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見油蔴尋寶地

【其一:永興檀香莊】

我沒有考究「招財貓」的起源,但如果永興沒有這貓經常坐在門口「招財」的話,我不會走進去,以玩貓之名,慢慢認識這低調檀香莊。香港雖以香名之,但說到香港與香的關係,似乎顯得朦朧。或許有人說在香港不難找到香的足跡,然而還自設工場的香莊,又有幾多?永興東主羅先生,早年繼承叔父生意,現在工場雖設在內地,但香的質素十年如一。低調的營商手法,名聲自然不大,但仍然贏得不少熟客長年捧場。其實賣香也好,賣茶也好,賣食品也好,最能留住客人長期光顧的方法,還是對品質的堅持,這種方法,樸實無華,無人不明,然而,但更多人信奉的是:包裝第一。

地址:上海街175號

所有圖片來源:作者

所有圖片來源:作者

【其二:惠芳】

對比附近粉紅色的油蔴地室內街市,這裏一帶的居民似乎更喜歡光顧新填地街露天街市,大抵露天街市予人較多選擇的感覺,可以清楚見到不同貨物,貨比五、六家後才下決定也沒問題。露天街市中有熟食中心,好些日子前發現熟食中心前有位婆婆賣糕點和粽,買過一次芝蔴糕後就深深愛上,翌日想再幫襯,豈料婆婆沒有開檔,兩、三日後再遇婆婆,才知原來她並不一定每日都做生意,就算做生意,亦不會大量製作糕點,「賣晒就收檔,通常中午前已經賣晒」。後來婆婆給了我一張卡片,方知她叫「惠芳」,想預早訂購,可以打電話給她。除了芝蔴糕足料,紅荳糕、茶果亦相當不錯,紅荳糕切片微煎後才食,下午茶、宵夜其樂無窮。惠芳姨做生意,不會在街市大聲叫賣,也許她不志在賺大錢,她志在賺寄託,一種讓她以糕以粽會知音的精神寄託。

地址:油麻地露天街市,近新填地街熟食中心對出檔口

惠芳

【其三:安潔呂氏洗衣公司】

每逢入夏,都將冬天的大衣拿去乾洗。曾幾何時,不知聽了誰的讒言,只相信大型連鎖店的洗衣服務,生怕一般的洗衣店會把自己的衫弄掉。直到有一次,突然因公需穿西服,事急馬行田,便拿衣服到公司樓下的安潔乾洗,並請店家做急件。店家果然依時交衫,亦十分妥當,覺得不錯,後來便繼續時有光顧。又有一次則是加急乾洗長衫,姐姐問我:「急成點?」,我起初以為姐姐在說笑,原來安潔的「加急」是可因應「急的程度」而有彈性收費,這樣其實大家都得益。街坊店之所以吸引,或者就是它們都有很多不見於店舖規章的走盞位。走盞和馬虎絕無等號,街坊店重「朵」,要成功屹立區內,贏得街坊支持,「雖然收得平,應承得幾時交衫畀你,就一定做得到」。

地址:上海街326號

安潔呂氏洗衣公司

【其四:萬記砧板】

形容一對父子或母子樣貌相似,會說「餅印咁嘅樣」去形容,餅印大家都知道是甚麼但在生活中很少見到,所以見到餅印時很容易衝口叫它作餅模。我第一次接觸木餅印是在中學,那時家政課學整蓮蓉水晶餅,拿著燙熱的澄麵糰按入餅印,再眼明手快地扣出來,實在過癮,於是我便自己去萬記買了個八十元的雙頭餅印,這餅印我至今依然保存良好,於今十有二年。那時萬記的舖面沒現在這些大,只賣它們馳名的木砧板和餅印,後來店東歐氏夫婦擴充業務,才成現在的規模。木餅印隨著不同的木材有不同的價錢,以迎合不同客人的要求,我因喜歡木餅印,除了買了不同款式的水晶餅印外,也買了不少月餅印,也因買了月餅印,我便自己學做月餅,一造就是十多年,每年中秋一屋餅香。老闆娘歐太,看著我由中學由升大學,到出來工作,她十分關照我,每次光顧一定給予優惠,我很是感激。在油蔴地工作,自然也常到萬記,有時沒買甚麼,入去行逛,亦趣味盎然。當然我最喜歡看的還是木餅印,儘管香港對木餅印的需求已大不如前,但萬記還是守護著這古老傳統,「木餅印造出嚟嘅餅,紋路清晰好多,膠印永遠比唔上」,但在事事講求快、靚、正的時代,還用木餅印造餅的人,也許都是一些不諳時勢的人也吧。

