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劇三娘教子 聲浪N倍

cc photo by flickr user IQRemix

cc photo by flickr user IQRemix

北京京劇院屬下之青年團,建立於改革開放的1979,以「四大名旦」梅蘭芳、尚小雲、程硯秋、荀慧生和「五大頭牌」馬連良、譚富英、張君秋、裘盛戎、趙燕俠等為劇院「奠基人」﹝他們1949後的遭遇盼讀者自行查看﹞。

七月二十八九於沙田演出「三娘教子」,筆者看的是週六次場,大演奏廳入座約四成,入場券印上「遲到觀眾需待適當時入座」,此一仿傚古典音樂會措施不錯,有時嚴格執行,今晚則自由姍姍來遲一如粵曲音樂會。

「三娘教子」是程馬劇目,近年多只演教子一折,今為整理重排後之全本,難怪出現「潮語」。故事述明朝薛府,長嫂守寡,二弟嫂育稚兒五齡,三弟留妻赴考,與二哥同船離家。一日,兩嫂矇騙弟媳春娥,其夫死於異鄉;豈知突來老二意外死訊,二人迅即賣掉薛氏產業,驅遣稚子跟隨春娥,忠僕薛保收留母子住老家茅屋,一直視為主人,薛倚自幼失教,抗拒嬸母責打,老忠僕曉以大義,一個含辛茹苦,一個耿直忠心,一個高中狀元,大團圓前之插曲,暫且不表,讓讀者看官自己想像。

連中場休息的三小時演出,完全由擴音器主導,團長遲小秋、老僕朱強都是「國家一級」,常有觀眾叫好,音質氣息應屬上乘,相信二位在沒有擴音情況一點不差,甚至比「聲勢擴大N倍」更好聽。整體氣氛,稍微單薄,反串之長嫂輕浮刻薄,二嫂搖曳生姿,薛倚憑空陡變,以故事舖排而言,遠不及近期的電影「十萬水急」,藉着「一條繩子」編成異想天開的寫實故事。

上次山東戲遇二友,一曾聽無擴音器戲劇演出,效果不錯;一忍受不住擴音器倍數聲浪,又認為高呼「叫好」的人故作姿態地賣弄「識貨」,半場離開。中國戲曲觀眾,和西方古典音樂不同,後者聽時安靜,前者途中「叫好」﹝粵曲則臺上唱下面和,近年似乎收斂﹞;但根據兒童粵劇反應,似又大異;至於探戈、搖滾、爵士、印度非洲、南美拉丁,則幾乎一律喧鬧沸騰,徹頭徹尾展示人性自由奔放一面。

中場之後,移到前面,見右側第四五行,有幾位外國男女,經常鼓掌,狀甚欣賞。謝幕時,演員一波波鞠躬答禮,結果,明玉不算太失望,雖然臺上人人也拍手,隱約感到有人在猶豫,既然猶疑,即是「我該不該跟隨觀眾鼓掌呢」,但願將來慢慢正常化。

明玉向洋知音招呼,「好看嗎」「說國語普通話嗎」?「很好看」,原來是一對夫妻加太太的弟弟和朋友,先生研究戲曲,國語相當流利。我請教擴音器問題,他們也認為太過份,但認為歐美劇院圓形,這邊是方型;我說,不必一流歌唱家,此地唱藝術歌曲或歌劇選曲的一樣不用咪。

起先,先生說中國的茶館比較小,後來提到有上千座位的茶館,古希臘甚至有露天萬人劇場,認同擴音器可以影響東西戲曲的高下!

中國戲曲演藝界必須擴音器嗎?沒有咪就傳不出聲音嗎?答案應該是否定的,問題是,怎樣才做到呢?

高人指點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