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我定議哲學父子談

子:

阿爸同阿媽(編:?!)話定義自己好困難,我嘅諗法就係其實定義自己好容易,根本唔需要刻意定義自己,刻意定義自己就好容易冇咗自己。

明明自己係鍾意哲學,但係因為驚人哋覺得自己好怪,而唔畀自己再講哲學,咁就係刻意嘅定義。

其實自己嘅行為、諗法已經定義緊自己,仲使乜再諗呢?

我就係自己嘅定義,我嘅行為就係我嘅標準。

要做到呢點就要霸道啲,唔去說服人亦唔理人哋講咩,呢個就係唯我獨尊嘅精神(借用下啲字)。

自己鍾意嘅就做。自己唔鍾意嘅就唔做,好似個細路仔咁就最好,自己嘅行為思想唔為迎合人哋而改變,咁先最遵循到自己嘅諗法。

咁樣做就唔使為定義自己而煩~

不過咁做都唔易㗎~人成日被自己身邊嘅人影響~

記住,意義係自己畀嘅,自己認為件事冇意義就係冇意義,有意義就有意義。

cc photo by flickr user Quinn Dombrowski

cc photo by flickr user Quinn Dombrowski

父:

只要承認「物我」之分,咁人同「external world」有交流,自不免受到外面世界嘅影響。呢啲影響,有啲會慢慢變成「自己」嘅一部份。呢個都係建立「自我」嘅必經過程。

個「定義」問題,唔係分析哲學嘅定義。而係,當呢一刻嘅「自我」,受到 external world 影響,咁呢啲影響,我應該接受佢成為「新自我」,定係要抗拒呢?呢個先係核心問題所在。

對於阿仔講嘅嘢,我個評語就係:呢種方法,作為建立自我認同嘅手段,係幾好嘅。

用 New Age (?) 嘅講法,everything is connected。「自我」條線可以由一個點,擴闊至全宇宙。當然日常生活嗰陣大家唔會因為條界線模糊而感到迷茫,但事實上當人生遇上衝擊,感到迷失嘅時候,呢條模糊界線就會令人迷惑,就會諗應該點「定義」自己架喇。

呢個亦都係香港「本土」思潮嘅一個重要議題:點樣定義香港人?點樣定義香港價值?

阿媽當日指出「定義『自己』好難」,其實係回應緊我一句:「用自己嘅語言,講自己認為啱嘅說話,真係咁難咩?」本身係探討緊文化、價值認同嘅問題。 ‪#‎我哋先唔係離地哲學家呢‬!

---
(編按:老豆指阿仔有自稱維根斯坦嘅癖好,不斷用假名被人report,表達吓concern拍吓阿仔個頭咁……)

phil@gmail.com'

散彈一號與哲學仔

Like father, like son. 應用哲學: https://www.facebook.com/appliedphilosophy 哲學仔: https://www.facebook.com/philosophyboy

More Posts

高人指點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