悼手帕

cc photo by flickr user Corry

cc photo by flickr user Corry

跟了我八年的手帕,日前不翼而飛,教我追悔莫及,懺之悔之,想必是登車之前我用他抹過鏡片以後,一時疏忽沒把他放好,讓一切隨風,他竟走了。

為什麼它是「他」,因為他陪我走過半個地球,八年歲月,吾友早已是我不可或缺的伙伴,無論台北北海岸不羈的風、墾丁國境之南、京都首屆馬拉松、大阪光之陣、奈良大東寺風景、函館櫻之海、東京不夜之城、澳洲雪梨Darling Harbour、倫敦之眼和不掉下來的橋、事頭婆白金漢宮、曼徹斯特夢劇院、巴黎那座塔和門、馬德里的皇家和體育會、巴塞隆拿魯營球場、不朽兼別具意義聖家堂、里斯本天涯海角⋯⋯ 他都見過,無論春夏秋冬他都從沒缺席。

更不消說我在雪梨倒下,右手差點報銷;幾次馬拉松訓練帶來從大腿到阿基里斯腱的傷勢;不列顛風寒;福爾摩沙三十八度酷熱,他依然替我抹一把汗,陪我渡過困境。

這麼忠誠的朋友,怎麼不哼一聲就走了?

總有花生友會這樣說:一條手帕啫,駛乜咁傷春悲秋無病呻吟,閣下不明白物非人是的感慨,物件無聲,但他們隨時比人情有情,一條可靠的手帕,比千百跟紅頂白的花生友都強。

這條手帕真是太平凡的朋友,平凡到原來我沒有半張跟他的合照,他平常不是呆在左褲袋中,便是單車服背後右袋,我拍下勝景、宏觀、同伴和愛人,偏偏他全部都沒上鏡。

人們以為戰士最好馬革裹腹,一條耐勞耐用的手帕當然應該破在戰場上,方不負吾望,誰想到遊遍三大洲半個地球的傢伙,去得如此不明不白,正如東瀛戰神武田信玄百戰不殆,渡人逾萬,他竟然是歿於中風,倒在茅廁上,同樣的荒謬。

有心人悼一條手帕,皆因他留給有情人的不單那三十六平方吋。

爽健

不求聞達於諸侯,只願笑傲賞江湖。

More Posts

高人指點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