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K.Rowling到說話的分寸

Fantastic Beasts and Where to Find Them官方圖片

Fantastic Beasts and Where to Find Them官方圖片

大概無人不知哈利波特,但一系列七本完結後,還有少人看的冷門書,一本在拍電影,另一本叫”The tales of Beedle the Bard”,是巫師世界的一本童話書,可以相當殘酷(西方童話其實一向殘酷,個人認為安徒生的最慘,大概與他的個人經歷有關,跑題了)。書有五個故事,今日想講的是 “The Warlock’s Hairy Heart”。

故事講述有一年輕英俊巫師怕愛上會令自己分心,於是把心抽了出來放在水晶箱,早久生毛(hairy heart)。有日終於想娶一個出色貌美的女巫,女巫要他證明自己有心。他拿出水晶箱,女巫大駭,求他把心放回原位。巫師身體和長毛心臟排斥,他變得獸性想要一顆正常人心,殺了女巫摘了心,也把自己的心用刀劏下來。雙亡。


曾經有混得風生水起的朋友跟我說:「你的毛病是有話直說,把底牌全露了。我的建議是少說話,少被人摸清你的政見。」
這位朋友吃得開,文筆本不錯,現在只談風月,在不同立場的報紙都有記者朋友,閒來受訪寫寫文藝專欄。

他的角度是取得更大本錢,發揮更大影響力。
我部份認同的,不必逢人都訴說自己的理念,但在說和不說之間可以取得平衡,而不是完全不說去討好全世界。我的角度認為他的文章已經不痛不癢,對的錯的各敬三杯,到今時今日,他可以說是已有一定資本,但當有影響力後,還記得當初為甚麼寫作嗎?

有些人以為,放下的東西可以隨時拿回來,跳動的心放下了,隨時可以放回自己的胸膛。就是一些一直寫下去,忘記要自省,要看好文章吸收手腕和大腦氧份的「名作家」把好賣的、寫到爛的文體一直寫下去,以為隨時拿起一枝筆,下一本就可以是經典。更嚴重的,可能是放下了看法,放下了堅持,不論是否懷著不入地獄誰入地獄的心,到最後,都很難拾回當日的是非對錯,把自己的「本錢」計算在內,更多的是得失考慮。

人如何寫得好文章,不外乎文筆和思維(腦包括心)。有手無腦不成,有腦無手不成。練手的人多,但其實手比腦易練。眼看一眾名家有手者多,大腦生銹都不少。文章一看就知:為何字字珠璣,行文看幾頁則矯情不通?腦出了事。長了毛。放不進文章了。

人如何頂天立地,不外乎行為和想法。有行為無想法,易被煽動;有想法無行動,一事無成。兩者都不可以放下太久。

你以為放下一次兩次無問題?一次兩次或者真的無問題:連何紫都寫過報紙風月版,人有時要為現實低頭。但要時刻反省,否則那心中的毛獸養大了,反噬有一天未必會控制到。

how@yu.com'

如是觀

原諒我骨子裏是個臉皮特薄的人。

More Posts

Follow Me:
Facebook

高人指點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