快速補充精神嘅「精神眼罩」後,好快老黃嘅夢鄉,又再出現個陣入大學嘅情境。

「我叫黃俊傑,我目標係做一個心理學家。」年青嘅老黃坐係空無一人嘅教室入面

「嗯,做心理學家搵唔到錢架啵。」滿頭白髮嘅教授,除低左佢副老花眼鏡再講:「以你嘅學歷,你絕對有機會考入隔離銷售學系,你真係甘心?」

「係!因為我認為……」

………

「咇咇咇咇咇。」棺材入面嘅鐘嚮起,老黃醒了。

今日嘅早上,有點與別不同,當老黃推開自己嘅棺材大門,發現呢條狹窄嘅走廁盡頭,有幾位租客圍住其中一座棺材討論。

「唉,要死唔好死係到丫。」
「一陣個痴線包租公見到又發癲。」
「喂,咁點丫,報警啦,一陣條屍會臭架啵。」

「無所謂啦。」老黃已經唔係第一次見到有人係棺材入面自殺。老黃有時仲會講笑話:「棺材本來就係放死人架啦。」
可笑嘅係,聽到嘅人都覺得合理而唔覺得荒謬,仲笑埋一份,唯獨老黃自己唔笑。

人情冷暖,暴躁業主終於黎到,大家都各自散開,老黃離開時聽到業主一邊咒罵用一邊腳踢已經死去嘅租客。

「無所謂啦。」

老黃返到豪宅繼續返工,尋日比人話到狗血淋頭嘅新人,當晚就被炒,只因為女同事向粗暴嘅租客講道理,而唔肯比特權個位客人。

「個個係XX公司上市主席,同某代表個仔黎架啦。」

老黃當然知道,否則點會馬上就走。

可惜風暴並未因為新人被炒而停落黎,成個物業管理部門都因為呢個次事件已經被人內部審查。

「痴線嘅咩!?規矩又係佢地定嘅,依家唔鍾意又搵我地黎開刀!」一位年青嘅同事,對呢種「人治」管理,感到好唔公平。

「無所謂啦。」老黃繼續講:「邊個有權力,邊個就話事,要怪就怪個個女仔入世未深。」

「依家累街坊呀!!」似乎令到呢位同事憤怒嘅並非唔公平。

世事就係咁奇妙,平時一啲基本要求,入紙幾個月都無人回應,一旦因關係到權貴,上層工作效率就變得神速,唔使一個上午,人事部經理就過咗黎。

「關公子呢件事,上層好注視,高層開完會之後有個新決定,就係想精簡人手,再重新訓練,令到我地部門效率更高。」

老黃知道,今次只係一次莫須有嘅罪名,只係借刀殺人,而老黃更加清楚,自己一定會成為目標之一。

「無所謂啦。」係,老黃仍然用住呢句黎提醒自己,太在意只會令到自己唔開心。

下午5點,太陽又係好早走左,奇怪嘅係,今日竟然變得涼快。

老黃今日無去個間賣營養糕嘅鋪頭,佢行左去一間老舊嘅五金鋪,買咗一大支火水。

上咗自己大廈天台,點起佢咗好耐都無食過香煙。徐徐呼出煙圈,佢再次回憶起自己當同教授講嘅說話:

「我認為人生嘅意義,並不貴在搵幾多錢,而係在於自己可唔可以忠誠咁去面對自己人生!我想成為心理學家,係因為我好想令到呢個充滿住悲哀嘅城市,有多一點活力,令到平民可以係痛苦之中,仲可以搵到少少生存目標。」

「窮困,係一件好痛苦嘅事,你真係無所謂?」教授行到年青嘅老黃面前。

「無所謂啦!

 

 

因為習慣咗,就唔覺架啦。」

紅光於漆黑中燃燒著,灰燼嘅餘溫散落四周,血同脂肪受到高溫而產生聲響,聽唔到任何淒厲慘叫。

城市中太多叫喊聲,大家都習慣咗,唔覺啦。

blow@king.com'

吹水皇

港豬廢青一名。 只想吃喝玩樂不勞而獲 不求踏實地但求公屋有期。

More Posts

Follow Me:
Facebook

高人指點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