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開大學極地科研藝術展 曲高和寡

圖片來源:OUHK

圖片來源:OUHK

「香港極地考察隊」推手

何建宗博士現任公開大學科技學院院長,九十年代初首度極地考察,至今十二次,平均兩年一往,持續與毅力犀利。今年五月,帶領「香港極地考察隊」遠赴丹麥托管的格陵蘭西北,團員有前線科學家、環保、書畫、攝影、熱心者,「出錢出力」,「出錢又出力」﹝除贊助機構之外,部份參加者多付一點﹞,既滿足自己好奇求知心,又幫助其他人,尤其是科研事業,數全其美。

研討會題目:極地科研歷史和未來;展覽題目:極地科研與藝術。認識過去,開闢前路,當然,時間有限,歷史時期只是蜻蜓點水;一般膚淺印象,科學與藝術屬於截然不同的世界,水火二元,這實在誤會得很,不少科學人都喜歡藝術,特別是音樂,因為直接進入內心,而超型顯微鏡攝影的「肉眼看不見又真實存在」世界無不精緻優美駭人!
展期四日,廿五為朝九晚五,講者十位。準時抵達,演講廳稀稀疏疏,臺上左右,懸掛一幅院長行草,「情寄山連水」「義求河落天」﹝記錄或誤﹞。

李樂詩博士縱橫南北極

稍候之後,主講嘉賓「香港極地博物館基金會創辦人」李樂詩博士講自己幾十年南北極經驗,原來,她設計過中華電力、青年旅舍、市政局等Logo,正是藝術與科學的合一,中國大陸有南極四站,最早的之前,由她摸索為開始,地球三極﹝南北極加喜瑪拉雅山﹞探勘的一切,源於「細路仔隨山跑」,冷氣室手機「捉精靈」誰願意誰放心「孩子冇王管」?沙田中文大學南極館,不妨一訪。

地球藻類微小而無窮

何博士主題演講:1914﹝維基1925,未知何者﹞,中華民國北洋政府為「斯瓦爾巴條約」數十締約國之一,主權屬挪威,各國可自由貿易,俄羅斯礦區在巴倫支堡,意為「寒冷海岸」的「斯瓦巴」即由航海家荷蘭人巴倫支命名﹝華格納有樂劇漂泊的荷蘭人,曾拍成電影﹞。博士說,地球只0.03食水,人類污染水質造成大量紅潮、藍藻、亞歷山大藻,嚴重影響食物鏈,這種單細胞「微藻」,莊子雖然從未看過,「道在糞溺」的意義完全一樣。極地船隻靠「壓倉水」穩定,船身漆質剝落等帶來有害物;「害藻」可能「有益」,其油性提煉成生物燃料的話。

鄧展翔博士講「極地植物魔法」之前,「看不出我幾歲」,的確,「青靓白淨 玉樹臨風」,不過暗示「2007year 0ne時」如何如何,極地花卉極美,地衣層層疊疊。
黃儀強博士「極地微藻」驚人深刻,地球藻類達二十萬以上,已知約數千;斯瓦巴發展旅遊,屋舍排水處處,認同何博士「天生我材必有用」,提示微藻油可產能化;黃用不同微藻製作兩幅美術品──一為地球,一為花瓶與花,饒富意味。

共襄盛舉之行業專家

倫龔寶美教授來自澳門,嶺南畫派第四代,畫家李汝匡弟子,擅各體書法,關注生態及辦理教育;南極之行,日日行六七小時,幫忙整理樣品及資料,非常充實。夫婿倫永森從事環保工程、污水處理,旁及法律、教育、科技,都是有心人。

「海豚哥哥」脫志詠擁躉比較多,當然跟刊物「兒童的科學」和帶市民看中華白海豚有關﹝百次達九十五!﹞,這次「度水」﹝量度水質,粵語「度水」則指借錢﹞正是為海洋工作;Thomas脫有獎問答:應稱呼愛斯基摩﹝意思是吃生肉的人﹞甚麼?因紐特﹝真正的人﹞,Bingo五六題!

插曲分享:旅遊攝影作家金鈴短片「北極緣」﹝北極村科研考察隊十餘人,包括青年廣場之高中生﹞,探訪中國最北的漠河北極村,男女戶主五十年代由山東內蒙古來,因內蒙收入只有此地十分之一,那「天方夜譚」的時代啊!漠河吸引力在採金砂,三千居民有三百環保衛士,生火煮食一屋溫暖。抽取樣品是考察隊功課,分享者頗雀躍,贊助者功德無量。

李明熙,演藝學院導演系畢業,2012踏七個月單車自柏林返港,著「陌路回家」,翌年蒙古七日越野賽負傷,著「單車遊牧」,去年編導演電視旅遊節目「一路向東非」,今夏與十二個從未出門青年浪遊日本#,何博士邀為「香港極地考察隊」攝影。李介紹苔蘚年僅1cm,但行山杖插入感覺很深,可見年深月久;十七世紀鯨魚骸骨成堆,證明歐洲人瘋狂捕殺!

#台灣雲門舞集的流浪者計劃已第11年,2015年得獎者,紀錄寶島聲音;有女生意外發現印度小漁村萬人絕食抗議核電廠,其中有忠孝西路的萬人集結照片,台灣反核在東亞具標竿性。切爾諾貝爾事件無法阻止瘋狂造核電廠,莫非應驗聖經預警──毀滅前先瘋狂?

http://iritsconference.ouhk.edu.hk/2016/programme/極地科研藝術展

高人指點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