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聖節靈幻系列》– 媽咪,我地番屋企喇……

cc photo by flickr user PROBanalities

cc photo by flickr user PROBanalities

Christine 花盡氣力從左肩扛着的手袋中潛出了手機。她純熟地用右姆指滑開密碼鎖,按開郵件箱一看。

還沒來嗎?她心想。

剛剛從律師樓離開的時候已經晚上九時多,吃了個快晚飯,她箭一般登上的士,上到前夫 Albert 的家,接走了女兒。臨行時,Albert 埋怨着她道,「可唔可以唔好再咁夜,個女第二日仲要番學!」

的士停在灣仔她家大廈門前的時候,還是女兒搖醒了她。帶着疲乏的身軀下了車,左手拖着六歲的女兒,右手把玩着電話,明天開會客户要 email 過來的文件還未收到。已經晚上十一時多了。Christine 準備回到家給女兒洗個澡,哄了她睡覺後,就繼續搏殺。

女兒這晚興高釆烈,從一上的士就在說過不停,學校老師派了甚麼功課呀,剛才爸爸晚餐給她煮了甚麼呀,也不管她母親累得要死。

和 Albert 離婚才三星期,Christine 搬到了這座處於灣仔內街的豪宅,女兒每星期有幾天會在她的家住。Albert 多數會駕車把女兒送過來,但剛好這星期他的車子送了去維修,Christine 就說放工上去接她走,誰知弄得這麼夜。

Christine 手拖女兒,手背感覺到女兒右手無名指的那一截空無。那是女兒三歲半時在家中遇到的一次意外,從此身體就多了一個缺陷。

Christine 心裡一陣歎息。

「尹小姐,番嚟嗱,咁夜嘅?」

大門口的保安員替她開了門。搬過來後,她費了許多工夫才讓大厦的人知道她是尹小姐不是尹太。

這一座豪宅前身是灣仔舊區裡的一幢十多層唐樓。舊區重建,許多風貌都改變了。

「係呀,食飯嘛……」Christine 敷衍着道。

「哦……拜拜… 拜拜…」

手拖着女兒,走過大堂,Christine 按了升降機,門直接就打開。她和女兒走了進去,按了平台停車場的樓層,門緩緩的關上。

升降機的門是面鏡子,透過鏡子,Christine 看着自己和女兒的身影。離婚以後,一個女人獨自的生活,一個星期才這麼的幾天看得見女兒,工作又那麼忙,需要一點時間適應。Christine 撥了撥自己的短髮。

女兒還在興奮地說着學校的事,真不會累呀,她想。

升降機裡的燈眨了眨,Christine 的心隨之一跳。搬來了好一會,總覺得這幢宅子有點兒邪門。大堂裡升降機裡總是陰陰寒寒的,大厦住客不多經常都碰不見甚麽鄰居。Christine 握緊了女兒的手,眼盯着頂部顯示樓層的電子熒幕……

7… 8… 9…

到了… 升降機停頓下來,門等待着打開……

門開了。

Christine 的心安定了下來。

女兒如一支箭般高興地衝出升降機,在停車場中奔跑着。每次來到這兒,她都會興奮地跑,轉幾個彎,越過停車場,在彼端另一部往住宅樓層的升降機前,按着開關鈕,等待她媽媽。

「Haley!唔好跑咁快呀!…… 喂……」

Christine 正想急步追上,右手握着的手機一陣震動。

Dave Chow: Document arrived. Please check email.

