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公里的波音蝠

cc photo by flickr user Stephen Dann

cc photo by flickr user Stephen Dann

一茵翠黛,落英繽紛。你以為機緣來了,於焉等了復等,等成了一尊披星的石像,還只是等到一隻目盲的波音蝠。

壯碩的啟暴龍、胖胖的卡比獸、威武的鯉魚龍……如此諸種,對你來說都是一則如同登上月球捕捉夢夢的都市傳說。當別人在討論如何計算IV,討論着哪一招配哪一招更佳的時候,你滑滑電話,幾打的公廁蝠盡忠地守在眼前。只要你願意,輕點一下,它更會耀武揚威地猛拍翅膀,似是宣告自身的存在是如此重要。對啊,設若後來可進化成叉字蝠的話,牠能大器晚成也說不定。

你知道她也在玩。你也深知她其實只是湊湊熱鬧,就像這個城市的人總是來去倥傯,什麼事都只在心中霸據幾天,什麼恚恨什麼情仇都一定變舊,未及追究或細味,就要被一浪新的煩憂或新奇淹沒了顧看的方向。她總不如你那麼熟悉一百五十一隻精靈的名字和屬性,畢竟她只聽周柏豪的歌,比比鳥和大比鳥的差異,在她眼中實在別無二致。

當她傳來捉到新精靈的圖片時,你會替她高興一陣子,然後滿有耐性地告知其名,也為她分析其優劣。你對她有幾件絕口不提的事,其中一件就是你捉來捉去都是公廁蝠,要數最強的就只有那隻跟你一樣哨牙的哥達。哪隻精悍哪隻萬用哪隻必須有,你能侃侃而談,並非你擁有過訓練過,這一切專業的分析和指辨統共來自網絡上的消息,你甚至連道館戰都未嚐一勝。你總是深深喟嘆,世上沒什麼真的可以握有,因為握有即失去。失去的不會投胎成希望,只會聚成一隻不會滅散的鬼,恆遠地推着你心中的磨,這是不會解脫的難。捉不到好精靈也好,捉到就有捉到之後的苦惱。

你對她有幾件絕口不提的事,其中一件就是你很喜歡她。即使你知道多好玩的東西,早晚會放低,你仍樂意為她解疑釋難。你甚至滔滔不絕地訴說對這遊戲的展望,也隨口胡謅怎樣利用Pokemon Go來賺錢,未來會加入什麼精靈,玩法能有幾多變化。你說得天花亂墜,只不過盼望她不要太快燒光了熱情,讓她繼續期待,繼續沉醉在一扔一捉的動作之中。倘若熱情燃盡,你和她的話題便就此終結,你玩什麼爐石戰記,什麼勇者鬥惡龍,她沒毫微興趣。她只在乎波波球和比卡超,你之前或之後玩什麼遊戲,她根本不理。當然,這種在乎只是短暫,她早晚會歸返本身的軌跡,會和狼忙的男友一起繼續籌劃東瀛之旅的種種。這種短暫在你裂滿血絲的眼瞳中卻幻作一隻極欲翼護的蛋,你多想就此膠停原地,因為那一隻2km的蛋會孵化出什麼,其實業已心知肚明了。你每一步都先以腳尖虛遞,然後才輕力踩實地面,然而這不會像微微擰開水龍頭就不計水費這麼兒戲,在好壞從不參半的苦世裏,如何謹小慎微都無法規避屬於你的命運。
她又傳來Whatapps了,原來她在櫻花旋飄的Pokestop下捉到可愛的卡比獸了,CP還高達一千三百多。你依舊秒回,依舊替她高興,依舊每晚守在她的樓下三十分鐘。這是最後一件,你對她絕口不提的事。

回家路上,你仍想着那隻隨時孵化的蛋。你很清楚,2km的蛋絕對沒什麼好東西,但龜裂的紋理卻還是讓你心驚肉跳。你說服自己,那杈展的紋路和往昔有一點點的不同。其實泥鬱的塵世很少驚喜,但人人都望天打卦,不知道冀望什麼。你總是盲目地蠢待着,一如蛋內那對抗着闃黯,翅膀仍殘帶着黏液的波音蝠。那雙生猛的翼拍出對生命的渴望,彷彿準備要有一番撼動世界的作為,就像一個傲視群雄的武林初哥卓立懸崖,拊掌仰笑。

struggle4lit@gmail.com'

崇文館

清狂減盡只傷神

More Posts

Follow Me:
Facebook

高人指點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