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洲青年管弦樂團Asia Youth Orchestra

AYO,由龐信和曼紐軒﹝本欄提過的英國小提琴家﹞於1987倡議創辦,樂團以香港為基地,正顯示主事者的眼光:
一、地緣優勢,位居東亞樞紐,鄰澳陸,北日韓,東臺菲,南星馬越泰印﹝尼﹞澳大利亞,西印﹝度﹞巴孟;
二、經濟條件,以人口而言,此地學音樂的兒童青少年,比例應該最高,這一切都靠銀圓支撐;
三、場地充沛,大會堂式音樂廳,有沙田荃灣屯門,公私文娛中心、演藝學院、大學演奏級廳堂;
四、意識開放,雖屬彈丸之地,意識形態最低,沒有一般所謂國家利益﹝垢病辱罵亦因而出現﹞;
五、國際薈萃,中環的大會堂之前,香港大學堂已有世界級音樂家光臨,之後則堪稱漪虞盛哉;

1990首度演出後,AYO於亞歐澳北美演出近四百場,觀眾超過百萬,合作過的頂尖音樂家不少,水準可想而知;以上五事,大大增加地域交流,而年輕人共融遠超過排斥,世界大同無此不成,至於兒童,更無論矣。

本年度的「亞青樂AYO」,八月五日開鑼,連續兩場,九十兩日天津北京,然後十一上海,新加坡十四五,河內國家音樂學院演奏廳十七八﹝紅布黃星的越南兩場,變天即日可待﹞,臺北廿一二,嘉義一場,月底日本愛知縣、綾瀨、東京一共四場,三星期集訓,三星期餘演奏,圓滿結束。
兩套節目,固定配對,一:柯普蘭兩首,短曲「平民的號角聲」與組曲「阿帕拉契之春」,霍爾斯特「行星組曲」。二:德伏扎克第八交響曲,柴可夫斯基第六「悲愴」交響曲。整個行程,依序而行,並不交叉演出,定位於一組曲二交響曲,總計十六場次。

說亞青「開鑼」,實在恰如其份,舞台的背台處十位號角吹響,樓下三位銅鑼大鼓定音鼓「鋼鋼」「隆隆」,先聲奪人。喇叭敲鑼打鼓最易吸引人,以前殖民地時代,英美海軍銅管樂隊常於各區娛樂市民,此調雖不彈久矣,銅管打擊搖滾仍足以使普羅學生發揮精力。現代舞大師瑪莎葛蘭姆委約的「阿帕拉契之春」,曾獲音樂類普立茲獎,柯普蘭被譽為第一位美國作曲家,音樂富於「美國精神」,作品優美動人,民謠、宗教素材不少,現代感有而不強。

「行星組曲」,可聽性之高,香港愛樂﹝HKPh,香港管弦樂團支出逾億,入座率一向普通,唯獨「行星組曲」爆滿兩場!相信大多數是青少年聽眾﹞去年完全可以作證;火木水金土天王海王七星,閃耀於音樂廳每一角落,聽得人人心花怒放。

掌聲如雷之下,指揮Pontzious逐一表揚各聲部,尤其是管樂和中提琴,而多次輕拍台灣女小提琴首席,饒有長者之風。提到長者,龐信今年72,十六年前居然考取私人飛機執照,五年後飛越北美好幾個城市,老當益壯,難怪贏得樂手擂地致敬。

一曲既終,持紅色棒子出場,前面觀眾說「星球大戰」,果真電影配樂,宇宙飛船,穿梭文化中心音樂廳,臺上臺下,大過其癮。最後,110個團員,澳門越南各一,印尼新加坡各二,韓國菲律賓馬來西亞各三,泰國四, 日本十三,臺灣二八﹝不完全是佳人﹞,香港十八﹝非全部羅漢﹞,中國大陸廿六,一一依次站立致謝,明年暑假再見。

#原子彈投長崎廣島之際 AYO和平之旅 意味深長

高人指點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