樹大招風地選老座

Triviṣa Teaser_3in1

近日港產片出了一對異父異母兩兄弟:樹大招風(下簡稱「樹」)及 選老座(在下還是喜歡它原裝名字)(下簡稱「選」),日前我同一天裏把它們先後攻略,過足港產片癮。

《樹》表面上講三大香港賊王,實際上研人生冥冥中的命數,《選》看似古惑仔式娛樂片,實際上是宿命論溝政治入門,它們同時候公映,配上香港這個被主權移交以來最壞的時代,天時地利人和,彼此無意中湊成一幕亂世預言書。

假如閣下問我什麼是「港產片」,我會把這片種分為兩品:二品者,必備飛車、爆破、警匪、槍戰、正邪,有時少甜,快上快落,不必依賴電腦特技的人肉特技打真軍;一品者,以上皆是,另配身份認同危機、命運及輪迴、自我質疑、領悟配宿命,構成香港人三十年來一直被如來佛戲弄和擺佈那座五指山。

歷年來好看兼娓娓餘音的經典一品港產片,大致上不脫上述套路,而《樹》及《選》皆屬一品,成兩生花。

————–以下含劇透,慎入————–

1b

《樹》表面上是一片抽三大賊王事跡的水,它想說卻是「性格決定命運,命運交織宿命」。三大賊王之一:葉國歡為人心狠手辣果斷冷靜,鬧市殺人越貨械劫逾千萬而面不改容,他曾經為了生存而壓抑本性,戴副金絲眼鏡,嘗試飾演服膺秩序,不再拿槍,做個走私商人。可是現實世界沒有放過葉氏,曾經黑吃白的他反被黑吃,他還要低聲下氣求別人放過自己,這屈辱真是非同小可,亦教他重燃不服輸的氣質,重操故業。

原本他是冷靜的悍匪,但從良後受過太多冤屈,令他心浮氣躁,結果他回香港準備再次大幹一場的野心,被一位嘍囉警察一句「死大陸仔」撻着了,他做掉那差佬,卻被對方同僚槍擊,導致終身殘廢兼被捕。

葉氏成也冷靜敗也冷靜,斷送半生自由。

季正雄乃心狠手辣悍匪,為了成功不擇手段,殺人越貨只是基本功,同時他冷酷無情,絕少透露自己真實身份,全程以假名作奸犯科。他整個故事中只對兩人交過心—-曾經一起打劫的舊拍檔,還有隔着電話令他重燃作惡野心的張子強,但正是這兩次披露身份,令他被出賣及被捕。

季氏成也陌生敗也陌生,戎馬半生的人最後敗在眾叛親離。

張子強為人心思慎密,恃才傲物,鍊成狂妄自大,他綁架大富翁兒子,登門勒索三十億現金,面無懼色,恥笑富豪,羞辱警察,對方投鼠忌器任他魚肉,張氏贏錢又贏面,全身而退,論智謀,他絕對是三賊王之首。

然而張氏自信太盛,自我膨脹,原本他拿着三十億肉金足可半生無憂,他卻沈迷如何做更驚天的大案,三王合作,原本只是江湖流言,他卻視之為人生終極目標,當張氏終於撮合另外二人起事時,機緣巧合,他卻無意中得到一批軍火,他的野心繼續升溫—-他竟然想藉呢批軍火炸掉香港主權移交典禮,名留歷史。最可笑的,喊亦正常,他最後因呢批軍火被中國公安拘捕。

張氏成也狂妄敗也狂妄,貪勝不知輸,一鋪清袋。

《樹》三大賊王空餘恨,一代梟雄,各自荒謬結局,他們雖然在戲中各領風騷,但從未見面,他們唯一一次同場對手戲,竟然是葉國歡被迫在風滿樓酒家擺和頭酒跪求貪官那一幕,季正雄當時在罵酒家的飯不夠熱,張子強在另一間房見朋友,他們人生中唯一一次相逢,想不到就是彼此毫不知情的最後一次。

人生就是這麼脆弱和荒謬—-絲絲點點計算,偏偏相差太遠,賊王們霸道一時,下場比芻狗更不堪,正如《選》中的七哥,行惡從良再行惡,什麼都在乎,最後卻一無所有。

40086-01-8288

《選》的皮相是江湖仇殺,抽的是中共港共的醜惡政治,真象卻是冥冥中的因果報應。

七哥曾經好勇鬥狠,刑事傷人入獄,還要跟死對頭同倉,冤家同年同月出獄,他倖保一命,對方卻被無名氏斬殺於他面前。他原本想從此遠離黑道,從良做個好父親好丈夫,妻子不領情,兒子也跟這個從未見面的「父親」形同陌路。

七哥家中失意,亟欲重拾事業,上有老屎窟們篩選揸fit人垂簾聽政,下有後進豺狼野心勃勃進迫揸fit人地位,他拼盡全力跟後輩爭位,卻換來妻兒慘死,他的結局是生不如死—-人生所有希望和寄託已歿,他只是一頭復仇鬼,跟替死鬼豺狼同歸於盡,操控大局的老屎窟繼續隻手遮天。

精明幹練如七哥,亦無法看透貪嗔癡,他跟《樹》三位賊王同樣下場悲哀,有人就有江湖,江湖就是政治,逐名利之心旺盛之人,成也野心,敗也野心,及早離去,世間幾許?

戲如人生,這兩個故事除了人名是假的,箇中人性的契弟和弱點,如有雷同,絕非巧合,看戲的人除了帶走娛樂,也要戒之慎之。

爽健

不求聞達於諸侯,只願笑傲賞江湖。

More Posts

高人指點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