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綁架專業

電影海報

電影海報

《十年》獲頒金像獎最電影,的確係香港電影界嘅一件美事,證明咗香港唔會因為政治題材敏感而有所避忌。不過,香港哋乜人都人,《十年》獎,自然會有一班媚共,怕被人秋後算帳,又或者唔抵得嘅人走出嚟批評兩句,唱吓白臉。

無可否認,任何一部電影,就算拍得幾好幾出色,題材、燈光、聲效、剪接、演員等做得幾好都好,都唔可能完美無瑕。因為哩個世界,冇最好,只有更好,先會有進步。所以,當《十年》得獎嘅消息傳得如火如荼,被人捧成神作都好,其實應該係要有人潑一潑冷水,唔好令《十年》過熱。不過,如果評論人只係用「政治綁架專業」嚟批評《十年》,咁就得佢哋好唔專業。

首先,戴定頭盔先,我唔係讀電影嘅,最多只係一個睇電影嘅普通觀眾,更加唔係嗰啲有一大堆藝術理論嘅文人雅士。只係,唔理係藝術定係電影,每一個都有權去講評,唔需要啲咩大道理,搞到懶高檔,白陽春雪咁。任性啲講句,得到大眾讚賞嘅電影,就係好電影。而我所指嘅大眾,唔單止哩個時代嘅大眾,而係包括之後世世代代嘅大眾。

《十年》哩套電影好有代表性。佢唔係一套正規嘅兩小時嘅故事,而係以五個小故事集結而成。電影內容十分生活化,非常貼地,本土味十足。電影嘅表達手法由五個唔同嘅導演作出唔同嘅新嘗試,係一套充滿實驗性嘅電影。電影嘅主題,即係由唔同演導唔同編劇嘗試透過唔同角度去帶領反思。至於政治因素,唔好意思,任何一個對香港有心嘅藝術創作者,都一定唔可能唔去探討政治。

係談及乜嘢係專業、乜嘢係藝術、政治有冇綁架到專業同藝術之前,先講吓《十年》夠唔夠基本嘅資格去問鼎金像獎最電影。其實哩個問題都好白痴吓︰「阿媽係唔係女人呀?係!」香港電影金獎像獎本身就係秉承住「有華人嘅地方就有港產片」嘅信念。港產片係咩?只要喺部電影裡面要睇到香港嘅文化、歷史、風俗等香港獨有嘅特色囉。除了對白要有廣東話,最好有市井俗語,拍下香港嘅大街小巷,體現到香港本地平民生活嘅細節,咁即使電影主題上唔開宗明義講民生、政治,都可以算係港產片。例如王晶嘅《賭神》系列。不過,以上嘅都係技巧嘢,只係裝飾上嘅元素。如果電影主題內容唔變,將演員、拍攝場地、對白全部換哂其他地方,咁港產味就冇哂。

我個人上認為,真正嘅港產片,要有港產味,係主題內容一定要緊扣香港特有嘅環境,而唔係一種隨時可以換湯唔換藥嘅主題內容。情況就好似舊制考評局出一題作文題「檸檬茶」,結果一班學生用檸檬茶茶做引子契機,寫咗一大篇驚天地泣鬼神嘅故事,但係故事內容同檸檬茶嘅特徵一啲關係都冇,最後被考評局大斬特斬,理由係︰「個引子契機唔可以換做維他奶架咩!?」同樣,港產片主題如果唔緊扣香港本土人文特色哩樣嘢,就算搵埋發哥、華仔、學友同張家輝哩班明星拍電影,唔好意思,都只係一套因為個導演兼阿頭係香港人(身份證上係,實際上唔係,只少佢唔係黃子華口中冇錢買樓嘅香港人),拍開屎尿屁,而綁架左港產片之名,實為討好十三億「血濃於水」嘅同胞嘅獻媚掠水片。

反觀《十年》嘅五個故事,每一個故事嘅主題、內容都同香港息息相關,如果要畀外國購買版權翻拍,唔好意思,拍唔到。其實唔係唔係拍唔到嘅,但係核心嗰樣嘢變咗,失去咗原有嘅味道,就好似奶黃包換咗豆沙餡,唔係奶黃包囉。例如《十年》入面嘅《方言》,外國翻拍嗰時當然可以換咗做其他語言之間嘅衝突,例如加拿大嘅法文對英文,甚至法國小說作家Alphonse Daudet 嘅《最後一課》搬嚟用都得,但係就唔係《方言》囉,感覺上連改編都唔係,完全兩樣嘢。簡單嚟講,《十年》嘅港產性、本土性、生活化,比《歲月神偷》仲重,係《十年》嘅核心。一變,就唔係《十年》。齋論港產片定義,因為先天選材嘅優勢,唔負責任咁句,已經嬴哂。

OK!電影唔係淨係講內容主題嘅,表達手法都好重要。內容好,但係平鋪直述,拍到成套紀錄片咁死板咕咕都無用。因為咁樣表現唔到導演嘅品味、審美觸覺、拍攝技巧。總之,表達手法就係藝術。首先,我個人始終係重視內容多過表述方式,畢竟藝術哩樣嘢,吾不知春乎哉!讀文學嗰時我曾經聽過一個主張,文學嘅價值唔應該過份側重於技巧,太多太刻意嘅技巧只會變成華而不實,矯揉造作。我好認同。好嘅作品應該係簡素自然,細水長流。文學係藝術嘅一種,哩個主張套用喺電影應該都可以。《十年》絕對做到。當然,《十年》本身以五個小故事合成一套電影,已經係藝術技巧。至於,其他參選作品,唔好意思,我唔識,亦睇唔到有咩藝術技巧喺入面,因為我冇睇過。(對唔住,最後嗰句唔係有心攻擊其他電影,我個人上同樣好支持其他作品,只係開心鬼黃百鳴突然上身亂講嘢。)

