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教賀回歸 新亞辦講座

麥花臣場如臨大敵

今年丙申八月二十七日,是孔子二五六七歲誕辰,香港孔教總會、孔教學院依例於9月第三個週日9.18在旺角麥花臣場館舉行活動,與此同時,慶典包括該會成立八十六週年暨「全港孔教儒家書法大賽」頒獎,以上都十分協調恰當,偏偏入場門面上方有「喜迎香港回歸祖國二十周年」#,則「佛頭着糞」「金剛怒目」,夫子難「首肯」矣!
#門面兩幅四行對聯全屬電腦字,保安和其他人如臨大敵,詢問而不得要領,嗚呼哀哉

夫子之道 一以貫之

何以故?孔丘老先生壯歲奔波各地,無非宣揚「治國」「做人」之道,大弟子贊曰「夫子之道,一以貫之」,他自己也說「道不行,乘桴浮於海」﹝算不算移民﹞。論語一書15900 字,不算太少,是老子道德經的三倍,固然「言簡意賅」,實際上那時候寫字很費工夫,只好「金句」式記載。

回歸祖國 干卿何事

以慨嘆「苛政猛於虎」的孔聖人,有可能「喜迎香港回歸祖國」嗎?這個六十七年前「開國大典」的高呼「偉大復興」的政權,甚麼時候把人當人呢?比起「苛政猛於虎」的泰山婦人所處境況,嚴苛輕重相去幾何?還有,「回歸祖國二十周年」應該是明年七月一日之前的六月卅,9.18則是十九週年又兩個多月,真的要「錦上添花」,不妨兼差「十一預祝」,日期較為接近。

本文無意指斥孔教總會、孔教學院一再於孔誕邀請「建制派大佬」#出席盛會,一來「人各有志」「蛇有蛇路」,換位思考,花瓶萬千「人大」「政協」之中,確實有極極少數的人寄生在「建制」裏面,而別有所圖──持守高尚信念。
#港澳「大佬」一詞用法世俗,文雅「大老」有德高望重之意,內地糊塗地以「大佬」代「大老」,妙!

農圃新亞 粵閩詞匯

9月24日,九龍農圃道新亞書院舊址,現在是新亞中學和新亞研究所,維持獨立、脫離香港中文大學的老「新亞研究所」仍舊承擔「手空空 無一物」的「新亞精神」,堅苦經營。為紀念孔誕及校慶#,特邀中大退休文學教授張雙慶主講「粵閩方言詞匯研究」。

張教授一口帶閩南音的粵語,粗率聽眾可能疵議取笑,仔細聽來,幾十年功力一一鋪陳,而且,即使帶有明顯鄉音,但卻句句清楚,肯定下了苦心要把廣州話盡量講好!據他研讀古典所得,西遊記、紅樓夢等小說,含蘊大量粵閩語音,尤其某些字詞語彙極難明白,用方言一讀,豁然開朗。
#新亞校慶原係雙十,據說此新亞改為陽曆9.28孔子誕,馬料水中大恐怕二者皆非矣

優勢語言 小子鳴鼓

其實,粵閩方言不但是生活語言,更直通古典文學,膚淺之徒,陡然以行政命令扼殺,絕對是罪大惡極,必須「群起攻之」﹝子曰:非吾徒也,小子鳴鼓而攻之可也﹞。準此而論,港澳學生用粵語讀中國古典詩文,可謂「優勢語言」,將本身的「語言優勢」抹煞放棄,不匪夷所思嗎?

信念價值 奴隸「戰格」

近期有三齣電影:紀錄片「一生樂師──西摩傳」,傳奇片「輸在起跑線又如何──球王比利」,艾慕杜華的「胡莉糊濤」,都與此有關。鋼琴家西摩五十歲離開舞台,因為商業演奏使他害怕,設帳授徒如魚得水;比利和街童踢球,根源是遠古奴隸的「戰格」﹝ginga﹞,信念成就了十七歲球王,也造就了巴西足球王國的地位;庇利牛斯山靜修導師告訴「胡莉糊濤」,她女兒成長時期缺乏「信念」培育,對一些價值觀無法掌握!我們的社會是不是有點相似?古語「中風疾走」,正好描繪出「忙迫精明」「繁榮強悍」世界的真面目。

一生樂師──西摩傳

高人指點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