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節世界音樂營之印度音樂

香港藝術節環節之中,有名為世界音樂週末營者,其實即「跨越界限」使「世界音樂融為一體」之意。
中國的「胡琴」家族,可能是「跨界」鼻祖;五十年前,西方音樂家曼奴軒Menuhin以小提琴和北印度西塔琴演出「東方遇見西方」,具有經典意義。港澳人特別鍾情的馬友友﹝票房開賣幾小時即售罄﹞,也很早夥同南北東西藝術家「玩」音樂,或與其讀哈佛人類學有關,可見學問、藝術路路相通,實乃常態。

三月四日,大會堂劇院,「弦琴東西風」「小提琴與維那琴」 吸引了四百多人,可謂全滿,座上客印度或南亞人不少,難得聽到來自家鄉的音樂嘛。﹝翌日為印北西塔琴和印南維那琴二重奏、週六則希臘女歌手﹞

夫妻檔R. Kumaresh與Jayanthi Kumaresh同屬國寶級,一為古典寵兒小提琴,一為維那六代家傳,此外,尚有陶鼓﹝似灰姑娘的大南瓜﹞、雙面鼓。

舞台中前方,四人盤膝座於臨時搭成的桌面上,夫妻居中,左陶右鼓,音樂也以提琴、維那為主,時而對話,時而碰撞,陶鼓、雙面鼓則旁敲側擊,古華夏與古印度真合調,連音樂與成語也不謀而合﹝笑不笑隨緣﹞。提琴、維那的旋律性很強,尤喜滑動,跟聽慣的一個一個音清清楚楚大不一樣,由於節奏快速,奏的人聽的人都自然地搖頭晃腦。

表面看來,提琴、維那擔任主奏,但陶、鼓二者亦不時單拍獨打,而且手法繁多,四件樂器常有「急管繁弦」之感,啊,非也,應該「急鼓繁弦」才對,其速度之飛快,紐約時報曾譽為「快過印度豹」!

所有圖片來源:https://www.hk.artsfestival.org/tc/programmes/world-music-weekend-jugalbandhi-veena-sitar/

觀眾報以掌聲時,四人合掌為禮,偶而捫心答謝,彼此之間會擊掌鼓勵,或左右覆手一甩,總之,沒有「台下鼓給他 他也回敬鼓掌」的異乎尋常。

整個演奏,非常熱鬧,全無冷場,這也反映在音樂上,輕盈溫柔部份少有,也許作品如此,也許擴音過度。

明玉常年疑惑:西洋古典音樂會,樂團固然不會擴音,管弦樂器獨奏也一概不用,即使吉他、曼陀鈴、簫笛之類,也罕見擴音,除非場地音響欠佳,或戶外演出,例如著名的荷里活Bowl,以及尖沙嘴文化中心海旁廣場、臺北中正紀念堂外等等,當然必須擴音器,因為靠它滿足數以萬計看表演的市民需要。

此外,流行型式的音樂,亦無法不用擴音設備,否則完全聽不見唱甚麼。像四、五兩晚的印度音樂,和伴奏樂器不多的京崑一般,在小劇院無妨以真面目示人,一如擴音器出現之前的戲班大師,原汁原味,誠心所願。

藝術屬於心靈活動,印度古樂尤其超越物質世界,豈可配置電聲?老子「五音令人耳聾」,此之謂也!
當然,大鑼大鼓,又作別論,哪是另一境界。

#中國大陸議論三八改名神女節之翌日 丙申二月初一﹝一笑乎﹞

Anupama Bhagwat-HiRes2_720x480

高人指點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