《十年》入裡,其實本身有好多新嘗試,雖然所謂嘅新嘗試係外國已經大行其道,例如《自焚者》嘅偽紀錄拍攝。但係香港本地電影真係好少咁做,對觀眾,尤其唔點睇外國藝術電影嘅香港人,可謂新鮮感十足。當然,你可以話︰「唓!偽紀錄拍攝外國一早有啦,《80分鐘死忙直播》、《午夜靈異錄像》嗰啲懶真實嘅拍攝手法吖嘛。再唔係仲有一套真‧紀錄片嘅《不願面對的真相》,攞埋奧斯卡添,咪又係抄!」首先,內容上嘅嘢先可以叫抄,表達手法唔算,如果唔係天下冇嘢唔係抄。另外,如果外國用過,又好用嘅表述技巧,我哋唔用唔學,一味只係用開以往嘅表達手法,咁同原地踏步有咩分別?香港電影點會有新一頁?

冇錯!有新嘗試唔一定好,例如《十年》入裡面嘅《冬蟬》,當中嘅表達手法的確唔係人人可以接受到。但係新嘗試能唔能夠帶嚟好影響,哩樣嘢好睇時間。當初奧斯卡最佳影片《鳥人》嘅背景鼓聲我都好唔慣,好辛苦。新嘗試,會令人唔適應,需要時間。但只要係好嘢,經歷時間清禮,唔會被淘汰,甚至會成為經典。重睇《鳥人》,除咗習慣背景嘅鼓聲之外,更加深刻了解主角內心嘅煩噪。重睇《十年》,《冬蟬》一定會令觀眾有更深嘅體會。能夠令人不斷回味,好似品茶咁越睇越多感覺嘅作品,先係好作品。我好肯定《十年》一定係哩類嘅好作品。
最後,真正令人誹議《十年》嘅,就係所謂嘅「政治綁架專業」。政治,係一樣好敏感嘅題材,越敏感就越想避,越想避啲人就越要講,越要講就越要批評《十年》借政治話題上位,所以得出「政治綁架專業」嘅結論。好笑嘅係,正因為政治因素,媚共、怕得罪中央、唔抵得嘅人先會將政治因素無限放大,以偏概全,忽略《十年》本身嘅價值,忘記專業嘅本質,甚至借此以立喺所謂專業高地上批評《十年》。哩種先至係「政治綁架專業」。

其實藝術係咩呢?我個人上認為,就係一個創作對四周嘅事物有感觸,有自己嘅睇法,透過唔同嘅方式,以自己最舒服、最直率嘅方法去表達自己對身邊嘅人和事嘅理解、感受。依家嘅香港,凡係對香港有心、對香港有感覺嘅真港人,都唔可能唔理政治,因為我哋依家嗰環境就係咁。點樣嘅環境、點樣嘅時代,就會出點樣嘅人、出點樣嘅作品。黃子華喺《秋前算帳》提過,中國曾經有一段時間出過大量所謂「恐怖文學」嘅「傷痕文學」,全中國當時識寫嘢嘢人都係寫哩一味。點解?文革過後,文人被批鬥、上山下鄉,當時嘅社會係咁,最切身嘅話題係咁,所以出咁樣嘅文學。文藝復興時期,宗教文化係當時嘅大勢,有幾多幅作品係同宗教無關?二戰後期至冷戰初期,世界充斥住極權主義嘅白色恐怖,所以先會有《動物農莊》、《1984》嘅經典出現,同樣係諷刺國家、政治色彩濃厚。而最厲害、亦最令人不寒而慄嘅係,我哋依家睇返都仲真實,就好似我哋依家本身就身處某一個國家咁。《十年》畀人最直觀嘅感覺,就係佢嘅可怕性,令人感覺《十年》其實唔係電影,係預言,警惕我哋。的確,其實根本冇人嘅任何作品同政治有關,因為太沉重。觀眾都係想開開心心睇一套娛樂大家嘅戲啫。但係,我哋依家嘅香港,可以咩?對自己嘅家有心、有良心、有責任心嘅創作人,唔可能懶係嬉嬉哈哈咁拍一啲純娛樂電影,觀眾亦都唔可以純粹只求娛樂。唔係我哋犯賤,係社會逼我哋要關心政治。我哋都好想淨係睇《戇豆先生》簡簡單單,天真無邪嘅低能笑片,但係哩一刻嘅我哋,唯一真正適合我哋嘅笑片,係查理‧卓別靈嘅笑中有淚、黃子華楝篤笑。政治,從來都涉及所有嘢。因為如果政治乜嘢都唔關事,玩政治嘅人就冇嘢可以管。藝術,就係創作人對所有嘢嘅反觀感受。當一個時代被政治玩弄,藝術就同政治分唔開。你嘅藝術唔涉及政治探討,你對四周根本唔關心、冇感情,玩咩藝術呀?藝術有冇必要負上探討政治嘅責任?冇,但係藝術一定要負上探討生活嘅責任。而我哋,香港,本土電影,探討嘅生活,探討嘅社會,問心,可以同政治無關咩?

sb@me.com'

某人不是我

本人為 某人不是我,係讀過下書,有時會關心時事,有時會有啲諗頭,有時會自相矛盾,鍾意胡言亂語,喜歡創作嘅怪人。雖然個人在評論時事自稱從不以政見立場出發,只會從事件嘅成效得失作論,但經自我重審時總會發現自己多數鍾意雞蛋。總之,本人意見不等於本人立場。

More Posts

高人指點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