犀照

圖片來源:Now.HK

圖片來源:Now.HK

天公無情,連日的高溫,再加上一宗未知因何而起,也不知如何熄滅的煉獄之火,讓人們的心均告燒焦。那撕心裂肺的難受,當中有遙悼英魂的痛心,有感激消防員的盡責,更有對這港共政府的憎恨。

我們不需要點燃犀角,業已知道這個空廢政府幾近無一常人,都是一些庸碌而且目光如豆的廢物。它們事事後知後覺,猶豫吞吐,恆常一副要瞞天過海的模樣。遇上性命攸關的事都特別有耐性,即使外牆龜裂,批蕩碎落,毒煙攻鼻,火龍舌捲幾多個消防員,政府仍覺得空氣非常之好,一切穩定,如此反應直與鬼國無異。一身西裝革履的庸官汗也不流地說一切沒問題,情況受控,樓不會塌,人死了我們也痛心疾首。但我們不會相信,因為港共政府的威信一早蕩然無存,所有說辭愈是小心謹慎或愈是大事化小的口吻,只讓人繼續猜疑,再從而想到自救。

無論我們在場外如何喊得聲嘶力竭,牽衣頓足,它們仍一副愛理不理的樣子。樓要是塌了,壓到平民或不幸再有消防員捐軀,牠們也只會一身光潔地遺憾到底,惺惺作態的深切哀悼,從不能填平人心的幽壑。那場囂霸的火宛若還嫌未夠悽烈,那群人畜還要添柴補薪,在地獄門前合照;一些惟恐天下不亂的粉腸也不肯放過這個機會,駐橋眺望,舉機連拍。這宗火警像點起了犀角,恣意拔高的毒焰火光,由腐朽的政府直照到圍觀的喧嘩之眾,整個社會的魑魅魍魎原形畢露,無限醜惡,那是連濃煙都無法覆掩的事實。然而,我們還需要一場奪命的烈火,才知道社會正在傾斜崩壞,方明瞭一個反應遲鈍,位處牛池灣的政府不堪支持嗎?

香港人有太多的事情要追究。那些人神共憤的大事往往像以一張復一張的信用卡來蓋飾一筆接一筆的卡數,一件壞事蓋過一件壞事,到頭來好像眼前就只有那一件新鮮的壞事。像越境擄人的事,胡亂撥款的事,城大天台塌壞的事,好像都在風風火火之間煙消雲散,在壞事頻仍的日常中悄悄落幕,復歸寧謐。我們在晦熱的亂世哭喊、自憐、斥罵,然後在翌日繼續重複一式一樣的動作和口號,永劫輪迴。

這些事寫得再多再精微,似乎都改變不了什麼。我什麼都不是,既無能提出什麼改革,亦無才給予前瞻的遠見,我只有一身的近憂和熊熊的焦慮。我們都在等獄火退回地府,都在等天公賜福,憐憫這片焦土。

struggle4lit@gmail.com'

崇文館

清狂減盡只傷神

More Posts

Follow Me:
Facebook

高人指點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