兒童粵劇趣緻 掌聲拍又拍 可惜亦回拍

cc photo by flickr user Edwin Lee

cc photo by flickr user Edwin Lee

「雛聲粵韻聲輝夜」,由「聲輝粵劇推廣謝協會」主辦,2011大年初一於北角新光戲院首演「兒童六國大封相」,全院滿座;翌年,政府藝術發展局「粵劇營運創新會」邀請於沙田大會堂連演三日,門票兩週售罄,其後,一直如此;此外,亦獲美加多次邀約交流,堪稱輝煌。

七月十五至十七,週五六日三晚,仍為沙田演奏廳﹝應成為「劇團基地」,蓋沙田觀眾特別安靜專注也﹞,筆者聽尾場,大人細路,公公婆婆,濟濟滿堂。三晚之中,首二場十一個折子戲,尾場十個,節目幾乎一樣,少則二三人,大群戲則演員十二、丫環十二,年齡小至四歲,最大二十二,但多為十齡以下,多數時候,舞臺上游走站立的都是「小人兒」扮演的「大將軍」「貴夫人」「名士」「名妓」,傳統戲曲的「才子佳人」「帝侯將相」「書生武師」「漁樵狗盜」「野老村姑」「衙役兵丁」,宛若一個個全部縮小,而又具體而微,分毫無差。

聲輝兒童學習粵劇,有小至兩三歲的,初期上課甚至坐母親身上,那真是難以想像的趣緻,即使幼獅,學藝可達十年以上。此夜,「十五貫」阿鼠、太守,「群英會小宴」呂布、貂蟬,「百萬軍中藏阿斗」子龍、夫人,「折梅巧遇」裴禹、昭容,「紫釵記之劍合釵圓」李益、小玉,「村女也知亡國恨」村女、岳雷,「夢會太湖」范蠡、西施,「易水送別」荊軻、太子,「蝶影紅梨記之窺醉、亭會」汝州、素秋,「紅樓夢之黛玉進府」寶玉、黛玉,唱、做、唸、打,一絲不茍,驚喜連連,年僅八歲的莫鈞麟飾荊軻,觀眾尤其寵愛。

學習,是一件非常奇妙的事,幼兒學習之神,在於「模仿力」超乎想像,只要教授得法,仿真度跡近天衣無縫。此中似有天才,世界級小提琴演奏家曼奴軒Yehudi Menuhin,據說九歲技巧已臻頂峰;梁啟超九歲能文,下筆千言﹝字﹞,十一二歲背誦史記十之八九﹝四十幾萬字﹞,當然,他們屬於萬中之一。

孩子學習能力異常奧妙

眼前這班兒童粵劇演員,證明孩子學習能力實在異乎尋常地奧妙:

一 專注投入

感覺有趣好玩,開心過癮,是其中關鍵,至於辛苦困難,小朋友一起時自動互相支持,會自我調整。

二 模仿真確

「照『板』煮碗」﹝依照樣板弄出碗胚子﹞,兒童模仿無時無之,幾乎是本能,凡屬本能,自然得心應手。

三 功利心低

投入,模仿,一如照鏡,也像照相機,「如實」之中,隱含微妙難言之細緻,一旦無功利,純然天真。﹝七月份明報月刊張曉風寫楊絳對錢鍾書最大貢獻是保全『天真』和『孩子氣』,深意渺渺!﹞

兒童粵劇隱憂「故事不宜」

不過,兒童粵劇有一隱憂:維也納兒童合唱團之類似乎不唱「茶花女」「馬克白」「蝴蝶夫人」「羅密歐茱麗葉」,即使唱也至多某一些曲子,原因大概是「意識形態」「兒童不宜」;但我們的粵劇,「帝女花」「三國」「紅樓」「鳳閣恩仇未了情」,範圍廣大,會不會造成「過度早熟」的「小大人」呢?

顯然,兒童學習能力超乎一般想像,問題在於:教材適當,教授得法﹝包括時機與練習﹞,因此,主事者非常關鍵,今之特區教育,猶如「中風疾走」,除死路一條之外,生路難覓!

兒童是天然一流錄音機,首先錄哺乳者的,亦即母親語言,再就是生活環境的其他人,母語於牙牙學語時成熟之後,才可以學別的,而且必須與「生活有關」,比如在港澳學日文、法文、西班牙文、葡萄牙文,至少每個禮拜有機會講有機會看,否則只是海市辰樓,鏡花水月。

戲曲觀眾,一向吝惜掌聲,今夜卻拍完又拍,可惜謝幕時,臺上小演員跟着大人們向觀眾迷迷糊糊回拍,嗚呼哀哉,尚饗!

高人指點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