講音樂,講政治,我係Deb!-專訪Deb3927

受訪嘉賓:Deb 撰稿:柳臣

Deb3927,這名字或許你沒有印象。
但《醒下啦黃屍,革命不是呃like》這首歌你肯定聽過。雨傘革命後,一個女生創作了一首對港豬、黃絲、左膠、政黨表達不滿的抗爭歌曲。歌曲短短幾日內於社交媒體瘋傳,至今超過八萬點擊率。
這次柳臣有幸訪問《醒下啦黃屍,革命不是呃like》的唱作人Deb (Deborah Li)。

因為鄭中基,才有Deb3927
「其實我又唔鐘意人地稱呼我做Deb3927,好似一個編號,可以喊我做Deb。」Deb在訪問中處處流露著她對鄭中基的鐘愛。「Deb3927係Youtube channel 名,3月9係鄭中基生日,27係我既生日。」在大眾眼裡的Deb,就只是一個怒罵左膠唱抗爭歌的歌手,她的音樂路反而常常被人忽略。

Deb說自己剛開始彈結他是因為無聊。個時我岩岩考完會考,咁等緊放榜冇野做,攞咗啊哥支結他自己玩。初頭都淨係彈下啲cover歌,冇話要寫歌既。後來我覺得彈黎彈去好悶,當你彈得多就會知道一啲歌既pattern係點做出黎,於是咪開始試下攞番個啲chord黎寫歌。Year 2既時候開始有第一隻自己寫既歌。

問到Deb點解會開Youtube channel?
Deb顯得興奮地說:「發覺鄭中基好多舊歌都消失,所以想唱多啲鄭中基既歌放上Youtube。」

那到底是什麼原因令Deb如此喜歡鄭中基?
「應該係由佢拍喜劇開始鐘意佢,跟住先知道佢唱歌。聽佢好耐好耐以前唱live個啲,覺得佢唱歌好好聽。到我真係好鐘意佢就應該係佢無賴演唱會之後。」
「我都唔知點解咁鐘意。」她又笑著補充一句。

談及創作,Deb就說起初會在Youtube唱歌也是因為她很容易depress,用唱歌去抒發情感。
一個鐘意鄭中基的音樂人,平時喜歡在youtube,facebook上唱唱自創的情歌,任誰也不會估到Deb會和政治扯上關係。

《醒下啦黃屍,革命不是呃like》
沒想到一場雨傘革命改變了她,令她決定寫下第一首政治歌。
雨傘革命之前,我對左膠只有大概印象,直到雨革個陣先至對佢地既所作所為有親身經歷。當晚我係金鐘見住學民衝公民廣場,於是第二晚有更多人出黎,我就覺得尋晚衝,咁今晚一定會更犀利。
點知就見到陳淑莊個啲人走出黎講:「我地要預備被警察拉!」我個一刻就唔明,點解早一晚我地香港人咁主動去攞番啲野,但係第二晚人數多左幾倍喎!反而要被警察拉呢?
到戴耀廷話要啟動佔中,跟住就勁多人走,我就真係見到原來左膠會咁樣架喎!

之後就見到好多政黨開始出現,係度鳩喊,我坐正係佢地對面。咁我好嬲,就搵紙皮寫咗啲野話佢地係左膠,叫人唔好理佢地。但係個啲人就過黎話我搞事。有人行埋黎話自己係糾察,同我講:「你唔好搞事,我由第一日已經係度!」。我個時都唔知佢就係郭紹傑。我心諗:我第一日夠係度囉!我真係有啲嬲。
如是者我覺得金鐘唔係我想要既地方,唔係當初充滿抗爭氣息既地方。後來去左旺角發覺同金鐘有好大分別。其實我唔信邪,我唔信金鐘啲人係咪咁蠢,旺角抗爭意識咁高,點解金鐘會咁大分別?