是她下屬 Dave send 來的信息。

Christine 一邊步出升降機,走在半暗的停車場,一邊打開手機 mailbox。

客户終於送來了文件,今晚可有好一會兒忙碌。明天一早老闆從上海回來,兩人要準備好資料向她滙報。這是單大 deal,老闆捉得很緊。

Christine 約略的掃視着 email 裡的文件,腳步走在偌大的停車場中。

越過一個陰暗轉角時,隱約地,她聽到有小孩的呼聲……

Christine 打了個冷顫。就是這種感覺,陰陰森森,鬼影幢幢的感覺……

這座大厦令她渾身不舒暢。

Christine 收好電話,加快腳步走。

轉過最後一個彎位,她看到女兒在升降機前等着她。終於到了,她心想。

急急步走過去,左手拖起女兒,趕緊地進了去。

終於回家了,她想。

升降機門緩緩的關上。

– – – – –

不遠方,在幽暗的角落處,一雙陰沉的眼睛,冷冷的注視着這對母女。

– – – – –

「權叔,冇嘢嘛?點解定哂喺度?」

那雙陰沉眼睛的主人頓了頓,頭也不回。

他知道說話的是在巡樓的管理員阿 Ben。

「嗯…… 有啲奇怪…… 啱啱行入去嗰對母女有啲奇怪…… 」

「有乜咁奇怪?見鬼呀?你咪嚇自己啦!」

權叔冷笑了一聲。

「後生仔,咪咁老定,呢棟嘢有啲唔乾淨…… 呢度以前係唐樓,出過單大鑊野,成部野載住人喺十幾樓跌落嚟…… 裡面死咗幾件…… 」

權叔沉吟了一下。

「我喺度倒垃圾倒咗三十幾年,呢家樓又拆埋,起棟新嘅,但係要留喺度嘅…… 始終都會留喺度…… 我同你講,我仲好記得嗰幾個人嘅樣…… 我…… 」

權叔突然呆了不說話。

「仲咩呀?權叔,冇事呀嘛?」阿 Ben 見權叔不發話,問道。

權叔心裡一陣冰寒。他終於知道剛才看着那對母女時,為甚麼有那樣奇異的感覺。

他認得其中一張臉。

權叔緩緩轉過頭,看見阿 Ben 手拖着個五六歲多的小女孩。

阿 Ben 看見權叔一臉驚懼,注視着自己身邊的女孩。

「呢,樓上尹小姐個女,頭先喺嗰邊轉角見到佢跌咗喺地,佢話跑跑下唔小心仆低咗,仲話佢媽咪經過就直行直過,嗌佢都唔應…… 佢…… 」

阿 Ben 沒再說話,心中已覺有何不妥。

兩人看着那不遠處緊閉的門。

Christine 的女兒在這兒……

那麼剛剛和她拖着手走進去的……

是甚麼?

– – – – –

Christine 在升降機裡焦急的等待着。她打算一回到家就打給 Dave。

女兒的手有點兒冰冷。

怎麽變得這麼安靜,剛才還在不停的說話。她心想。

「轟隆」一聲,升降機忽然停頓了。

又怎麼樣?

室內燈突然全滅。

Christine 心顫了一下,強逼着自已冷靜下來。

「有冇人呀?」她呼喊着。

拍打着升降機牆身,沒有得到任何回應。

女兒捉得她的手很緊。

「唔駛驚唔駛驚,好快冇事…… 等媽咪攞個電話照一照…… 」

Christine 用右手在手袋中歇力搜索着電話…… 哎……

找到了……

右手打開電筒 app,燈光一亮,照射在被女兒緊握着的左手上。

「呀!」

Christine 驚呼了一聲,全身毛骨悚然。

女兒那原本該殘缺的無名指現在完整無缺。

那不是 Haley 的手!

我拖着的,究竟是誰?……

Christine把電筒燈移上女兒的手臂……

胳膊…… 一路而上……

頸項……

頭……

那蒼白的臉,猙獰的眼睛……

小女孩對她咧嘴而笑……

Christine 把燈關上。

四週一片漆黑。

女兒冰冷的手捉緊。

「媽咪,我地番屋企喇…… 」

kenneth@ng.com'

Kenneth Ng

請讓我當一頭港豬吧

More Posts

Follow Me:
Facebook

高人指點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