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TSA成績被納入學生Jupas分數之時

cc photo by flickr user Denise Chan

cc photo by flickr user Denise Chan

情況可能會是如此:

「我們別再開甚麼大聯盟,快點督促子女們操卷吧。」其中一名母親在群組內說著。

群組內沒有回應,不消半天,群組自動解散,消失得無影無蹤,不留半點痕跡。

社會針對操練TSA的反對聲音日漸減少,正苦們官腔地發表言論,指出是次改變TSA的性質乃為學生前途著想,不希望由一次公開試定生死云云。

家長們因發覺TSA直接影響他們子女,旋即奔波搜覓最更新,最雞精的補充練習。坊間的補習練習出現供不應求的情況,書店課本供應商的TSA補充練習長期短缺。

而莘莘學子們因不停被操練而叫苦連天,生活苦不堪言,完全沒暇休息,平均睡眠時間縮減至四小時。可是,家長們依然覺得他們不夠勤奮,繼續為他們搜羅各種提升TSA成績的方法,務求他們達到「零睡眠」的高深境界。

社會上開始出現TSA應試班,各大補習社開始推出TSA補習班,由各大天皇天后「嶄新完美演繹」應付TSA之究極昇華課程,務求達到「貼題快,狠,準」。

當有十多歲的青少年發聲抗議,控訴這制度的無理,表達根本沒可能由專門評核學校的考試,變成同時影響學生Jupas分數的評核。上一輩,包括家長們馬上指摘青少年為廢青,不思進取,只會希望不勞而獲。

全城鬧得沸沸嚷嚷之際,正苦在內部會議沾沾自喜,由前陣子的滿城風雨,變為現在的鼓吹TSA,他們完全可以使出「A字膊」,麻煩免卻不少。

家長繼續買補充練習,補習社繼續推出TSA應試班,社會老一輩繼續抨擊青少年。然而,開始有學生疑因抵受不住學業壓力輕生,社會繼續視而不見……

冀望如此社會悲劇不會上演。

派拉特

沒有文字,又怎能說心事?

More Posts

Follow Me:
Facebook

高人指點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