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 mon Go 星海國度

cc photo by flickr user Topher McCulloch

cc photo by flickr user Topher McCulloch

我急步走到另一個月台轉車。
望向那些站內一組組三兩個人佇在柱邊、坐在街頭上、望著手機自說自話的人,我故意沒放輕腳步,趕快擠進快要開出的列車內。
進到車廂,打算找個位子坐。看到有個低頭族少女沒頭沒腦的坐在我旁邊,暗叫不妙。

我偷偷側望少女拿著的電話,屏幕投射著一片如同星海的畫面——
便秒速就別過頭去—— 果然就是「星海遊魂」﹗

呼,幸好沒被那片「星海」吸掉了靈魂。

* * *

對。就像是相信「照相機勾魂」那樣荒謬,但這件謬事無聲無色地發生了。

以這幾天政府、媒體、網絡所公佈及討論所得來的認知,某一隻風靡全球的AR(擴增實境,我的理解是與實境配合為遊戲塊圖及舞台,與現實環境互動的技術)遊戲 “C’mon go” 普及到每一個手機使用者,引來社會熱烈討論及集體約戰、交流,不論在市區、郊野角落,都能看到玩家在低頭遊玩的蹤影。

然而在某一天,這些遊戲玩家突然與這個社會脫節了:他們照常在街上、車上、上班下班、吃喝;但不同的是,他們彷彿完完全全地在這個世界「離線」—— 無論在這些人身邊的人如何在他面前擾攘、碰他、要怎樣弄醒他、甚至奪走他的手機,這些人都完全沒有受周遭的環境變化影響,像是已經對現實世界沒有感知,肉身卻仍然在現實裡如常生活、作息、「開app」⋯⋯ 可以說是「完全活在遊戲的世界裡」的喪屍。由於這些人「離線」前手上的電話大多都是開著 “C’mon go” 那個活像星海的遊戲介面,所以還醒著的人給他們一個名字:「星海遊魂」。

* * *

城市出現狀況,情況一發不可收拾:奇怪是遊戲同時在當天下架,就只有「星海」的伺服器在運作著。

世界彷彿就靜止不動了。

世界各地亦陸續出現一些說法:說這些人的表意識集體失蹤就是因為 C’mon go 的遊戲界面偶發一些信號,比如一度強光之類產生的。故此我們只能估計,那像星海般的界面,很大機會就是把遊戲使用者「勾魂」進入遊戲世界的元凶。故此說法一出,很多仍然清醒的人都不敢看別人的電話屏幕、亦很怕與街上的陌生人交流:生怕他們就是「星海遊魂」﹕人們都避之則吉,因為網絡傳言這些遊魂是會找替死鬼及搵人陪葬。

雖然都怕被屏幕吸走,但比起找人陪葬之說,我是偏向相信這些人已在另一世界忙他們的,才沒空管我們這邊活著受罪的人哩。

再深一層推想﹕把人拉進「星海」的,是帶著怎麼樣的陰謀呢?
如果是為了征服世界、又或者搧動世界大戰之類的驚世大陰謀,理應在集體「被勾魂」時揭盅—— 野心家何不索性趁機開估並實現自己的野心?卻是毫無先兆、亦沒有甚麼明顯陰謀顯露出來般展開,才是更叫人難以心安。

如果有野心家在覬覦著這些人的靈魂,那麼這些被吸收的靈魂會到哪去﹖我會大膽推斷:這些人是被拉去精神國度內做苦工—— 繼續耗盡身心、東奔西跑地去服務這無盡的遊戲—— 不對﹗就算這是工作,相比起在大城市不見天日、日夜無間地工作,這何嘗又不是份寄工作於娛樂的優差﹖還有,不論在街上、在車站上、在路旁,站著、玩著、跑著的人都偶爾散發著輕鬆愉快的笑意,這可是騙不了人的。

他們所追求的是甚麼?我沒有結論。感受著我身旁仍然活著、充滿氣息的生命體,我感覺沒有當初那樣害怕這片「星海」了。
比起這些「星海遊魂」的最後歸宿,我更想知道在我們的認知世界外、能容納萬千靈魂的那片名為「星海」的網絡,到底是一個怎樣的世界。

我連這遊戲都沒了解過、接觸過碰過就將它拒諸門外了——跟世人一樣將它視之為洪水猛獸,還害怕被它捲入未知的世界…… 其實不知從何開始,我已經失卻了探索精神,只為永無止境的前景、不能保障的生活擔驚受怕,覺得只要維持營營役役的生活就能得到保障;卻忘記原來我們將要迎接的未來,從來都不是我們所能掌握的。

最後我決定要往這「星海國度」走一趟。

想下載這遊戲來試試,可惜手機顯示遊戲已經下架、而相關的安裝檔已經不復存在⋯⋯

要進入這個「星海國度」,我還能嘗試一個方法。

儘管知道沒有人回答,還是禮貌地、形式上一問:
「小姐,妳玩的那款遊戲好像很有趣,請問可以借妳的手機屏幕來看看嗎﹖」

寫於二零一六年八月八日

白投浪

今天想來,以往的稿好像白投了一樣。 此後寫的,可能相對離地,但希望更能貼近自己想寫的類型。 往日稿,如白投;今日寫,盡自在。

More Posts

Follow Me:
Facebook

高人指點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