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it U之勇──後後傳

cc photo by flickr user Thomas Au

cc photo by flickr user Thomas Au

其實沒有勇氣的,是我們吧。眾人皆醉,爾獨醒。我明白你,但是我寧願繼續裝作沉睡。我雖無法承受自己對自己的質疑,但我更受不了社會對我的質疑。
做唯一一個醒著的人,是很辛苦的。(自Quit U 之勇--後傳

她在內地旅行回來,曾經屢屢提及異地的風貌:美不勝收的山河、傳統古舊的風土人情、還有一生嘗之不盡的美食。最喜歡提及的,當數她一路上與友所碰見的一個個男女。

這次回來,在K房相聚,她跟我說:「我已經報左Jupas。」還是non-jupas呢?我聽不清楚。

這位朋友,曾在一兩年前毫無預兆地quit U。或者不是毫無預兆的,應該是我沒有好好跟她聊過,沒有好好關心她,沒有常常連繫好,所以連她心中一點小心思我都沒有敏銳地察覺。

細想,其實應當好好聽她每句話,或者我就猜得出她的抉擇了。

她說過,不喜歡數學,不喜歡運動,不喜歡讀書。她說過:「原來我真係唔鐘意讀緊呢科,原來唔係我諗咁樣架。」

「哦。」我沒有多想。在芸芸大學生中,有多少真的跟隨自己興趣所選Major?有多少人真的了解自己將會唸的東西?有多少已經計劃好畢業後的前路?有多少在每天生活中尋找到意義?

入U後發現唔係自己想像咁(美好),個個咪又係咁。我不否認,我自己亦是這樣,我甚至間中懷疑,我是不是選錯了科,是不是真的很有興趣,它是不是真的合我。但每每質疑從心中升起時,我便壓下來,不去想。這種事不能想,想太多,會後悔會懷疑會瘋掉,而我已經踏出了這些年來的路,我不能後退了。

我只能前進,前進,走應該走的正路,不能想太多。不想好像比較快樂(這樣便無需思考自己是否快樂)。

「你終於,報返Jupas,」我有點感嘆。

她自quit U之後,炒散、旅行、吃喝、儲錢、花費。每每問她有沒有打算,她都推說沒有,然後拉開話題。當初說好要讀書再考個5**給她最愛的中史,但她懶人一個自然沒有推動力去做。也是催了她兩年,她才去報Jupas。我不知道她有沒有想過未來,有沒有抽離一下現實,有沒有讓靈魂離開一下五官。我們相聚少,僅僅有時吃飯而已。

以前我們會在深夜搭地鐵回家時,開口談論一些白日裡不敢講的事情。談錢談性談愛談慾談現實談夢想。我們會正經八百地說「你有咩夢想?」然後以「算啦我地做唔到架」作結。例如我們會問「香港仲有無未來?」然後以「唉第時有錢去移民啦」作結。不,我猜我們有說過「呢道係我屋企我想守護佢」。現實這種事情太殘酷,卻適合在寂靜昏暗的車廂講。夢想這種事情太奢侈,不在這種寂寥的空間講更待何時?

人能夠思考的空間很少,從早到晚都賽跑一樣,只有深宵才有沉靜下來的空間。這時候都不去想的話,我們大概就如豬牛一樣了。

「喂,你真係諗好哂?你諗好而家你想讀既野,真係你喜歡既野?你諗好你要不計前路咁讀呢樣野?難道你唔會又讀讀下想quit U?你真係搞清楚自己要咩?」

這兩年,你變了嗎?我變了,但我希望你沒有。我希望你仍然有當初的果斷,有當初的清醒。兩年的過去,有讓你想清楚自己的路嗎?你的人生意義又找到了嗎?

或許是因為我一直裝醉,我很想看著有醒著的人,可以前行,可以很快樂無悔。

(就在打這一篇文章的同時,看到某位網友留言說以前《Quit U 之勇》一文讓他追求理想。衷心希望他可以成功。還有人一年前曾經與我傾訴,我很想知道,他們又有沒有跨過生命的關口、有沒有實踐生命。如果有任何人因這些文章獲得精神支持,大概也只有感動可以形容我的心情了。)

高人指點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