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想睡

cc photo by flickr user KaMa Photography

cc photo by flickr user KaMa Photography

時間一分一秒流逝。現在已經夜深,時針無聲無息的穿越了最正直的那一個十二字,算是今天的夜還是明天的早?除了那無意義的數字外,一切都沒有明確的形象,更遑論獲從那片虛空中得什麼答案。

累,快到眼皮被名為疲勞的那無形的手蓋下了,就不想再掙開的程度。全身都感覺到要花盡畢生的力氣去動一根手指。肌肉低訴著酸痛,頭腦慢得如喪失了運算的能力,彷彿如果再不休息,全身各部分都會分別前往不同的錯誤狀態般。

開始憐憫著自己,問自己到底在做什麼,為甚麼仍然在呆著,追問在等待的東西會否出現。雖然自己明白,根本沒有任何的東西會出現,什麼都不會發生,一切一切都只是自己的問題而已。

胡思亂想,沒有明確要去想的目標,腦中只是殘餘的,沒有意義的片段在浮沉,想去撈起,卻捉不住,隨著思念無目的在漫遊 ; 即使幸運地抓到一片,都絲毫沒有任何要傳遞的資訊,抓多了,都湊不出所以來。

某程度上是害怕明天的到來,世界不是那個明天會更好的世界,希望不會在明天,留下的只是失望。工作,忙碌,麻煩,過了今日,明天又要重新的再要面對相同的,彷如機械式的人生,早上按動電源,晚上關上,簡單而沉悶得令人絕望的事。

撐不了,都要嘗試去睡,關燈的一剎,好像看見牆角那副嘲笑的臉容。

yip@dong.com'

葉東

石屎森林中既一隻小松鼠,無讀文學又學人寫寫寫,只想我寫故我在。

More Posts

高人指點

comments