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多啲香港人鍾意武俠小說就好咯

圖片來源:咪又係我~

圖片來源:咪又係我~

熱愛了武俠小說十幾年,中二才看完整套金庸,不算太年輕,當然有不少梁羽生、古龍等等。由中三開始校內所有作文,如果可以,都會寫武俠小說。

中文不用學的,多看兩本中了毒就自然愈看愈多中文,愈看也愈快,spiral up。女校的同學多看愛情小說,也有不少問過我打來打去有甚麼好看?偏偏密友們無一不愛武俠。

武俠世界快意恩仇,也沒有太多法律(當然殺人者後果嚴重,而搞出人命也有官府過問,你看看林平之就知)。有仇報仇,警惡懲奸,是一個相當痛快和積極的世界。一是被殺,一是儲好實力報仇。但漸漸長大,意識到香港是法治社會和法律在社會上的重要性,而當時香港無人可以凌駕法律之上,沒有人操控ICAC,所以快意恩仇這一點就被法治的好處平衡了。

成長路上開始出現很多書,英文居多,便有點瞧不起武俠小說:每種文體都有它的局限,例如武俠小說無法承載天馬行空的社會體制如《盲流感》、《動物農莊》等。所以開始不寫武俠改寫其他,以前一日一套五本梁羽生也少看了。

離開了武俠小說,一路在書海浮沉便是幾年,有一天福至心靈,又翻開武俠,從一個既陌生又熟悉的距離重新審視這位舊情人,又有一些新看法:沒錯或者它未能直接刻畫將來,但在傳遞「義」的定義,在刻畫人性和在華人社會的掙扎非常有效深刻。武俠小說是一種獨有的傳統,承傳同時革新;在發現它有別於其他文體的獨特性後,便樂意重作馮婦。

現在看,武俠世界仍然色彩斑斕。對不起,它比日漸暗淡的香港更現代。何出此言?武俠的世界每個人都是自己世界的主角。你以為小龍女才是主角?可能從郭芙的角度一樣精采。當現世很多人在爭名逐利,以高薪高學歷作自己價值的依歸,即使有人錢不多,也會羨慕財主。你會發現在武俠世界沒有那麼單一:不是人人都渴望做武林盟主,羨慕打遍天下無敵手(苗人鳳是多麼不願擔起這名);也不是武功最高才備受尊重。行走江湖,這位可能是用毒暗器的唐門,那位可能是散花女俠。富商姬冰雁不會用胡鐵花沒錢來認為自己更高尚,楚留香不會因為姬冰雁輕功不夠好而覺得自己最強。

那個世界,成功和失敗的指標有很多種,而成功和失敗的定義也很闊。沒有說最強的人有絕對的優勢,君不見苗人鳳雙眼,楊過的手臂,令狐沖被刺的一劍。

如今的社會,卻是被一個又一個框架限制了。連韋小寶都放眼世界操幾句羅剎話,很多香港人卻愈看愈細讓孩子苦練普通話免被淘汰,還可以談甚麼軟實力?(說來或者令人掉眼鏡,我鼓勵人學普通話,但英文呢?學好了,德文呢?西班牙文呢?中國佔了世界一成巿場,還有九成在外邊。)不少朋輩早已開始婚姻置業大計,by all means,加油。但問題是:有錢有面,又是否成為每日上班工作進修的唯一目的?車仔屋仔,又是不是衡量其他人價值的唯一準則?

我知我天真,喜愛武俠小說這種成人童話的人都天真。但我想,或者這個社會就是太成熟太老練,忒也現實,最欠缺的就是天真。

呆總

爾雅集總編輯,他們如此叫我,我便有如此稱號。 以文會友,不問姓甚名誰,不理江湖恩怨;勸天公抖擻,樂見世間文章不拘一格。不小器但挺怕煩。

More Posts - Website

高人指點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