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戰2》是一國兩制樣板戲?

photo

我不累贅,《寒戰2》其實是部不俗的電影,倘若香港是有主權,或者是主權國家。

經歷了兩集《寒戰》與及《赤道》,不經已發現陸劍青和梁樂民兩位新晉導演非常善於捕捉香港的尷尬之處(或者他們也正處於這樣的尷尬當中艱苦開戲),我不知道這是讚許還是批評。例如《赤道》中已經展現香港因為不是主權國家而在國際關係中不能為自己作主的左右搖擺,所以現實中菲律賓脅持人質事件,人家總統不接我們特首的電話、南韓「新沙士」患者出入香港境內,卻不會通知特區政府;而《寒戰2》的尷尬在於司法、立法和行政互相制衡下,劉傑輝處長成功解決一場「政治陰謀」,但現實是,這有可能發生在現在的香港嗎?

導演明顯花了一定心機盡量避免「中國/共產黨」因素(這明顯極具商業和政治考量,往下我會再講),呈現一種「自己香港自己權鬥」。而入場的香港人都明白,任你把退休警務處處長形容得多利害,如何透過經驗、人脈,財力等掌握警方科技,或者是如何用權術集結一班賢達挑戰特首寶座,但實情是,這個所謂「big boss」背後一定還有「big boss」。而這種權鬥的無限延伸,最後一定就是聯想到中南海權力核心的鬥爭——無錯,就是林榮基及李波等人的銅鑼灣書局所出版所賣那些「禁書」的內容,連印刷,運送都會犯罪,那就別妄想可以在大陸公開上畫,所以權鬥就留在香港,與大陸/共產黨無關。

《寒戰2》作為一部合拍片,計算得太準確,而這種計算的行跡處處,例如承接上集津津樂道的對罵,今次又無緣故地做一場、前段神一般的敵人最後不費力地解決的政治正確原則、迴避大陸牽涉因素、壞人全是台灣人、連「造王者」居然也是個台灣人(蔡sir理應是香港人,但卻揸英國護照)……。這幾年,香港導演嘗試於合拍片中找到平衡,簡單而言,就是希望香港觀眾和大陸觀眾各自看到不同的東西。《寒戰2》核心是在一國兩制,高度自治下,香港能夠運用健全的法制解決政治危機。大陸觀眾會看到祖國提倡全球絕無僅有的一國兩制之偉大;而香港觀眾會看到香港的法治精神與及精英治港的美好。四年前,《寒戰》上畫,平地一聲雷,撞上梁振英剛上任,高舉守護香港的氣氛下,《寒戰》彷如一份宣言。然而,只是四年,香港風雨飄搖,最起碼《寒戰》上畫時,香港人還不會開口埋口「黑警」或者「極醜惡」形容警察。那麼,如何看待《寒戰2》,就很視乎你認為現在的香港有多壞。

香港,已經回不去了。當特首可以動輒撤換兩個局長、律政司在明知缺乏證據下亂告社運人士、立法會否決用權力及特權法調查鉛水事件及「初一衝突」、警察不再是為保護香港市民,是會向解放軍敬禮……然後,觀眾看見警隊一哥居然是有承擔(雖然他經常特事特辦)、立法會的質詢居然能起實質作用、警隊居然會害怕輿論、退休警官被邀重返警隊居然擔心程序公義。我只認為,當電影試圖描繪的香港,與現實已經相距甚遠時,那電影的效果只是硬要令垂死的香港看起來精神飽滿,就像領展的商場搞展覽緬懷舊香港小販,市集一般諷刺。最終,《寒戰》系列可能只淪為精神毒藥,香港人支取那僅餘自豪的毒藥,讓你感到現有體制下,一國兩制,港人治港仍然是行之有效的一套。「香港,唔係你哋可以為所欲為嘅地方」,由一哥說這話,何其豪情壯闊令人動容;但,它只會出現在電影,這夠淒涼了嗎?

hangcheuk2003@yahoo.com.hk'

阿享

一個戒緊牛肉,但打邊爐仍然會忍唔住既耶青。

More Posts

高人指點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