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晚我不想睡

書於清晨六時零三分,抱歉未能走在街上。心繫旺角,很累,但未肯合眼,因為我知道這一場由食魚蛋帶來的掃場行動,無組織的食客純粹因被包圍、胡椒噴霧加料、警棍侍候、當空鳴槍鎮壓(收筆時警方已放催淚彈),在主流傳媒和大多數睡醒但未覺醒的人眼中,變成:暴徒衝擊警方,令警員受傷。

【旺角警民衝突】有市民被警員打到頭破血流

在旺角朗豪坊,警方向市民使用胡椒噴霧,並出警棍狂毆市民之後,及後警民再次爆發衝突,警方再次出警棍及胡椒噴霧,期間有警員在亞皆老街向天開槍,更用槍指嚇市民。

在彌敦道,有警員從後追打一名女子,導致她頭破血流。

(2:45 AM)

Posted by PassionTimes 熱血時報 on 2016年2月8日

認真,一幕幕警員手起棍落、胡椒噴霧飛揚(你中過就知有幾辣)、手無寸鐵的巿民被打至頭破血流的畫面,很難令人忘記。但是我們同時知道,這些畫面,通通不會被網絡以外的大多數廣傳--他們仍然會堅信他們想信的:小販犯法,警員執法,阻礙警員的通通是錯,完。

我鮮有地感激冬天的夜晚特別長,那就讓我不要睡覺,靜靜的等待天亮。因為我知道還未天亮,現在還未需要解釋甚麼叫「警權過大」,甚麼叫「濫用私刑」,未需要解釋很多歪理--難道說A家小孩和B家小孩打鬧,B小孩開槍殺了A小孩,B小孩可以以A小孩先不合作為由作申辯?荒謬的是很多人相信這一套。先撩者賤,對嗎?也不必分輕重了。不必看誰的拳頭大了。不必看誰精銳盡出、高牆鐵馬、軍備齊全了。

0129

警方出動長盾,山東街

Posted by 90後社會紀實 on 2016年2月8日

一定有人說:這些食客有政治目的!
不排除有,但至少一開始被圍的卻是措手不及的普通人,和你和我沒有分別。沒有人會想過拮魚蛋會被警察包圍,再天馬行空的政客都不會想到一串魚蛋最後會帶來兩槍槍聲。

一定有人說:會還手的人早遲害死香港人!
這一點我不清楚,但還手的人,拳頭不是向著巿民,槍,卻是指著巿民;警棍,是向巿民揮的;胡椒噴霧,是噴向巿民的。誰間接害死香港人?我不知道。誰直接指嚇威嚇香港人?令香港人頭破血流,身心受創?我卻很清楚。
而我實在有太多不知道的事--例如港珠澳大橋和高鐵超支又超支,會否害死香港人?我不知道。李波被失蹤,司法制度備受挑戰,會否害死香港人?全民退保,會否扼殺香港人的未來?郊遊公園通通被人動念頭想改為住宅用地,而發展商或政府或地鐵還有那麼多地未建樓,會否令香港綠色的地方便少,氧氣量都減低?我不知道。而那些智者,似乎都通通沉默了。

已確認!
#CCTVB 聲音畫面,確認有警員拔槍,亦明顯傳來疑似槍聲!
請注意人身安全!

Posted by Keyboard Frontline 鍵盤戰線 on 2016年2月8日

一定有人說:看哪!警察都被打了!
說真的,我一點都不可憐警察。警察領薪打巿民,巿民打警察背負了法律後果,更遑論這班巿民落入警察手,可以有多凄慘。七警案呢?不了了之。大量警察片段在鏡頭前見人就打呢?被取消起訴。在這傾斜的制度下,只有一方用權威和官威施壓,而不懂得身上制服應有的專業和克制(對,我特意細閱了一次聯合國的《執法人員行為守則》),這樣的警方等同亂咬的瘋狗,還要帶狂犬症--你被咬中便後患無窮(你看看那些噴胡椒噴霧的警員模樣,相信無人會認為他們在克制的精神狀態下)。被打的都有父母家人,我知道。但你至少身上有護甲,你至少不是被人打到血流披面然後被人控告襲警。

一定有人說:沒有警察你們早就完蛋!
我有納稅,不是強求他們在雪地山嶺上救我,而是盡他們的職責,如他們宣誓時所言:「以不畏懼、不徇私、不對他人懷惡意、不敵視他人及忠誠努力的態度行使職權,執行職務,並且亳不懷疑地服從上級長官的一切合法命令。 」但我極度懷疑他們對巿民懷惡意、敵視巿民,而且毆打巿民、濫用警力、胡亂開槍的命令是不合法的。只是警監會附屬於警隊,自己監察自己人,長期無任何監督作用。

天亮了,我還是睡吧,反正也是紛亂的一天,然後幾日後大家便會淡忘。而我明明是一個只好風花雪月的人,又何必太放在心?
不是嗎?

放咗漼淚彈,我比人打中咗 ;0)

Posted by Wong Ka Chun on 2016年2月8日

呆總

爾雅集總編輯,他們如此叫我,我便有如此稱號。 以文會友,不問姓甚名誰,不理江湖恩怨;勸天公抖擻,樂見世間文章不拘一格。不小器但挺怕煩。

More Posts - Website

高人指點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