雨革完結後我開始創作《醒下啦黃屍,革命不是呃like》,係因為我係當中實在見到太多野,我覺得政黨做呢啲野為咗自己利益無可口非,但係點解香港人睇唔清楚?
我認為相片同埋文章都唔夠傳播力,睇完好快就會唔記得。但係香港人對歌易入口啲,同埋歌詞會令人比較易記得。
所以我就想寫一隻歌去講呢件事,去話畀人聽其實啲政黨唔係你想像中咁,唔好信佢地,你要睇清楚發生咩事。

隻歌花咗一個月時間去做,主要係回憶番成個經歷,再去搵番啲圖,自己將所有樂器都篤曬落個softtwave之後,鼓同mixing就交畀朋友做。作呢首歌有兩樣挑戰:第一,我唔識編曲。我自己平時啲歌可能都係結他加少少提琴,呢隻係第一隻無結他既歌。第二係要Rap,我未Rap過,第一次試呢個風格。

Deb又指歌曲推出前她也有點擔心。「去到後尾要出,我又會驚又會有啲期待,始終我攻擊既係黃絲喎,黃絲又會攻擊你,藍絲又會攻擊你。呢隻歌我攻擊好多人:快必啊、黃之鋒、香蕉奶,驚佢地背後啲fans會罵我。咁係人都會驚既,有邊個會鐘意畀人批評啊?」不過Deb堅信自己在做對的事,認為批評她的人只是被人蒙蔽。

最後歌曲一炮而紅,Deb亦因此認識了很多本土派的人物。除此之外,她說這首歌帶給她最主要的改變,是聽眾群的轉變。「隻歌出咗之後,係有一大揸人dislike咗既,我諗個啲人唔鐘意我咁政治化。」但是Deb的facebook page不跌反升,由原本不足一千人讚好升至三千多人。「反而而家多咗好多本土派既人like,的確多咗人認識。」
《醒下啦》歌詞中無不透露著對港豬的控訴,到底Deb認為港豬最大問題是什麼呢?「偽善,好懶係道德撚咁。唔係香港既事就覺得關自己野,反而香港既野就覺得唔關自己事囉,呢樣係令我最嬲。人地國家做就好心痛又淨,但係香港做就『唔好搞咁多野啦!唔得架啦!』」


音樂/政治──講多啲/少啲?

文化人少不免有政治潔癖,認為自己應該專注創作,音樂人也不例外。原來在歌曲推出後,Deb也曾有一段時間想過不再講政治。「我初頭都有呢個struggle既,以前會覺得『吓!我講政治就勁多人like,但我一講音樂就完全冇人睇。』。

其實初頭隻歌突然爆紅,跟住我係好驚既,然後我就好想去做啲野去淡化,咁所以個時我係完全唔update野。我成日覺得香港人係3分鐘記憶,等呢件事丟淡,咁你做番其他野就會冇咗,但最後發覺原來唔係既。
而家過咗一年,我就會覺得,咁無既,咁呢個係我囉!我都仍然會講一啲政治既野架!咁你鐘意睇咪睇囉!唔鐘意睇咪唔好睇囉!我亦都會唱歌。呢樣野(政治)令到人多咗留意我既,咁我唔會覺得話唔想因為啲人淨係留意我音樂而唔講囉!咁呢個都係part of我黎。所以而家就放低左。」

那Deb又會不會想要創作更多和政治有關的歌呢?
「開頭都有少少令我覺得『嘩!原來出呢隻咁既歌係會爆。』。但係如果為咗政治呢樣野,想呃like,我就覺得有啲抽水。如果你要我發生咩事就寫,跟住寫好多政治歌,我覺得我又唔得囉。姐係我唔係呢種人,我唔係個啲一要寫歌就即刻可以寫,我要諗勁耐,諗點寫,諗點鋪排。」

Deb還說:「之前有一排唔想講(政治),因為我想出碟。姐係呢班睇政治既人又未必係想留意我既音樂。」曾經Deb也希望擁有一群單純喜歡聽她的歌的粉絲。「咁我又覺得如果我講得太多政治的話,就會冇呢啲人。咁所以有一排我係唔想講既。但係去到後面已經算啦,其實冇咩所謂,你聽咪聽囉!你因為個隻歌而唔聽我既,你咪唔好聽囉!我而家就放得好開。」

