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樂會黑名單:李雲迪、郎朗

李雲迪在首爾演奏出錯,指揮要停下樂圑再繼續。(Source: SENA via koreaharald.com)

李雲迪在首爾演奏出錯,指揮要停下樂圑再繼續。(Source: SENA via koreaharald.com

李雲迪十五年前在蕭邦國際鋼琴比賽奪冠,一炮而紅。紅到今日,上月獲邀回到這個比賽擔任評判。蕭邦國際鋼琴比賽在蕭邦故鄉華沙舉行,在古典樂界地位斐然,江湖地位非甚麼《中國好聲音》可比。然而,李雲迪卻被質疑在參賽者演奏時拍照,不尊重大會和參賽者。更離譜的是李雲迪竟然在比賽期間缺席三日,由華沙飛到上海,替黃曉明和 Angelababy 的婚禮伴奏。

沒有最離譜,只有更離譜。上星期五(10月30日)李雲迪在首爾音樂會中演奏蕭邦第一鋼琴協奏曲,錯到一個地步,指揮要停下樂團再開始。根據樂團團長(concertmaster, 由首席小提琴擔任)事後的技術分析,李雲迪彈錯後力挽狂攔,希望到達下一個 tutti(獨奏和全樂團合奏會合點),而不少樂師亦醒水,跳到下一個 tutti。奈何這個 tutti 和樂團不同調,無力回天,唯有停低再來。儘管團長認為事件是意外,強調上一場的演出成功,但不少聽眾依然憤怒,要求回水。鬼咩,貴飛要成 250 美金一張,還貴過在美國聽 concert。

韓國聽眾的憤怒,我心同感受。事關四年前聽完李雲迪的演出後,我一樣好憤怒,一樣想要回水。

話說四年前李雲迪來三藩市,和 San Francisco Symphony 合奏柴可夫斯基第一鋼琴協奏曲,演出未至於災難,但很多地方演奏不乾淨,近乎彈錯,甚至很多地方要樂團遷就,好明顯是疏於練琴和不夠專注。聽落完全不覺得是欣賞演奏,而是聽人練琴,幾乎無演繹可言。和歐州觀眾不同,美國觀眾非常樂於站立鼓掌,一般獨奏家演奏完,十居其六七都會站起來。當晚演奏後站起來鼓掌的觀眾,寥寥可數,而且掌聲只持續一兩輪謝幕。大概很多觀眾和我一樣,不滿意李雲迪的表現。記得當天是星期五,放工後塞很耐車才出到三藩市,還特地買了貴飛,早知就去鋸扒好過(還可以鋸好多次!)當時一路聽一路想:究竟李雲迪是飲了酒,還是食了屎?

李雲迪擅長蕭邦作品,蕭邦得兩首鋼琴協奏曲咁大把,照理兩首都應該表演過無限次。第一鋼琴協奏曲更是當年李雲迪在蕭邦國際鋼琴比賽中的參賽曲目,應該發夢都識背,無可能力有不逮。彈錯原因只有一個:不夠專注,發緊夢。當時無論李雲迪的心神去了哪裹,可以肯定的是,他志不在這場演奏,不放觀眾在眼內。難怪韓國觀眾這樣憤怒,付了百幾二百銀美金,換來的竟然是不被尊重。

今時今日李雲迪紅透大中華,師奶們以前認為他似木村,現在覺得似韓星,甚至鬼佬都開始懶親暱地叫起「Yundi!」來。娛樂版老是常出現,前陣子王力宏,近排黃曉明 Angelababy。比起古典音樂會,在這個那個電視台出 show 賺到的錢,遠比苦練演奏出 concert 多。名成然後利就,easy money 的誘惑實在很大,將初出道時技巧高超而細膩的李雲迪完全吞噬掉。

李雲迪的倒退不是個別例子。自從郎朗無啦啦爆紅之後,他的演繹就再無變化。儘管他的演出比李雲迪穩定,至今未見失手,但他演繹的柴可夫斯基鋼琴協奏曲十幾年如一日,一樣的慢。十幾年前體諒到他技巧可能未夠,on the safe side 情有可原,但現在還彈到一模一樣地慢,有理由相信他到死的一日也會是這樣彈,不聽也罷。改變不是沒有,只有面部表情咁大把,令人懷疑他十幾年來鑽研的不是音樂,而是方法演技。

San Francisco Symphony 最喜歡請華人音樂家來合奏,全灣區的華人虎媽全家總動員撐場,「中國人支持中國人」,每場例必滿座。做又三十六,唔做又三十六,難怪李雲迪、郎朗、甚至王羽佳在三藩市的表現都很參差。中伏太多,時間財力有限,早已將李雲迪和郎朗列入音樂會黑名單,一毫子都不再買飛入現場聽,寧願用省下的錢,多聽幾個名不經傳的新晉。

李雲迪在 2000 年蕭邦國際鋼琴比賽的參賽演奏,曲目包括今次出事的蕭邦第一鋼琴協奏曲。當年技巧高超而細膩的李雲迪,一去不復返。

(見原文:http://hongkongerinsv.blogspot.hk/2015/11/blog-post.html

hongkongerinsv@gmail.com'

鎅下人

從前有個港燦諗住速去速回。有一日,佢發現自己已經 end up 喺灣區 for good。

More Posts - Website

Follow Me:
Facebook

高人指點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