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de Away

"Kobe Bryant Shane Battier" by steve.lanctot - kb_0563cf. Licensed under CC BY 2.0 via Wikimedia Commons.

“Kobe Bryant Shane Battier” by steve.lanctot – kb_0563cf. Licensed under CC BY 2.0 via Wikimedia Commons.

於我而言,中三是一個開始注重髮型、關心潮流的階段,三不五時就要摷一摷頭,周而復始地恥笑哪個同學坐下來時會露出白襪,盤算着回答老師提問時怎樣搞笑,讓那個背影纖柔的女同學掩嘴偷笑。然而,中三那年,更是我初涉球場的珍好時刻。

那時籃板不會搶,遇到高空的球便如排球選手般,只管躍起一掌打出界。當球傳到手中,既不知運球是好,還是出手更好,往往在躊躇之間就被偷走了球。每次在場上廝殺幾場後,腳掌務必冒出數個水泡,無他,那時我穿的竟是adidas的superstar。

若問到青少年的行為是否很大程度上受朋輩影響,我以自身的經驗來說──這是無比真確的。一個個輝煌而雋永的名字都是透過中學好友的口耳相傳中得以聽聞:Allen Iverson、Vince Carter、Tim Duncan、Shaquille O’Neal、Kobe Bryant……炫麗而迅疾的Killer Crossover,輕輕一躍便跨過七尺巨人然後奮力一轟,平實而穩當的低位轉身放籃,受不了毫無道理的入樽後而倒碎在地的籃板,兩肩輕晃後瀟灑投出一記Fade Away,如此種種令人拍案叫絕,重播復重播的經典畫面,都一度教我們迷溺於讓人腎上腺素拔昇得奇快的籃球世界。我仍舊深深記得,因據考試而早放的上午,我們在桌面一片杯盤狼藉的茶餐廳裏為Robert Horry三分中鵠,使得馬刺反勝活塞而振臂歡呼。

今早起來,忽聞高比宣佈於今季末退役,這消息對於一向追蹤NBA的球迷來說可謂毫不意外。尤其當我看到今季高比有一球Backdoor上籃入選Top 10 Plays時,我更肯定他離退役不遠矣,那一球當然進得漂亮,惟一教我納悶的是:為什麼他的騰空時間短了那麼多?遙憶其壯年時,於底線做一個漂亮的Pump Fake,繼而伶落地越過防守者,輕盈一躍,雙手持球劃了一圈,便是一記技驚四座的Backdoor大風車入樽。然而,廉頗老矣,尚能飯否?在離場慢些也不許的世道裏,我驀然為曾經渾身是勁,如今卻渾身是傷的他傷感,那首字字句句都流露不捨的告別詩,恐怕是在披着滿襟的英雄淚下寫就的。設若籃球界有一本《史記》,恐怕在〈本紀〉中會留下他的名字吧?

歲月暗藏在時疾時徐的拍球聲中迢遞而去,許多許多的東西都在嬗變的世界中消失不見,但我們仍然能若無其事的活下去,心中只賸下莫辨的灰燼。到了最末,連曾有的灰都一樣消失不見。對我們來說無比仰慕的球星一個接一個宣告掛上球衣,我們彷彿用盡最後的默契來和應他們的黯然一樣,星期日的上午誰都不再需要在球場旁左顧右盼,賭賭誰比誰更遲;誰都不會再穿上白恤衫和灰褲子,在一丸夕陽下拙劣地模仿NBA球星的招牌動作;寫上班名的籃球隱匿何處?誰都不在意了。

青春業已悉數浪射透了,當時為仿傚高比的Fade Away而興奮不已的我們,何曾想到原來Fade Away原來也有漸次凋謝的意思呢?

struggle4lit@gmail.com'

崇文館

清狂減盡只傷神

More Posts

Follow Me:
Facebook

高人指點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