地址:上海街340-342號

萬記砧板

【其五:華康茶餐廳】

午市繁忙時段,來華康食飯的人絡繹不絕,老闆娘珍姐,天天都坐鎮由她父親開辦、今年踏入三十五歲的茶餐廳。上海街、新填地街、廣東道一帶,尚有幾間老派茶廳,但我卻獨愛這裏,快餐天 天不同,每日四款,有湯、有飲品,都不過是四十元。華康可不是賣行貨,曾經在這裏食過「五柳豬肉飯」,色香味俱全,現在很多人不知道甚麼是「五柳」,都不點,可惜呢。

雖然午市門庭若市,但甚少有排隊情況。 「喂,事頭婆!我就走,叫佢坐我呢張啦!」「阿珍!我搬過嗰張,呢張檯俾你。」

這裏絕大部分都是老主顧, 或許就是他們創立的華康的「潛規則」,自己用膳完畢,見到出面有客等位,人人主動結帳讓位,又或是搬過其他位子方便其他食客。

有段時間,我基本上天天都是吃快餐中的D餐-即是蒸餸餐。例必飲凍咖啡,不要湯,扣底。

某日,踏進華康。

「照舊,係咪?」
「唔係!我食A呀今日。」
「轉口味?少可喎!」
「今日係『梅菜蒸肉餅』,我唔食梅菜,食A都得啫,試吓新嘢!」

一星期後。

「哎呀!」
「事頭婆,咩事『哎呀』?」
「今日係『梅菜蒸肉餅』,不過我知你唔食梅菜,特登留咗個走梅菜嘅肉餅畀你!不過我唔記得咗蒸呀!」
「嘩!咁有心!唔緊要,唔好嘥,繼續雪住先,聽日照蒸返畀我食!」

熟客們個個都會主動結帳讓位,其實都是華康兩代東主數十年來種下的善果,這種老式人情不是快餐,需要大家用心耕耘。

地址:新填地街150號

華康茶餐廳

【其六:利和秤號】

「事頭婆,食飯未?」
「而家整緊!呢架嘢個仔買畀我㗎!插電就用得,唔使食隔夜飯!」

「何太, 又搵你買婆仔秤呀!」
「又買?你上次咪買咗囉!」
「今次幫人買。」
「幫人買,好呀!使唔使開單呀?」
「使乜開單吖!佢哋怕我打斧頭咪自己落嚟囉,哈哈!」

利和秤號何老太的故事,各界朋友這麼多年來早有報道。秤,對我來說,不只是一種快要消失的用具,更是一種傳統智慧的載體。一根牛骨、坤甸木條,經造秤家的匠心獨運,變成大大小小的衡器,其實他們都是物理學家。

我愛傳統東西,我愛每事問。我總喜歡在中午吃飯時,或者放工後,經過她鋪頭,看她今天有沒有開門。

「何太,呢把係乜秤?」
「魚秤呀!你唔好買啦,個勾鬼死咁大,因住勾親自己。」
「啊……咁嗰把又係乜秤?」
「秤雞嘅!唔造啦而家,邊個重用把秤秤雞呀,咁麻煩!」

每聽到「唔造啦」三個字,心中總是好不舒服,我不忍心這些寶貝消失,我不希望到它消失,才追憶。

「事頭婆,雞秤、魚秤各一! 」
「買咁多秤做咩呀,咪話唔好買囉!」

「我……怕你下次突然話乜秤都『唔造啦』!」

地址:上海街345號

利和秤號

跋:六月七日,離開工作經年的油蔴地,特意記述最喜歡的區內六間店舖,以文字記住點點人情故事。

溫佐治

愛歷史、愛文字、愛拍照,最愛是到陸羽飲茶。與三大寇於面書共組「程尋香港」,希望令身邊人更認識我們居住的城市。

More Posts

Follow Me:
Facebook

高人指點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