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室樂團愛爾蘭之魂 叫好不叫座

「『愛爾蘭』一詞在凱爾特傳統向稱為Éire,意思是『豐饒之地』;古拉丁語是Hibernia﹝海伯尼亞﹞,意即『寒冬』。慕蕾‧奈斯比在古典樂與愛爾蘭民族音樂兩方面同樣精通,游刃自如。本來全無交集的凱爾特天地與古典音樂世界因她而相匯……」﹝場刊扉頁﹞

愛爾蘭魂 純樸崇高

香港城市室樂團9月20、21日於大會堂演出「愛爾蘭之魂」﹝海報此題之上是美術字HIBERNIA﹞,旨趣純樸崇高,吾友林「大隱」來電「買左未」,二十號如約赴會,可惜席次疏落,四成左右。

上下半場各以「奧卡洛蘭」第一二組曲開始,然後依次「小鈴鐺仙子組曲」「在靜夜裏 常常… 」「大雨飛揚組曲」「從海上來」「入侵組曲」;「海伯尼亞」「拉格倫路」「凱爾特女子組曲」「沒有黑夜」「仙瀾杜河」「黃昏、黑夜、黎明」,其中,有些歌耳熟。

聞歌起舞與正襟危坐

愛爾蘭傳統音樂充滿活力,偶爾憂傷,舞蹈性極強,使人聞歌起舞,一如大多數民族音樂,起舞之際,擊掌自然而然,不過,今晚這三四成捧場稀有知音,非常保守,正襟危坐,一副欣賞古典音樂的態度,掌聲亦一般。

「大隱」則投入得很,除拍手外,更woo起來,直到下半場才逐漸有人加入woo;上半場曾出台跳舞的約十位女孩,中場休息時,在大堂一角繼續,圍觀者再度過了一陣癮。

「凱爾特洋紫荊愛爾蘭舞蹈團」三年前成立,取名三面兼顧,贏得本年愛爾蘭錦標賽亞軍。男舞者S.Scariff踢躂爽脆,男高音S.Morgan 抒情自然,慕蕾弟弟Karl玩多種樂器兼作曲,Colm O Foghlu音樂總監,客席指揮、編曲C.Craker造就了這次愉快的演出。

音樂的兩種型態

Celtic Womans大陸翻譯「凱爾特女子」,臺灣譯成「天使女伶」,一寫實一高雅,Máiréad Nesbitt曾應邀與五位愛爾蘭歌手巡迴世界多次,風靡知音。末尾數曲,聽眾進入狀態,越來越多擊掌和連連woo woo,最後幾乎全場擊掌。「大隱」稱,音樂有兩種型態,一為安靜欣賞,一為噪熱加入,一有距離,一無間隔。尖沙嘴文化中心音樂廳曾有非洲、拉丁美洲音樂,上上下下起身扭腰,甚至逾百人上台集體猛搖狂擺,與古典音樂大異其趣,這有點「鹹魚青菜」「鮑蔘翅肚」,各有所好,無須勉強。

Celt Art與愛爾蘭

凱爾特人,公元前2000年活動於中歐,Celt Art聞名於世。
愛爾蘭屬於歐盟會員國,首都Dublin都柏林,可謂文化之都,出過不少諾貝爾獎人物和詩人、劇作家,自與Celt Art息息相關。北愛爾蘭只有愛爾蘭島的六分之一,首府是貝爾法斯特,屬大英王國一部份。由於族群、宗教、文化、生活的種種差異,一度成為新聞焦點的「愛爾蘭共和軍」,早已從大氣電波消失,因為差不多二十年前達成停火協議。

體育場「文化」

人類社會和平極之不易,智慧超越的人想出「運動比賽」,兩隊足球員各憑技術,當然勝過青筋暴現、劍拔弩張、烽煙四起、屍骸遍地;奧林匹克運動會原意甚佳,可惜極權政府傾「舉國體制」,發達國家稍稍人道,而「君子無所爭,必也射乎,揖讓而升,下而飲,其爭也君子」﹝射箭的人彼此行禮才上陣比賽,完事之後喝一杯,一賀喜一承讓﹞ ,雖然不容易,但偶爾也會出現,「富而好禮」「窮而不濫」# 靠甚麼,捨「文化」何有哉?

擴音器問題

慕蕾‧奈斯比出場之前 ,感覺聲音特別響,已經好生奇怪,直到Máiréad 亮相,背部連接一條線,明白了,擴音。一襲白紗披蓋熱褲,搖曳生姿,時左時右奔跳,非常活潑;看了Youtube「天使女伶」,更明白了,她們這類「自然唱法」,輕輕柔柔,和「美聲法」的嚴謹發聲、呼吸,共鳴程度差距相當大,可能必須擴音,否則無法傳送聲音到整個音樂廳!再者,「流行曲型」的音樂唯有靠擴音才能發出熱鬧威力,因此,地方戲曲使用擴音器,是否遜色於西洋歌劇,有待研究。

# 子貢問:「貧而無諂,富而無驕,何如?」子曰:「可也,未若貧而樂,富而好禮者也。」
#子路:「君子亦有窮乎?」子曰:「君子固窮,小人窮斯濫矣。」

﹝華夏魂之一 孔子農曆八月二十七日誕辰發送﹞

高人指點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