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崑劇團臨川四夢清唱會

七月八日七點半,葵青劇院的這場清唱,九百觀眾席入座約半,原因應該是內容與演唱都不夠吸引:上半場「國家一、二級」及優秀演員,下半場五位「著名藝術表演家」,翌日「牡丹亭」售罄,第三晚四齣折子戲不詳。

節目表附一a4紙「節目改動」:主要演員張洵澎因傷未能演出,梁谷音不適減少唱段。可是,節目表內遍找無張洵澎,延伸活動主講則有張靜嫻,不知何故。梁谷音演唱時的確聲音沙啞,專業態度,值得學習。此地一位粵曲導師,子、平、大三喉皆擅,好幾次帶病演出,水準依然,秘訣?功力。

三代五班、上半十一下半五、十數樂師的節目中,臨川四夢之「牡丹亭」佔十八,「南柯記」一,「紫釵記」二,「邯鄲夢」二,此外,「長生殿」「玉簪記」「紅梨記」各一。如此編排,大概跟平時操練或翌日主演「牡丹亭」有關,因應票房情況,主辦單位似需調整演出策略。

休息時,一位女士搭訕說「面善」,在「那裏那裏」好像見過。的確,吾雖非「善人」,倒常遇此等事,不但如此,更拉往前排,然後顯示手機上她在北京等處與名角拍攝的照片。

明玉聽過不用擴音器演出嗎,答曰:李宏圖﹝梅蘭芳京劇團團長﹞認為行不通﹝網上資料,李氏能幹而具識見﹞。她又說國內的咪質地差,遠不如香港,現在唱戲的人聲音出不來﹝以手比劃封在喉頭﹞;你們香港太文明,不愛高呼叫「好」;我告訴她藝術歌曲或歌劇演出,即使一般普通歌者也不用擴音,但她似乎無此經驗,只一味強調「國內沒有不用的」。

以下略說實況:主持陳莉一襲黑花旗袍,端莊大方,「晚上好」,凡出場就說「掌聲有請」,內地慣語,無奈,由他吧。崑山在蘇州,一個個「吳儂軟語」美女,鬆軟酥化,由於人人持咪,不太知道她們的真本領,雖則持咪有高有低,但質地優良,分別不大;唯青春歌者一律三吋以上高跟鞋,不利「紮馬」﹝運氣﹞使勁,難為伊人還可以「較剪腳」婀娜多姿,下半場「國寶」的鞋跟,遠遠矮一截。舞台姿色再要緊,能超過藝術嗎?

殿堂級藝術家聲音厚實,「女為悅己者容」,風華依然,男士則機恤襯衫,自由自在,兩者皆有功夫、無驚喜。劉異龍、蔡正仁步入高齡,前者是唯一不斷講話的老先生,而且空中取花﹝玩魔術﹞,再瀟灑地插在頭上﹝奇怪,怎麼不掉下來﹞。謝幕時,臺上演員無論老中青,一律拍手,倒是樂師們只有幾個稀哩糊塗拍,算了,風氣已然。

章詒和著《伶人往事》,記錄八位伶人故事,曾貴為「重大出版違規書」,章本人2007年1月19日嚴重抗議,獲海內外支持。國家新聞出版總署1月30日否認其事;當此「銅鑼灣書店」事件迷離時刻,正宜好好捧讀。原來,四九年「十一開國」之初,明令「改造戲劇界」,幾年後的「五七反右」,不遭殃的鳳毛麟角,鬥死自殺者夥,一個個倖存大師,排隊打飯時,關心的是「今天吃甚麼」。

四百年前的1616,東西方兩位劇作家同年去世,而且都是璀璨巨星,城市大學教授、香港非物質文化遺產諮詢委員會主席鄭培凱﹝其實他還是「團結香港基金中華學社社長」﹞在戲曲節場刊文章「紀念湯顯祖與莎士比亞」提到西班牙塞凡提斯﹝著唐·吉軻德,楊絳有譯本﹞,歷史繽紛,慘澹輝煌之間,難以想像的事情確實異常。

章詒和著《伶人往事》:http://www.books.com.tw/products/0010337317

高人指點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