現時香港政治環境每況愈下。Deb說這一年給她很多不同的感覺,既覺得現時發生的事都沒人理。像鉛水事件大家很快便忘了,令她感到十分失望。「姐係香港冇架啦!你們班人都係算啦!你地都係做奴隸。」但年初一經歷掟磚事件,卻令她覺得有一絲轉機。「轉咗啲抗爭手法,唔係以前個種。抗爭繼續升級,升級係番唔到轉頭,你只會一路一路勁,唔會去番唱歌,可能一路咁行真係有機會繼續抗爭帶來改變。」她說在此之後,也有比較左膠的朋友開始改變心態,認為抗爭者的激烈行動也是無可厚非,不會再像以前一味只會說「你唔好衝啦!你舉高手啦!」。Deb總結認為:「我都會覺得係有希望啦!希望中又帶一點絕望,我又唔會咁樂觀,始終覺得香港人都係不理世事。我既圈子入邊有好多人都覺得對香港有責任感,但係社會上仲有好多人都係抱住『算啦!唔好搞咁多野啦!都鬥唔過共產黨架啦!』既心態。咁所以有希望得黎又帶點悲觀。」

Deb笑道自己其實不是一個對政治很有看法的人。
「我只係覺得比黃絲豬睇多少少,我都唔係好貼。有時睇得多都會厭,因為(政治)好多負能量。」
可是在大眾眼中,Deb早已被定型。罵政府,罵左膠,政治化,這些標籤都不請自來。「被人定型咗都冇辦法啦!我又覺得講政治呢樣野唔係負面既,所以我唔會覺得呢樣野係一個標籤囉!寫嬌情歌既人都好多啦!姐係我多一範寫政治,我又會寫嬌情歌,又會寫政治,又會寫歌畀鄭中基。」

音樂動向
Deb現時積極籌備出碟,原來Deb早在出《醒下啦》之前已經想做一隻個人音樂專輯,「一直processing緊,做左年幾,太多位唔知點做,或者覺得做得唔好,所以先一路拖。」Deb笑言希望今年內可以完成專輯。
至於這張個人音樂專輯的風格,她直言是嬌情。「隻碟走以前個啲風格,都係講愛情多。」歌曲均由Deb自創,和朋友合作編曲製作。
除了成名作《醒下啦黃屍,革命不是呃like》,原來Deb還創作過不少原創歌曲。
Deb自己最喜歡那一首歌?
她卻覺得沒有一首最喜愛的歌。「每一隻歌都係我某啲時期寫既,個時就會覺得唔好聽,但係而家諗番,就會覺得都係我每一個時期所經歷既心情,或者個時經歷既野。
有時我聽番又會覺得『咦?又幾好聽喎!』。《黃絲豬》、《Ronald鄭》、《忘》都幾好聽。但係有冇最鐘意就冇既。」

如果現時要Deb寫一隻關於時事的歌?
「我想寫一隻抗爭唱既歌,激勵士氣。但一定唔係今天我(《海闊天空》)。」Deb認為唱《海闊天空》最大的問題是選錯歌,歌詞過於悲情。

Deb對不同國家的抗爭歌曲也有所研究,一首抗爭歌應該包涵幾種元素。「多數都係交響樂團,感覺澎湃。好多可能係一拍一個音,要on bit。旋律可以琅琅上口,但唔可以太多字。」
Deb反指自己的歌路太接近流行曲,像《醒下啦》就字數太多,不適合當抗爭時唱的歌。她指寫這類型的歌中文要很好,用字古雅,Deb自覺現時自己沒有能力寫出這種歌。

訪問後記:
Deb是一個很直率的女孩,整場訪問當中,Deb一句「咁呢個係我黎,我都仍然會講政治,我亦都會唱歌。」印象最令人深刻。
做音樂的,自然希望自己的音樂受人賞識。但除了音樂人,文化人,創作人,我們還有一個身份:香港人。正正因為能夠坦然面對這個身份,她才能放低包袱,直率地說出自己想說的話,堅持自己認為對的事。這一份勇氣,試問有幾多香港能夠做到?

lau@sun.com'

柳臣

小心輕看總編輯

More Posts

Follow Me:
Facebook

高人指點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