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哲學思考】類比嘅問題‬

cc photo by flickr user neomodernist

cc photo by flickr user neomodernist


類比其實係人類嘅一種學習機能,我地喺接觸新事物、學新嘢時,會好自然咁將呢樣嘢同已有嘅知識作出比較,方便自己由熟悉嘅角度作為切入點去理解呢樣嘢。

例如有啲人會將perfect tense當做類似粵語入面嘅「咗字句」,例如I have had my lunch,即係話我(今日)食咗晏。

呢個就係喺學另一種語言時,會拎呢種語言同母語作比較,搵出相似嘅地方。

但係呢種類比唔一定啱(就算上述嘅例子都係),相反仲成日錯添。類比其實只係一種方便我地學習嘅能力,並唔保證一定啱,反而喺一啲「無傷大雅」、「錯咗唔會死」嘅位極容易犯錯,因為呢啲錯係好難發現嘅。

因為要發現呢啲錯就要對自己作出類比嘅兩個概念非常熟悉,但係如果肯深入認識曬兩個概念,又點會喺自己熟悉曬呢兩個概念之前,就匆匆作出類比呢?

所以可以話坊間甚至學者中,話西方嘅xx其實就係中國嘅yy,或者中國嘅xx就係西方嘅yy,都係有好大機會係錯嘅。

例如:其實中國早有民主之說,喺孟子其實已經有講,之後更具體咁以五德始終說表達出嚟。

呢啲說法都係錯嘅。

更錯嘅例子有,西方嘅法治其實就係中國嘅法家。

呢啲可笑嘅錯誤往往除咗犯類比錯誤之外,更犯埋聯想嘅錯。

記住,聯想而唔求證,係無幸福架。

假如我係一個聽過法家,對法家有中學程度嘅認識(例如知道治亂世,用重典),然後聽到法治呢兩隻字。

然後因為法治有個法字,就諗到去法家到,然後默念:「法治法治,法家之治。」最後就得出:「其實西方嘅法治,我地古代嘅法家已經有講啦!」呢個驚人結論。

但事實上法家係講「法」、「術」、「勢」架!呢啲都係帝王之學,講嘅係點樣維持帝王嘅權力同威嚴,李斯就為秦始皇定立中央集權嘅制度。
所以話法家同法治有關,其實已經犯咗嚴重嘅類比錯誤。

而除咗因為名字上嘅相似而錯誤類比,亦有好多人喺概念上犯呢個錯。

例如:
有人聽過經驗主義呢個哲學term,然後見到人好講經驗,就會人地:「哈哈,你係經驗主義者呀!」咁其實已經忽視咗「經驗主義」呢個名詞背後嘅哲學意義,你當然可以借用呢隻字啦,但千祈唔好真係當嗰個人係經驗主義哲學家。

又有人將一啲概念跨學科咁用,居然將經驗主義當成文化咁睇。然後就話某國家嘅文化係經驗主義,如果只係借用呢個名詞當然無問題啦,但使用者居然將兩個經驗主義當係同一個,咁其實已經係混淆兩個概念,語義不清啦!

當我地類比時,往往會因為唔係完全清楚嗰兩樣嘢嘅所有特質,而混淆曬自己講緊嘅嘢,例如墨家講兼愛,你就話佢係馬克思主義,咁係因為你一嚟唔清楚咩係兼愛,二嚟唔知道墨家有其他特質,三嚟根本唔知咩係馬克思主義。

所以類比無問題,但係千祈唔好類比當真理,有時間就認識下自己類比嘅嘢。

philo@boy.com'

哲學仔

哲學,代表理性;仔,代表感性;睇落去係情理兼備嘅感覺。 一個哲學愛好者嘅心路歷程。

More Posts - Website

Follow Me:
Facebook

高人指點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