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布西弦樂四重奏—法式美饌

圖片來源:香港藝術節

圖片來源:香港藝術節

香港藝術節三月十四日,大會堂音樂廳,「法式美饌」之一的德布西四重奏,售出八成半,樓上未滿,次日之巴赫至爵士,增加鋼琴﹝其人亦作曲家﹞與低音大提琴,售罄,可見「跨界」捧場客不少,文化交集,是人類喜歡交朋友的具體化,思想深度尤其需要,非如此無法進入精神領域。

首晚節目的四位作曲家,生於1862至1882之間,屬同時代人物,被稱為印象派的德布西比拉威爾長十三歲,二人都五十多六十餘;泰利法來Germaine Tailleferre晚Guillaume Lekeu雷寇二十二年,卻活到1993,跨世紀地91歲半,而雷寇則僅僅二十四歲,傷寒使他夭折於生日第二天。

Tailleferre原姓TaillefesseTaillefesse,為抗衡父親不支持學音樂而改,屬於法國六人團唯一女性,可惜先後兩任丈夫跟她爸一樣,大大影響作曲數量,實際上,她的創作包含各種體裁。當晚的升C小調弦樂四重奏,非常短,此地音樂會習慣方便遲到觀眾,這首作品陰聲細氣,不如她其他音樂動聽,似乎四人未入狀態。

德布西G小調弦樂四重奏,第一小提琴換了琴凳,可能證明筆者感覺,坐不安穩,自然影響演奏,紮實「札馬」,腰背挺起,才有好聲音,以前的HKPhil﹝應該正名香港愛樂樂團 可簡稱香愛 或港愛﹞懶散,此乃關鍵。這首室內樂之後的牧神午後、大海等等,似夢如幻,縹緲恍惚,尚未顯著,但技法已完備,只是聽得不太滿足而已。

中場休息之後,雷寇如歌而悲傷的甚緩板,一如標示,動機來自耶穌被出賣,對傳統歐洲信任深厚的作曲家,聖經是創作重要源泉,巴哈每個禮拜有新作給合唱團最為經典。年輕雷寇哀基督之痛的沉重,大提琴幾乎一直在低音徘徊,不過,意含作者的自傷也說不定。

拉威爾F大調弦樂四重奏,節目表說是模仿德布西,也許,向年長的前輩「致敬」更適合,的確,第二樂章一樣用撥奏,但整個樂感的迷人優美,自成世界,無分軒輊,並立印象派大師,雖則德布西拒絕印象主義之號,有人認為象徵主義更當,無論怎樣,好聽。

音樂家,尤其是作曲家,腦袋裝了無數異想天開異乎尋常的東西,不過,這一些異乎尋常的靈感,基於極為嚴謹的樂理,也就是十分十嚴格的律則,作曲家充份掌握再變化,成為創新;演奏演唱者,也有一套完整的技巧要學習要掌握,才能把作曲家的思緒感受再現,巧妙的是,人人不同,甚至自己也每次不一樣。

藝術精神代表甚麼?推陳出新!﹝延續傳統﹞因此,強制霸道,絲毫容不下藝術精神,她徹頭徹尾自由,完完全全獨立。

@ 好消息 週六鋼琴獨奏Schostakovich 大堂只剩幾張票了
壞消息 欲賞之朋友 必須要求開放樓上
否則聽不到這絕無僅有的三小時音樂會

高人指點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